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99733
查看
1000
回复

藏魂

  [复制链接]

楼主: 天空の城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2:3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家父於兩個月前過身,兩位想必已經知道?」
怎會不知道?香港首富去世的新聞,震動全港。當時就只是遺產稅的數字,聽到就已經嚇死人。但那亦只不過是整份財產中的九牛一毛。我和小吾都沒有回答,因為我們知道李生還會繼續說下去,而且現在也不是插嘴的好時候。
「這個白瓷是我一年前買回來送給家父的,但是自從買了回來之後,怪事就時常發生,而且每隔兩三個月就會無故出現意外,從那時到現在,已經丟了五條人命…」說到這裡李生再也抑壓不往,露出極度悲傷的表情。
看到李生已經無法再說下去,旁邊的管家接著說:「剛開始是花王被黃蜂螫到,過敏而死。之後是服侍少爺的女傭抹窗時不慎墮樓身亡。第三、四位死者是廚子和司機。想不到最後連老爺也…」
「草泥馬!這樣邪門?」小吾不禁打了個冷顫。
我望向姓李的問道:「你認為是因為這個唐瓷才發生了那些意外?」

李生苦笑著回答:「本來不信。但現在不信也得信。如果說這一切和這古董無關,那事情發生的時間卻又實在太過巧合了吧!」

「其實是因為大哥怕下一個輪到他吧!哈哈哈哈哈哈!」插嘴的人從大廳旁的通道中走了出來,嘴角帶著一種輕浮笑意的李家二少爺手裡拿著個蘋果,走到大廳旁邊的一條支柱下。穿著一身昂貴的名牌休閑服,卻給著人衣不稱身的感覺;說真的,我對這傢伙沒有一絲好感。
「老黃,冰箱中已經甚麼食物也沒有了!你這個管家是怎樣當的?」他一邊背靠在柱子上,一邊責備道。
原來這個管家叫作老黃,剛才我跟他進來的時候只顧著猜想這次小吾要帶我來做甚麼買賣,並未留意到他的名字。

「這…二少爺,原本購置食材是廚子的職責,但是老陳他…」老黃說到後面已經變的吞吞吐吐。
「老陳死了,我們就要餓死為他陪葬嗎?」李二少冷笑「而且他這個廚師也不知道怎樣當的,好好的在廚房煮食,怎麼就翻跟斗倒了在地上?案上的刀又怎會剛好跌下來把他的喉…」
「夠了!」李大少吼道。說話被打斷,李二少不悅的看著李家大少道:「你憑甚麼阻止我說話?老頭在生前只疼你一個,死後把所有遺產都交給了你!他媽的偏心到了極點。現在你承繼了那死老鬼的所有,我卻連在自己家中說句話也不行了!!」「你給我閉嘴!」李大少怒喝。
一時之間整個大宅充斥著火藥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2:3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為啥?是天氣?還是我開始酒醒?我漸漸地感到有一股寒意滲入我體內。這感覺和眼前充滿火藥味的氣氛完全不相稱。
正當兩個李家少爺怒目互視的時刻,小吾跟本就沒有把李大少和李二少的情況當一回事,自顧自的走到那個白瓷旁,拿出一個微型的單筒鑑別用放大鏡來看完又看。
接著小吾抬頭說:「這傢伙色澤純正、瓷面細膩,標價五十萬簡直是種侮辱…不管了,我要收十萬圓介紹費,由你們買賣雙方攤分,兩位沒有異議吧?」
李大少再次有氣無力地說:「隨便你們吧,我只想盡快弄走這鬼東西!」
我看著這個白瓷,沒有說話,心裡卻在盤算。
像這種級數的古董,因為價格太高,所以市場很細,其實是比較難出手的。而且如果這東西真的有古怪的話,那我豈不是…
正當我內心還在矛盾到底這趟撿現成便宜的買賣要不要成交之際,旁邊的小吾沒頭沒腦的冒出了一句:「你們剛才說每過幾個月就會出現奇怪的事,之後就會有人丟了性命,那是怎麼樣的怪事?」
老黃慌忙道:「也不是甚麼怪事,只不過有人看到幻覺之類…」

「但是每次都剛好是月圓之夜才發生,所以才怪!嘿嘿…」李二少一邊咬著他的蘋果一邊說。
月圓之夜?!
我和小吾對望了一下。我和他都記得剛才站在大宅前看到的圓月…
「媽的!」小吾終於明白了。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要問:「所以李大少你才急著要我今天之內找到買家?」
「而且以低得不能再低的賤價來吸引我這個買家。」我補充。
李大少沒有回答。他默認。

現在我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到底是因為怕了這些邪門的意外而放棄這古董,還是以低價把這罕見的唐代白瓷收了回去?人生真的充滿了無奈!

「嘩!!!」正當我想再說些甚麼的時候,忽然聽到一聲尖叫。
尖叫是李二少發出的。他原本在咬著的新鮮蘋果,不知何時竟然變得爛透,而且更鑽出無數的蠕蟲。
李二少本能的把蘋果使勁摔到大廳的一角,正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個半空中的蘋果的瞬間,整座別墅突然變的漆黑一片…
燈全熄了。
「他媽的搞甚麼鬼?」小吾不悅道。

怪事接踵而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2:3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正當大家都開始變得有點不知所措之際,黑暗中傳來了黃管家的聲音。
黃管家在漆黑中說:「各位不用怕,應該只是保險絲燒了,後備電燈很快會啟動的。」
小吾從褲袋中摸出了他的 iphone並按動了螢光幕。從他的手機螢光幕中散發出來的微弱光線充當了這非常時刻的照明工具。我看了看眾人。大家都還在原先的位置…
「大家還是不要亂動比較好,以免發生意外。相信後備電燈很快會啟動…」黃管家重申。

果然,後備電燈很快就亮了起來,但是卻把情況搞的更加恐怖…

不知為何,這大宅的後備電燈的燈光居然是暗紅色的,映照得整個大宅也是暗紅色一片,令我感到自己活像置身地獄血海一樣。
「草泥馬!這算是甚麼設計?這算是甚麼品味?這壓根兒就是低級格調!」小吾說這話時聲音都變了。他這個人平時膽大包天,可是現在心卻慌了。我知道他的性格,他是最怕靈異的東西的。活生生的人他是不怕的,但對於古靈精怪的東西他總是退避三舍。
這時小吾再也按捺不住,立刻掉頭衝向大門,一邊跑還一邊喊著:「哇!小人告辭!老古你也快跟上來!」。
這個混帳東西見到勢色不對,立刻腳底抹油。果然像極了他老爸。
他衝到大門前,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想要推開大門;可是就算他連吃奶之力也使了出來,大門還是紋風未動。
「他媽的!」小吾心知不妙。
既然打不開那大門,小吾自然逃不出去。所以他只好退。由大門一路向後退回到大廳,退到我在旁邊扶住他為止。

我發覺小吾渾身大汗,不止是他,連我自己也在流著冷汗。
汗如雨下。
我忽然發覺身上流的不止是冷汗。我身上拼命流汗,因為大宅內的溫度居然在不知不覺間提升了很多,變的像個酷熱的焗爐一樣。
我看到管家、李大少和李二少也是滿頭大汗,顯然我們面對的情況是一樣的、真實的,並不是我的幻覺。
「搞甚麼鬼?玩三溫暖嗎?」小吾現在能站著已經算很了不起了。因為我自己的腿也開始有點發軟站不穩。
我看看其他人的表情,也是處於極度震驚的狀態。
「老黃,這是甚麼回事?」李大少問。
「少爺,我跟你們一樣沒有半點頭緒啊…」老黃看來也搞不清楚這是甚麼回事。

我看了看大門。「你把大門鎖上了?」我問管家。
老黃早已嚇得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只能勉強搖頭示意。
我還未來得及再說第二句話,就看到小吾向我撲過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2:3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樂天知命。這是爺爺生前常教我的做人法則。但這一刻我真的難以做到。
「肥婆奶奶!歹命啊!」我被小吾撲倒在地上的時候心中想到的就是這句說話。
小吾把我撲倒在地上之後,再快速地扭著我在地上翻滾開去,整個過程只用了一秒左右。
之後…

「呯!」

一聲巨響在我們身後響起。
原本掛在天花板的那座巨型水晶吊燈重重地摔在剛才我站在的位置,由於巨大的撞擊力一時之間水晶和玻璃碎片四火花四濺,四射的碎片在我和小吾的臉上和手臂上增添了多道血口。
如果剛才小吾沒有把我撲倒,避開這巨型水晶吊燈的泰山壓頂一撞,現在我已經凶多吉少…
李大少和黃管家連忙跑過來扶起我們。
小吾爬了起來,一邊喘氣一邊說:「李生你建屋時的裝修師傅一定是非專業的黑工!一定是偷工減料,馬虎了事!」他先吞了下口水,繼續說「門鎖壞掉,吊燈掛不穩,連空調恆溫裝置都不可靠!」

經小吾一說,我才發覺室內溫度又提高了。
我們名符其實的被關在一個巨型溶爐裡。
情況變得愈來愈嚴峻,各人都開始擔心起來。小吾向李大少說:「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要待在這裡等待救援,還是找方法逃出去?」
老黃拿出他的手提電話按了幾下,又走到牆邊的掛牆電話處撥了幾通電話。「不行!都打不出去!」
小吾也拿出了他的iphone來看。「嗯,沒有信號。看來是沒有可能聯絡到外面的救兵了!」

原本在一邊沒有任何動靜的李二少忽然發狂般的大叫,並衝向在大廳一側的窗前。
「我才不要和你們一起死在這裡!要死就你們自己死在一堆吧!我可還有大好人生!」一邊大吵大嚷,李二少一邊拉扯拍打那扉窗戶。他甚至用手肘撞擊那堅硬的防彈玻璃,以圖擊碎那特製的、厚重的玻璃逃生。
看來困死在一個不往升溫的暗紅色環境之中超過了李二少的精神負擔能力,令這個驕傲自大的傢伙徹底變成一隻走投無路的野獸,竭斯底里地狂亂掙紮。
「…!」就在我以為他會繼續大吵大鬧一段長時間,打算過去制止他的時候,他的動作凝住了。
凝住的不只是他的動作,還有他的表情。之後他退後了兩步。
這時候他的表情開始有了極大的變化,他的整個面容不斷扭曲,他臉上的筋肉不斷抽搐,他的身體開始顫抖。
接著他就一頭倒了在地上。
我不知道他是受刺激過度,還是從那扇窗子中看到了一些他神經完全承受不了的事物,總之他就是超過了自己的精神限界而倒。至於他看到的是啥,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現在擔心的事情只集中於一樣:
溫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2:3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恆溫系統失控把整棟大宅的溫度瘋狂提升,而我們又沒有辦法離開,看來這回我們是注定束手待斃。
「當務之急,先搜索一下有沒有其他的出口吧?!」李大少提議。各人連聲說好。
我和小吾在下層探索,李大少和管家則到大宅上層查探。我們約好十分鐘後回到大廳集合。
十分鐘之後,四個垂頭喪氣的男人齊集在大廳中央。結論是:全個別墅的窗戶和門戶都被鎖死,就連緊急應用的防火門和上層的逃生門也被牢牢鎖上。
「想不到我的下場是這樣!清蒸大龍蝦!」我苦笑道。
「這樣的死法夠特別!」小吾也逼於無奈的跟著我苦笑。
我看到李大少和黃管家把李二少搬到大廳左側的沙發上,跟著因為氣溫太熱,雙雙坐了下來。
我和小吾也走了過去坐在他們對面的沙發上。
汗不停地流。照這樣發展下去,在我們五個人被蒸熟之前,早已脫水而死。
所有人都一言不發。室內的溫度太高,空氣變得也愈來愈沉重,我開始覺得呼吸變得困難。
這種等待死亡降臨的感覺令人非常不好受,尤其是當這等待的過程如此之緩慢。
我的視力開始模糊,有點神志不清…
這時候我的胸前泛起了一片綠色的亮光。
「這次輪到你搞鬼啦?」小吾看著那片綠光。「我也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啊!」我大呼。
綠光大盛。
突然之間,那道綠光由我裇衫的領口飛了出來,沖天而起!
那綠光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長虹,在大廳中繞了一圈。
奇變驟生。我們都看傻了眼,被此都被那道長虹弄得目眩。
接著那道長虹以極快的速度,以雷霆萬鈞之勢撲向剛才李二少背靠過的那條柱上。「嘭!」那柱子居然被那道綠色長虹擊中,裂開一個大洞。那道綠光接著飛回大廳上空,再轉了一團,接著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又從我衣衫的領口飛回原處,之後綠光就變得暗淡,繼而消失。
柱子被碎,好像被炸藥炸開一樣,裂開一個大洞,一瞬之間塵土飛揚,等到塵埃落定,我依稀看到柱內竟有一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2:3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是甚麼鬼東西?我瞇起眼想要看清楚。我潛意識的跟這條柱保持一定距離。經過剛才的經歷,我覺得「小心駛得萬年船」真是絕對的硬道理。
正常我全神貫注地想要看清那事物之時,大宅內的電燈閃了幾下之後回復正常,大宅內的溫度亦已經回復正常。別墅之內又再回復光明,我也終於看清楚那條柱內藏著何物。

一張披頭散髮的女鬼圖!

這張披頭散髮的女鬼圖赫然就是被藏在柱中之物,此刻正有一股黑氣正由圖中飄出,飛散到半空,之後煙消雲散…
「厭勝!」我皺著眉道。「甚麼意思?」李大少發問。「厭勝本來是古代方士的一種巫術,意思為「以詛咒厭伏其人」,是一種流傳已久的巫術行為,無論是宮廷或是民間,都有人利用它來加害他人。」
我繼續說:「借物厭勝古已有之。漢武帝晚年時常擔心別人用「巫蠱之術」害自己,結果引起「巫蠱之禍」,株連甚眾。其中的所謂巫蠱之術,就是指厭勝。」這時小吾也圍過來聽著。「《紅樓夢》榮國府裏也出現過一段關於厭勝的故事,其實在日常生活中,以厭勝去害人的少,大部分的厭勝活動還是為了趨吉避凶,因為厭勝術其實有黑有白。」
我望了望姓李的,說:「相傳將一張披頭散髮的女鬼圖藏於柱中,居住者便會有死喪。」
小吾補充說:「那就是有人要害你李家囉!」

「我記得大約一年前這別墅才重新裝修過,而這所別墅的所有裝修工程都由老黃你付責監工的…!」李大少望著老黃,倒退了幾步。

「你們說的都沒錯,只可惜現在被你們壞了我的好事!」

管家一邊陰側側地說,一邊露出他握緊的匕首。「先解決你這個礙事的傢伙!」老黃向我直撲過來。
他的動作很快,他的匕首一貶眼間已到了我面前直取我的咽喉。可惜他再快,還是不夠快。
一隻比他更快的手在半路中已緊扣著老黃握刀的手的脈門。小吾再用力一扭,那把利器便脫手掉到地上。接著老黃也整個人被摔在地上。當他想掙扎爬起來時,小吾用膝蓋一下跪擊在老黃的脊骨上。「呀!」老黃慘叫了一聲便暈了過去。
小吾這幾下連消帶打,清脆利落。對於古靈精怪的東西他是顧忌三分,但對人他是不會有任何懼意的。
小吾轉過頭來,望著我和李生。「這次買賣還談下去嗎?不管你們有沒有成交,我的佣金還是一定要收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2: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也許這世上真有因果。
我告訴李大少將厭勝的鎮物投入烈火焚燒或以沸油煎炸,便能破法,而放置鎮物的人會立即承受對等的報應,甚至飛來橫禍致死。之後便召了輛計程車回家。
回到家中,剛換好衣服,小吾便打電話來,說老黃已經醒來,把一切和盤托出。
原來全部都因為李二少而起。早年李二少在自己旗下上市公司黑箱作業,以卑鄙手段大幅壓低公司股票價值,再融資趁低吸納,賺取差價之餘更成為最大股東。老黃的兒子成為了這次事件的其中一個受害者。破產這個沉重打擊,老黃的兒子實在接受不了。其結局是個悲劇。因為他的悲劇,引發了李家的悲劇。
「李生決定把那個白瓷送了給你。雖然其實和整件事情沒有關系,但是他還是認為不宜把這東西留在身邊。」小吾在電話中說。
「李二少和老黃的下場怎樣?」
「李二少醒來之後一直神智不清,至於老黃嘛…李大少還在考慮到底把他交給警方處置,還是交給我處置…」
老黃看來是凶多吉少。我也不想再過問。不過我想李大少給小吾的這項特別服務費應該非常可觀,所以小吾居然連佣金的事也忘得一乾二淨。

我望看窗外的圓月,再看看手中的那個家傳玉器。
「這東西救了我一命!莫非是辟邪法器之類?」

我決定有空要問問老爸這東西的來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8-4-2011 04:2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LZ写得好。。。加油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8-4-2011 04:2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期待故事的下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8-4-2011 04:4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哦,完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8-4-2011 05:3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LZ写得好。。。加油加油!!!!!!!!!
DavidC 发表于 28-4-2011 04:22 PM


哈哈,不是我写的。。

很不错哦,完了吗?
pig@@gie 发表于 28-4-2011 04:46 PM


还没完,耐心等待吧。。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9-4-2011 11:1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吹稿吹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好的,来了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皮影戲

(一)

「這次你一定要幫我!」小吾在我替一幅明朝字畫進行維修時在旁咕噥著說。我放下了小掃帚,抬起頭望他。「我又不是看風水的,你叫我去幹嘛?」我反問。「反正就只是看看啦!你不是對老朋友見死不救吧?」小吾苦苦哀求。「好吧。今晚七時正我就到!現在你快給我滾,別阻礙我工作!」我經不起他的死糾纏,終於屈服。「謝啦!」小吾顯然一臉奸計得呈的樣子,「地址在這裡!」他放下一張寫著一個地址的紙條,就一縷煙溜走了。

晚上七晚。我準時出現在紙上記載的地址的前面。那是一棟在跑馬地的舊式唐樓,樓高四層,從表層來看有經過定期維修。我望望四週。旁邊的這一帶也是一些很相似的建築物,這棟唐樓不見得有甚麼特別之處。而這個地區大部份的唐樓也已有些年頭,我相信還一點一定會有地產商收購重建,就像早期的囍帖街一樣。

小吾約我到這裡,是因為他的一個女性朋友住在這裡,而這個女孩最近的生活好像不太安靈。他希望我來看看,試試能不能看出個頭緒。

「嘰~!」金屬銀色的「掃巴佬」風馳電掣地轉入了我所在的街道,再直衝至我身旁才緊急煞停。小吾大搖大擺地下車。混賬的傢伙走到我旁邊,拍了拍我的膊頭說,「好!我們上去吧!」
我看了看面前的樓梯。那微弱的燈光因為電源接觸不良而不停閃爍,那陰暗的大樓出入口加上那看不清楚的古老花岡石樓梯級,看上去有點像一隻擇人而噬的妖怪所張開的血盤大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既然已經來了,就姑且先上去看看環境吧。
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自我安慰心態,我硬著頭皮,隨著小吾一步一級走上去。
這種舊式的唐樓樓底很高,所以樓梯也相對比較長。我一邊跟著小吾走,一邊問:「在那一層?」
小吾徑自向上走,隨口答道:「第三層。草泥馬,我早跟業主立案法團那些老傢伙說過要安裝新的照明系統了!你看這見鬼的樓梯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真是踩了狗屎也不會知道!…靠!」小吾只顧著罵人,分心之下一腳踏空,差點別失去平衡滾下來。還好小吾反應夠快,一手牢牢抓緊了旁邊的扶手止住了身形,要不然他滾下來的話,我也少不免陪他一起尋回童年時玩滾地葫蘆的美好回憶。

「叮噹~」小吾按了按第三層左邊單位的門鈴。門上掛著個金屬制的阿拉伯數字門牌。正當我的視線集中在這個「6」字之上時,木門忽然全無預兆地向後打開。失去了門牌這個焦點,我的目光卻和另外一個人的目光對上了。我和對方都顯得有點目定口呆,明顯我們都沒有預計到門一打開就立刻和一個陌生人對上了眼。我呆,還有一個原因。眼前的,是一個頂級美女。眼前人膚色勝雪,容貌清麗,沒施脂粉的臉頰白裡透紅,那雙如夜星般明亮閃爍的眼眸。她的五官如果分開來看,可謂平凡無奇,但當它們都出現在這張臉上的時候,實在令人慨嘆,嬋娟大概也不過如此?不過此刻美艷的臉頰看來有些消瘦,看來她最近的精神真的不太好。

情況尷尬。不識好歹的小吾在旁火上加油「小古,這個美女就是我跟你提過的朋友,莫小姐。」我的窘態畢露,完全答不上話。相對起來,美女比我的反應和應變速度快得多。「你好,我姓莫,名祺妙。」她的說話很慢而有禮,但是語調很平淡,平淡得接近冰冷。「幸會。」我對她是那個冰山美人類型的美女覺得有點失望。「先進去吧!」小吾二話不說就從後一把把我推了進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坐在客廳中白色的布沙發上,我一邊打量著房間,一邊靜聽著莫大小姐的敍述。她這一陣子在白天的起居飲食都如常,唯獨夜裡難以入眠。「起初只不過是零星的雜音,但過了幾晚之後就像有人在我耳邊喃喃細語一樣,內容雖然聽不清楚,但感覺就像有人站在我牀邊直接在我耳邊咕噥一樣。」美女說得煞有介事,而我卻在觀察著這個房間。整個房間以白色為主,樸素簡單的家俱布置和擺設,白色無痕的牆壁,乾淨的地方,幽靜的環境。清雅的人。
「再到了後來,我就開始在牆壁上看到那些影子了!閃爍幻化,看的我眼花瞭亂!我已經因為這些怪現象有很久沒有好好睡過了!」祺妙愈說愈激動,可見她深受困擾。
「影子?」我問。「正確來說是皮影戲!」她答。「皮影戲?」這次輪到小吾發問。

「皮影戲是中國影戲的一種,通過演員操縱皮影來表演,以唱白及雕刻細緻、複雜多變的臉譜及頭飾等,來表達人物的身份及思想感情。皮影戲的影偶及場景本身是難得的藝術珍品,雖然皮影戲在近代曾歷盡浩劫,大部分的戲箱均因戰亂及時局動盪而遭毀,但流傳至今仍有不少清代的皮影精品,是研究皮影藝術彌足珍貴的重要文化財產。」
美女繼續如數家珍般說下去:「皮影戲演出現在已愈來愈少見,但是它仍在傳承著,其物品更被欣賞和收藏。之前便有一家德國博物館的人員專程到北京聘請專家往德國鑒定其藏品;而日本早稻田大學戲劇博物館的舀葉明子博士也曾經專程到過河南桐柏縣訪求桐柏皮影。可惜在香港民間皮影戲這種古舊的藝術早已沒落。」我贊嘆。
「你知道的還真多!」
「小妙本來就是清華大學考古學系出身的,後來更在台南藝術大學古物維護研究所完成了碩士學位,現在在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古物古蹟辦事處工作。說起來,算是你的行家呢!」小吾插嘴道。
「妳剛才說在牆上看到皮影戲?」我一邊說,一面走到面前的牆邊。
未等莫小姐開口,我已經嗅到牆壁傳出一陣怪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我轉過頭去問祺妙:「妳是剛搬進來的?」她點了點頭。這證明牆上那股新的油漆味道是她搬進來的時候為房子重新漆油而留下的。「搬進來多久了?」我繼續問。「差不多兩個月了,是表弟替我找到這房子的。」她瞄了小吾一眼。原來小吾是這個大美人的表弟。「你不是說莫小姐是你的朋友嗎?」我問。「我比較喜歡把她當作是我的朋友!」小吾笑道。
小吾一直對他的表姐明讚暗誇,這混球明顯居心叵測!

「今晚我就和小古在這裡做一晚「廳長」,看看到底搞甚麼鬼吧!」小吾嬉皮笑臉地說。我不好意思發作,只好乘轉過頭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隨便。」莫美人淡淡地應了一句,便回到自己的房間。「我們先去找點吃的,一會便回來!」小吾隔著他表姐的房門大聲嚷道,也不管他表姐同不同意,便拿起在生果盤裡的後備門匙,拖著我往樓下走。

坐在附近的「南蠻亭」吃著熱氣上火的日本串燒,我的腦筋在轉。呀,不對,應該說是「南亭」。店子改名了,總廚也跑到張堅庭在尖沙咀開的「野蠻人」去,難怪我總覺得食物跟以前不一樣。吃飽之後我和小吾站在串燒店門前來了根飯後煙。「你覺得怎樣?」小吾一邊打呵欠一邊問。「現在不好說,」我思考著。「照你的表姐說,那些皮影戲估計是由某處投射到牆上的,但是怪音卻是在屋內響起的,我們第一步就是要找出影子和聲音的根源。」我把煙吐出。「當然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你的表姐神經太緊張以致出現幻覺…」「我不是問你覺得這件事怎樣,我是問你覺得我的表姐怎樣?!」

我沒有理他,一路走回去一路說:「小吾你知道嗎?這皮影戲還有段古怪有趣的相關故事。文獻記載,漢武帝時他寵愛的李夫人死了,劉徹悲痛難眠,有一個名叫少翁的方士,進言說他有招魂之術,並設帳弄影以招嬪妃李夫人之亡靈和武帝相會。另一說法亦與亡靈有關,在《廣古今五行記》記載,隋朝時唐縣人宋子賢善於以幻術借光弄影,而佛教亦以邊說唱邊示「變圖」,述說佛教的故事,宣揚佛法。所以哪,皮影與宗教和鬼魂有著密切的關係。」
「草泥馬,演個紙人戲都要和這些陰森的東西扯上關系!」小吾罵道。

我走在前頭,再一次踏在這棟古老唐樓的梯階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已經過了零時。
完全沒有任何動靜。
我已經抵受不住睡意,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小吾則攤坐在另一旁的沙發上看著黑白粵語殘片。
忽然他的耳殼動了一下。他聽到了一些微弱的聲音,立刻就警覺起來,先是抑前輕輕拍打了我的小腿一下弄醒我,之後再立刻蹲下來。蹲下後,他對著睡眼惺松的我作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接著以蹲下的姿勢快速地潛行至窗邊。
我知道小吾小時候接受過軍事訓練。
跟著和窗台平行的那一面牆壁忽然亮了起來,我清楚可以看到有兩個影偶在活動。
小吾探出了半個頭。「看到了!」
對面街的建築物大部份都處於漆黑一片的狀態,很明顯住戶們都在夢鄉。除了其中一棟唐樓的一個單位!
「快!跟我來!」小吾像箭一般沖了出去。
「看清楚是那一個單位有光透射過來了嗎?」我緊追其後。
「嗯!就正正對面那座唐樓的頂樓單位!」小吾衝下了樓梯,直奔過馬路。

不消三分鐘,我們已經站在那個單位的門前。小吾按了門鈴,見沒有反應,便大力拍門。「快出來!草泥馬的混賬東西!」我看了看底下的門縫。「喂,小吾,有點不妥!」小吾還在忙於咒罵,百忙中回應:「有何不妥?」「你看這底下的門縫,完全沒有光透出來啊?那就是說裡面沒有亮燈了。會不會我們搞錯了單位啦?」「絕對不會!我明明看的一清二楚!」小吾瞪大了眼。「小古你別給裡面的混蛋蒙了,分明就是他們知道我們過來了,就把燈關掉,裝神弄鬼想要唬嚇我們!」小吾說完又再大力拍打木門,喊道:「快滾出來,你這王八蛋!」我拉著他說,「現在已經夜了,你這樣大搞一場會滋擾到四鄰的,不若我們明天白天再過來吧?」小吾想了一下,答應說:「也好,明天再來個大興問罪之帥!我也不信這混蛋真的會連夜逃走!」說完便大搖大擺的走回去他表姐的家。

我跟在小吾後面。
走到馬路中心,忽然有一股異樣的感覺。
我站住,抬頭看上望。在蒼白的月色之下,我看見莫祺妙正站在自己睡房的窗前,一言不發的凝視著我們。
我的心底湧出了一股寒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第二天早上,小吾一大早就向他的表姐自吹自擂,說他一出馬就把真相找了出來。莫祺妙則低著頭一言不發。我看著她,心裡那股異樣的感覺又再次浮起。
小吾精神奕奕地說,「好,我們現在這過去搞清楚這件事!」祺妙也沒有說些甚麼,只是靜靜地尾隨我們來到昨夜那個單位的門前。
「呯!呯!呯!」小吾老實不客氣,大力地拍門。「開門!」
正當我在莫祺妙站在小吾身後,欣賞著他優美而又充滿活力的拍門叫陣姿勢時,一個枯瘦乾癟的老人面孔已經靜俏俏地在我旁邊出現,眼中射出異樣的光彩並陰森低沈地在我耳邊說:「…你們…想…怎樣?」

我嚇得立刻一邊轉身,一邊倒退了數步。由於退得太快,我一下子就撞在祺妙和小吾身上。小吾回過頭來說:「搞甚麼鬼?」他看到身後突然多了個人出來,一下子也呆了。
「你們…咳咳…在…幹甚…麼?」面前枯瘦乾癟的老人再一次問道。他的聲音非常沙啞,聽得我毛骨悚然。小吾向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這穿著白色襯衫和灰色長褲的老人,解釋說:「我的朋友就住在對面的大廈,我們現在正在找住在這個單位的傢伙。」小吾頓了頓。「因為這傢伙最近常常騷擾我的朋友!」
老人聽到之後瞳孔立刻收縮,面色也變了。「你說甚麼?」
「我說,要找裡面的傢伙算帳,讓他知道裝神弄鬼騷擾別人的結果!」
這次換老人上下打量小吾:「放屁!」
小吾漲紅了臉:「你說甚麼?」
「我說,你在放屁!」老人說。「原本住在裡面的傢伙叫老陳,是我的棋友。但是三個月前他已經去世了,現在這個單位是空置的。你說有人住在裡面,還騷擾到你的朋友?分明就是胡說八道!」
「死了?」我不大相信。老頭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
「這…」小吾為之語塞。
「那麼是誰在弄著那些皮影戲呢?」祺妙忽然問道。
「皮影戲?妳說皮影戲?」老頭問。
「嗯,每天晚上都有皮影戲的影子投射到我家的牆上,弄的我難以入睡。」祺妙幽幽道。
「這怎麼可能呢?人都死了這麼久了…」老頭搖搖頭。
我看老頭欲言用止,追問道:「老伯,你還知道些甚麼嗎?」
「……」老頭看著我們,猛搖頭:「沒可能的嘛!雖然老陳年輕時在山東的皮影戲劇團待過,但是…」忽然老頭的眼中閃出高光!「對了!他臨走之前病得很重,我探望他的時候他給了我這個東西…」
他忽然又問:「你們的單位是在對面那橦唐樓的第三層嗎?」「嗯。」
「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他的話還未說完,就扭頭便走。他腳步躝跚地走到對面的單位門前,拿出鎖匙打開了門後急步走了進去。

老頭家的大門虛掩著,我們三個人站在外面,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樣應對。
祺妙搖了搖頭,說:「言吾,你真的確定那皮影戲是從這個單位投射出來的?」
「千真萬確!」從語氣聽得出小吾自己的信心也明顯開始動搖。
「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因為我怕你們都當我瘋了…」祺妙認真的望住我們「我嚐試過拉上窗簾,但那皮影戲還是照樣出現在牆壁上!」
正當我心裡的寒意已經去到極點的時候…

「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9-4-2011 11:5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嘰!」

大門被慢慢打開,發出刺耳的聲音。老頭急急忙忙的走了出來。
我開始覺得最近自己的心臟經過諸多刺激,比以前健康得多。最少,這怪誕又突如其來的開門聲沒有把我嚇至心臟病發,證明我心臟的承受力很強…
老頭把手揚了一揚,說::「你們都過來看看!」這時候我才看到他手中多了樣東西。
「咦?這是啥玩意?」小吾問。
老頭白了小吾一眼「整天把皮影戲掛在嘴邊,卻原來連影偶也認不出?」
老頭把一個雕刻精美、造型講究的影偶遞到我們面對。

據宋朝《夢梁錄》記載:「京師初以素紙雕簇,自後人巧工精,以羊皮雕影,用以彩色裝飾,不致損壞」。 皮影影偶原是用紙剪製,後來才改用皮革刻製。現時的皮影戲物品包括皮影人物、場面道具和景物,全都是利用手工,刀雕彩繪皮革製成。在中國,較多使用牛皮、羊皮、驢皮等等。

在我們面前的影偶,由皮革製成,瞧那手工和鏤空線雕花紋式樣,應該是民國後期的作品。這皮影人偶高約20厘米,為側面形像,外形輪廓線條簡潔、平滑流暢。祺妙看了看,說:「祝英台?」「還是妳這小妞有些眼光!」老頭裂嘴笑道「正是《梁祝》裡面的祝英台!」
老頭一邊把影偶放到祺妙的手上一邊嘆氣:「老陳臨終前叫我把這東西轉交給對面唐樓的那個老太婆,後來我也有過來去找過,但是她已經搬走了,想必妳就是新的租客。這個交給妳吧!請你代老陳把它轉交到那個老太婆手上!拜訪妳了!」老頭自顧自地說完後也不理祺妙有沒有答應,轉頭就走回自己的單位內,「呯」的一聲關上了門。

小吾想要上前拍門,「這混帳老頭怎麼這樣了事?也沒有問過我們的意見就把這件事推到我們的頭上!」祺妙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說:「算了吧。我們就幫他一回,也替那個陳伯完成遺願。正好今天我請了假,你就陪我一道去吧。」「莫小姐我可以跟著來嗎?」我問。「可以。你叫我阿妙就成。」還是那種簡短冰冷的回答,不過我明白這是她的習慣。
我跟在他們倆個後面,但剛下了兩三級樓梯,我便覺得很不對勁。我感覺到有東西出錯了,我知道我一定是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事,但是我又說不出個所以…
於是乎我只好繼續跟著小吾和祺妙走下去。

不知道甚麼時候,無聲無色之間那個老頭已再次站在他的家門外,臉色變得一片死灰的他一言不發而且非常陰森地從後凝望著我們離去…
我從樓梯之間的牆上看到他的倒影,嚇得急步離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428148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