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9547
查看
93
回复

[欧洲综合] 土耳其及塞浦路斯(Cyprus)22天。在路上的旅遊日記。【完】

[复制链接]

楼主: 我不是你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3:3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2014年)5月2號,我開始了我的歐洲之行,而首站,就是位於亞洲及歐洲的土耳其。

買的是單程機票,因為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要回家。

現在的我,還在路上,目前身在保加利亞(Bulgaria)。走了快五個月,保加利亞是我這一趟所抵達的第18個國家。

已經旅行一年了。從2013年9月開始。帶家人去泰國的小旅行不算,去年有幸去了斯裡蘭卡、印度和巴基斯坦。今年在日本待了三個月,然後就出發到歐洲。老實說,我並不知道自己可以旅行多久。當人家問我“什麼時候回家?”,我的回答都是...

會有三個原因促使我回家:
一)沒錢了
二)健康狀況不允許,得回家休養
三)失去了旅遊的熱忱

之前分享過的“在路上”篇章包括:

一)33天单身寡女走印度:毫无目标地晃,机缘巧合下解开了心结 【 http://cforum.cari.com.my/forum. ... 3189&fromuid=174078
二)10天单身寡女走巴基斯坦 【 http://cforum.cari.com.my/forum. ... 6164&fromuid=174078
三)日本換宿旅遊3個月,RM2500還有剩!【 http://cforum.cari.com.my/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79569&fromuid=174078

我又要開始說故事啦!

希望通過分享自己的經驗,可以讓更多人一個人邁開旅行的腳步,用心去發覺這個世界的美!


行程:Istanbul > Safranbolu > Goreme > Cappadocia > Tasucu > North Cyprus > Kyrenia/Girne > Lefkosia/Nicosia (South Cyprus) > Bellapais > Antalya > Olympos > Konyaalti > Perge & Kursunlu > Pamukkale > Bodrum 本帖最后由 我不是你 于 6-10-2014 03:26 PM 编辑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120 人气 +20 收起 理由
+ 5 谢谢分享
fosang54 + 120 + 10 谢谢分享,恭喜完成。
@大佬@ + 5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9-2014 03:5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你的勇气。我也是人在欧洲,10月去意大利,12月会去土耳其,可以参考你的游记,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9-2014 07:3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poss照片给我们看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1:1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耳其&塞浦路斯 - 在路上的第一天

5月4號,11點半,一個人在主人家。嘗試寫一下...

出發那天

5月2號那天,中午收拾好了就在家裡客廳攤著看書(天氣好熱)。5點半那樣,就從家裡出發,我駕車去機場,然後我媽把車駕回家。8點之前就到了機場,雖然離起飛時間還有3.5小時,但竟然可以馬上辦登記手續,不錯!工作人員跟我要了回程機票,我雖然不懂何時回家,但對於這點還是有準備,免得被迫要在當場買。

她說沒回程機票的話,在土耳其過關時會有問題。我說,上次我飛日本,辦理登記手續時也是被要求回程機票,但其實在日本過關時,移民局并沒有要求。“那是你幸運咯”她說。我姑且相信她,但當我在土耳其過關,官員也是沒跟我要。這些所謂的條例,都好煩人。我這一次特地跟旅行社買機票(比在網上買還貴個百多塊),然後要求他們給我出一張假的回程機票。可以這樣做,是之前他們幫我辦印度簽證時知道的。他們怕有什麽麻煩,就幫我弄了張假的回程票,在申請簽證時一起呈上去。

後來和其他旅人聊到,才知道,原來我們可以自己弄!我之前的擔憂是,若回程也是同一家航空公司,他們是否能在系統那裡查到是假的。但這一次的經驗得到的結論是:他們似乎只是看看,並不會真的去查看。或許我一向都幸運,去年入境斯裡蘭卡和印度時,其實我都沒有出境的機票,但他們都沒有向我要,因此都順列過關。


首次乘搭土耳其航空(Turkish Airline)

10點半,開始登機。上到土耳其航空,看到他們準備了貼心的一切,還有點不習慣(坐太多廉價航空了,呵呵)。一個小袋子,裡頭有眼罩、耳塞、襪子、牙刷、唇油。上一次乘日航的夜機去夏威夷,都沒有這種小驚喜 看到和我坐同一排的男女帶著一個小孩,我就怕了一下,但幸好,那小孩一直都在睡覺而已,絲毫不曾吵鬧。從辦理登記手續到工作人員開始分發餐食,都沒人來跟我確認我預定的素餐,我也在想,到底有沒有呢?突然間,就有一個男工作人員為我送上。土耳其航空還不錯,當時我這麼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1:2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抵達

5月3號,當地時間早上5點多,就抵達了,比原定時間早了十多分鐘。

拿了行李,往地鐵(metro)站去,途徑一些貨幣兌換的櫃檯。想說地鐵站要買票那裡應該也會有,就沒換,但去到那裡,只看到幾台賣票、充值的機器而已。沒辦法,得掉頭回去機場,還要麻麻煩煩通過安檢。哎,這就是“日本後遺癥”。在那裡是會有的。換了錢(還無端端被抽傭金和稅),去買了一張交通卡(10TL),然後必須充值。

充值機器只接受紙鈔。我手上握著的10個1里拉硬幣都不能用。想要充值10TL,卻只有20TL紙鈔。放進去,想說應該會給我選要只充值10TL吧,但它馬上就為我充值了20TL。面對不同國家的公交系統,這就是好玩的地方。但老實說,那張交通卡要大約馬幣15,真的是貴了些,而且這裡是沒有說之後你可以退還然後拿回錢(香港的“八達通”、日本的“ICOCA”等都可以)。地鐵站那裡,也只有一名工作人員在協助很多像我一樣不很熟悉他們地鐵的乘客。

我出發之前就看了伊斯坦堡(Istanbul)的交通系統圖,大概知道怎麼轉車可以到我要去的4 Levent,但安全起見,我還是問了車站工作人員。他指了一條轉車最少,但看起來距離似乎蠻長的路線給我。中間還要步行一段路。我問這裡要走多久,他說不超過十分鐘。因為某些因素,我是想方便一下、走少一點路的,但既然要問,就要相信“那是最好的選擇”吧。在地鐵上,看看時間,怕自己會遲到,就想說不如轉多點車、用看起來比較短的路線去。在地鐵上問人,人家還是推介我之前地鐵站工作人員跟我說的。覺得有點奇怪,但既然要問人,就要信人咯!

老實說,伊斯坦堡的公交系統,和大馬的有得比。都是幾種不同的tram/metro/funicular/cableway參在一起,然後轉站時可能必須在露天的地方走。




伊斯坦堡地鐵

之前在網上,首個主人(伊斯坦堡的Merve)跟我說,有什麽不會問人就好,土耳其人一般都很樂於助人(helpful)。哈哈,老實說,我就是喜歡人家這樣,與其對我擔心太多,不如深信我有能力解決一切。之前在東京也是一樣,瑪莎魯也是跟我說,有問題或找不到他的話,就隨便找個日本人借電話打給他吧(我第一次那麼做時,還讓他驚訝了)!人家擔心我這個那個,我還會覺得有壓力!

從機場搭了紅線地鐵到最後一站Aksaray,必須走一段路才可以到達青線的Yenikapi。雖然人家說那段距離不超過十分鐘,但常會迷路的我,還是有一段走錯了方向。問路時,第一句在腦海裡出現的問題,竟然是日語的(XX wa dochira/doko desu ka)。當時我覺得很夠力,爲什麽一直想到日本?可能就因為,那是我的“上一個”地方吧。抵達Yenikapi地鐵站時,我肯定已經用了超過十分鐘。一進站,還不懂那裡可以搭地鐵和渡輪,快快掃描了卡,發覺進錯地方,又得再掃描過。每次剛到一個新地方,免不了要叫點學費。還有就是,這裡每一次轉車,都必須付一次錢(1.95TL),並不像在多數國家,你可以隨便轉,只是入站和出站時掃描交通卡就好。笨笨的我,出站時還在那裡找看哪裡可以掃描交通卡,工作人員才跟我說,直接出去就好。好笑!

到了4 Levent,還沒到跟主人說定的0800,就在那裡等。後來有個女生走過來,是她!從CS網的照片,我不太認得她的樣子,所以在大馬機場時,于廁所的鏡子那裡自拍了一張照片發給她,至少她知道我是穿什麽顏色的衣服。跟她回家放了行李,就和她及她男友(Ismail)一起出門。他們約了同學們一起到亞洲區吃brunch。聽說他們之前都在忙著考試,現在算是可以有個小放鬆的時刻,所以要犒賞自己一下。出發之前,我一直覺得土耳其是回教國,所以連我想帶著的miso soup paste都不敢帶(去中東出差的日籍同學跟我說他不能帶去因為miso含有一些酒精成份)。來到了才知道,這裡并不是很嚴厲的回教國。


土耳其彩票。我也貢獻了6個號碼。

Merve說他們都沒有穿得很保守,而且也會喝酒。路上也看到很多賣彩票的小攤。我怎麼沒想到,如果是很嚴厲的話,她怎麼可以和男友一起同居呢?(她在CS個人資料那裡有寫)我每次的所謂做功課,都似乎不是做得很好,呵呵。 本帖最后由 我不是你 于 19-9-2014 01:21 PM 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1:2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沒想到來到這裡的第一個活動,就是坐船,從歐洲區橫越到亞洲區。我們和他們的朋友,一共八人,在碼頭集合了就出發。其中一個男的,他的名字是Canberk,但讀音確實“junk-baik”那樣。看來要學習如何正確地發音,也需要一段時間。走在路上,一眼望去,我都不明白。在日本,至少還有漢字,或許不會念,但至少可以揣測它們的意思。

到了亞洲區,我們走了蠻遠的一段路,都還沒到餐館。Merve & Ismail說,朋友們也是在找,大家都沒去過那個地方。而他們倆,連要去的餐廳是什麽名字也不懂,因為全都是朋友一手包辦。去到了,才知道是吃自助餐。我這種吃素的人,基本上是不會去吃自助餐的,因為肯定虧,一大堆美食能看不能吃,也很鬱悶。但沒辦法,既然已經來到,就跟大隊吧。因為某些原因,我也是覺得肚子漲漲的,就算想吃多一點、想虧少一點,但我還是吃不到太多。一輪過後就停了。反觀那群年輕的學生,有的從昨天就沒怎麼吃,準備當天在那裡吃個飽飽和夠夠。我們他們至少來回拿了三輪的食物!(學生時期,就是這樣咯)


于Sultanim Cafe Uskudar的自助餐,每人23里拉(大約馬幣36)

那七個學生都是比較“國際性”的人,大多都曾在大學第三年參與過Erasmus學生交換計劃。我的主人Merve那時去西班牙。她說,那裡的人都不說英文,她上課都完全不明白,連一個中國籍的室友也是說西班牙語不說英文,都不懂如何溝通。所以,那六個月,她最後選逃課去旅遊(回來土耳其必須重念那6個月的東西)。那時也是她第一次到處旅遊,接觸到了CouchSurfing。那時當surfer,現在就當host。所以說,很多生活的小事都可能是你人生的轉淚點。

我問她,那你逃課,沒問題嗎?原來,每個月,Erasmus會給他們歐元400,讀不成的話,你就得到總數的80%而已,讀成就會得到100%。聽起來還挺不錯的嘛!在土耳其的大學念書,至少30%的課程必須是英文的,可以多過30%,但不可以少。

午餐過後,我們一起慢慢走回碼頭,然後在那裡分道揚鑣。Merve & Ismail帶我到一些景點走走。其實我有說過如果不得空,不必帶我走,但他們似乎也想take a break,所以我也就不拒絕。有人帶,我不必看地圖,也好,因為那時很累(下午兩點半我就開始打哈欠了),不需看地圖、不需迷路,應該會為我剩下不少時間和精力。很多地方都十分擁擠,沒辦法,誰叫那是星期六。去了市集,我都沒東西要買,Ismail則買到了一副西洋棋。前前後後走到的就是那些很著名的各個景點(New Mosque, Spice Bazaar, Grand Bazaar, Sultanahmet Square, Blue Mosque, Aya Sofya, Topkapi Palace etc)。擁擠的人潮,我看到就覺得有點頭大了,而且有些地方,只是買票櫃檯的人龍就已經很長了。Topkapi Palace花園那裡,有不少我的最愛(鬱金香),但都過了盛開的高峰期,現在大多都已經進入風燭殘年的摸樣。

在這裡去公廁還不便宜,一次要1TL(大約馬幣1.50)。


著名景點的照片我就不分享了,反正很多人都拍過、分享過

原本Merve還想帶我到Galata塔及Taksim,但上了地鐵,她就說她有點累了(我們走了很多路),其實我也是,那我們就決定馬上回家。回到家,我以為洗了澡會精神一點,但洗了,眼皮就更重了。八點多,我就上床睡了,之後就一直不省人事到隔天早上八點多。

-------------------------------------------------------------------------------------------------------------------------
現在大約中午12點半了。早上醒來時下著雨,現在看到一點太陽了,但他倆都出去了,我就出不去(沒鑰匙)。一兩點那樣Merve會教完補習回來,到時可能再出去一下,必須買接下來的車票。
本帖最后由 我不是你 于 19-9-2014 01:25 PM 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1: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耳其&塞浦路斯 - 在路上的第2天
D2 - 20140504: Taksim > Galata Tower > Kabatas

睡了12小時,中間上了2次廁所,在早上8點多那樣醒來。

外頭下著雨,是預料中內的事。天氣預報是這樣寫的(在日本一段時間,變得很相信及依賴天氣預報)。我起床,坐著上網,感覺眼皮似乎沒有那麼重了。如果昨晚的“沉重度”是95%,那今早的應該就有20-25%吧。

Ismail一早已經出去,今天他和一大班喜歡遠足的人去hiking,早上七點多那樣就出門了。至於Merve,大約10點多她出門到補習學生那裡。她問我要不要出去,我看外頭下著雨,就說不了。她說大約中午一兩點就會回來,我說或許等你回來了,我才出去吧。那時候的天氣或許已經有所改變。

我就一個人在家不是很精神地搞了很多東西,也有小睡一下,也試了Merve昨晚煮、但我沒吃到的spinach。意大利朋友跟我說,土耳其的spinach+yogurt很好吃,在Sultanahmet區有很多不貴的小店,價錢只是遊客區的三分之一。我讓Merve看了他寫給我的信息,Merve說,我們回家煮就可以了,反正她雪櫃還有spinach。昨晚她一心煮給我吃,但我卻抵擋不了睡神的呼喚,浪費了她一番心思。我弄燒吃,其實不必加yogurt就已經很不錯。

光天化日,我還小睡了一下。夠力。

Merve兩三點那樣回來,就輪到我出去了。我想她詢問關於怎麼和去哪裡買巴士車票(到下一站,Safranbolu),她說上網其實可以買,而且更便宜。我們一起上了巴士網站,真的還是個不錯的網站:資料都很齊全、可以選位子、價格也便宜5里拉。Merve問我幾時要走,我說明天吧,但她說,後天才走吧,明天我們一起去哪裡哪裡吃好吃的東西(首天吃自助餐時她有提到),我也就先發個信息問Safranbolu的主人說,我遲一天去是否OK。


網站清楚說明出發和抵達時間,選擇座位時還可以知道隔壁是男還是女,買完,還會送你折扣45%的PizzaHut優惠券。


其實我很隨便的,反正不趕,但我卻突然想起去年在斯裡蘭卡Ambalangoda的那個家庭,我原本想住一晚,他們叫我住三晚,在最後一天卻對我有出乎預料的要求。回想起來還是有點怕怕!

大約三點那樣,我才出去。走去附近的Seyrantepe地鐵站,一路青線到Taksim。Merve跟我說,到了那裡你跟著人潮走就對了,我也就照做。真的,就這樣去到了Taksim Square,然後就進入Istikal Street。今天沒人陪著,我就可以比較慢地走、看、拍。老實說,這種人潮洶湧的地方,還是會讓我覺得很壓力。那條街道羅列著許多商店、食肆,到了某處,我還看到大量的警察。那種情況就好像在大馬有示威時的情況。

再走一會兒,原來真的有示威行動,從另一個方向警方的位置前進。他們口裡喊著什麽口號我并不明白,只是除了大人還看到小孩,男人領先,接下來的是女人。後來從Merve那裡才知道,那示威是和敘利亞首相有關的。示威人士也有拿著敘利亞的國旗。聽說在Taksim,大約每星期都會有示威行動,在剛過的勞動節(5月1號),其實也有示威。





本帖最后由 我不是你 于 19-9-2014 01:37 PM 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1:4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沿著Istikal街一直走到昨天想去但沒去到的Galata Tower。原本想上去看看,順便付看一下附近的美景,但人龍真的很長,我就不等了。問了方向再慢慢走到Kabatas,那裡會有直達家裡的巴士。一路走,看到一些梯級,都是被染上彩虹顏色的。後來問Merve,她說那是和Gezi Park Protest有關。我上網查看,也是這麼寫:“2013 August: The scale and frequency of demonstrations dies down in the summer. Human chains are organised for peace and against intervention in Syria. Protesters begin painting steps in rainbow colours.”



從Kabatas,看到了去王子島(Prince Island)的碼頭。我上了巴士,才察覺自己上錯了,它去Sirintepe,不去Seyrantepe。經過詢問,兩者的名字雖然相似,卻不相近。在一個女生的協助下,我下了站,再等正確的巴士(27SE)。回家之前,在附近超市買了一些食物飲料,順便讓他們找我零錢。今晚Merve煮了雨,不需要幫忙,因為就把東西放進鍋、排好、開火煮熟就可以了。

大約八點,Ismail也回來了,我們就一起吃晚餐。他說今天和大約50多人也愛登山的人一起去遠足,他當先鋒在前方探路、帶路,竟然看到有人在森林里“打野戰”,嚇到他,唯有假裝沒看見。晚餐時他倆用土耳其文聊天,我聽不明白,只聽得懂Facebook。

Ismail:我們在聊著關於我們的朋友。昨天那兩個朋友(形容一下他們的樣貌)...
我:哦,the curly couple?
Ismail:是的!
我:我猜,你們一定在說你們從Facebook上知道一些東西吧。
Ismail:Exactly。他們兩人昨晚在Facebook上面吵架。我們在猜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Merve:他們就在網上吵給大家看,很奇怪。
我:現在的人都是這樣奇怪的呀。那些住在一起的人,也要在Facebook上和彼此說生日快樂。一早起來,不就可以面對面說嗎?還要一個在Facebook祝福,另一個在Facebook說謝謝。
Ismail:晚餐過後我們約了Canberk和Zeynep見面喝茶,你也一起來吧。Canberk就住在這裡附近而已,走一兩分鐘就到。
我:好,沒問題。

出門之前,上網買了巴士票。我先用自己的信用卡嘗試,不被接受,所以Merve幫我買,我再把錢還給她。

去到Canberk家,那裡還很豪華一下,他和弟弟一起住。Zeynep(他女友)也在。我一去到就可以說出他們的名字,他們似乎很開心(所以記得人家的名字是很重要的)。Merve也帶了我送她的白咖啡去和他們分享。Zeynep也做了一些甜點給大家吃。那個甜點叫 irmik,其實我覺得就是我在印度吃得suji。吃的喝的都準備好了,他們就開始八卦,因為Zeynep知道爲什麽朋友吵架的來龍去脈,就說出來跟大家分享。


土耳其的irmik,我覺得就是印度的suji。

說是非,是人生中少不了的樂趣,哈哈。原本Zeynep要用英文說,令我也明白,但我說你們就用回土耳其語吧,比較容易。沒聽到故事,對我來說沒問題。Canberk 怕我悶,就給我他家無線網的密碼。

大約一小時後,八卦完,我們就回家了。今天晚上我11點多才睡,看來我已經快要徹底擺脫時差這個問題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2: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 发表于 19-9-2014 03:52 AM
赞赏你的勇气。我也是人在欧洲,10月去意大利,12月会去土耳其,可以参考你的游记,加油!

大佬,你目前在歐洲哪裡?方便透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9-2014 02: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xloongx 发表于 19-9-2014 07:38 AM
记得poss照片给我们看哦

會有的,雖然可能不會有很多很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9-2014 03:39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你 发表于 19-9-2014 02:44 PM
大佬,你目前在歐洲哪裡?方便透露?

本人在德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3 - 20140505: Last Day in Instanbul

我想我已經適應了比大馬慢5小時的時差。昨晚十一點多睡,今早七點多就醒了。

其實我也不懂自己今天有什麽計劃,基本上就是因為Merve說要帶我去吃那個什麽馬鈴薯的東西,而多留一天的。後來,就跟Merve去她的大學(Istanbul Technical University,公立大學),她說11點她的project group需要和講師見面。她去忙時,我就在大學範圍里等她。



不像在日本,土耳其的大學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進出的。Merve把她的學生卡給我,“很自然那樣”在機器掃描了一下就可以進入,而她就跟守衛說她忘了帶學生卡。等她時,多虧校園內有免費無線網,我可以用手機在網上和朋友聊天,基本上就是和Joe聊他旅遊文章被人家盜用的事情。雖然我不是當事人,但我還是生氣的。

類似的事,9年前就發生在我身上了,當時還很年輕的我,基本上是毫無猶豫過就寫信去大學高層投訴。那時害怕說他們包庇自己人,所以寫了一封給Head of Department,再多寫一封去給Associate Head of Department。那時和這時的最大分別就是,那個抄襲者(我論文的supervisor)一被問就承認,這一次Joe的情況是,那些厚顏無恥的人還一直狡辯,以“純粹分享”和“幫你宣傳”的原因把自己的做法合理化,是在令人氣憤。

生氣的另一邊廂,很開心看到Lincredible的分享。他終於找了個機會一個人出去走走,並且感受到了我一直以來所說的東西。





Merve忙完了,我們就到食堂吃午餐。她跟我說,每人只需要2里拉(大約馬幣3元)。去到那裡排隊,才知道原來每個人都是吃同樣的東西,沒得選的。基本上,就好像我們看港劇的監牢裡頭那樣,每個人拿著盤子,就有人把食物盛入你的盤子,拿了就去找個地方坐著吃。後來晚上聽Ismail說,其實在Istanbul University食堂的食物更加便宜,去年的價格是0.5里拉而已。

想當年我還在念大學時,學士畢業前我連一部手提電腦都沒有,更不用說什麽免費無線網,當時在大學的lab用電腦,使用網絡都有配額,每天都是一下子就用完了,多虧我有不少念同樣大學遠距離課程的朋友,我是用他們的credentials(學生號及密碼),才可以有更多的網絡配額。說到食堂,我的大學根本沒有什麽便宜的學生餐,所以我都是從家裡帶午餐去大學,或者特地走路回家吃了再到回去。


2里拉的大學午餐。還有一粒麵包的,但我們沒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吃了午餐,我們就搭大學內的免費接駁車到Istinye Park附近,去那裡的電影院買傍晚六點看3D版《蜘蛛俠2》的戲票。聽Merve說,逢星期一和星期四,電影戲票都會打折。今天他們要帶補習學生一起去看電影。買了戲票,我們就搭巴士去Istinye區,她要讓我看看另一座大橋:Fatih Sultan Mehmet大橋。那一區,停放有好多有錢人的遊艇。我看到對面油站的油價,哇,好貴!一公升柴油就4.28里拉了(相等於美金2元);在路邊停車的話,一小時是6里拉(相等於美金4元),比在東京還要貴。

“所以,可以擁有一輛車的人,基本上經濟都算不錯。要買車,最便宜都要大約3萬里拉。”Merve補充。

從那裡,我們又搭巴士到Ortakoy,途中經過伊斯坦堡最有錢的地區Bebek。其實我一直不懂Merve跟我說那個“很好吃”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來的,只知道和馬鈴薯有關。原來,那個東西叫Kumpir,是把一粒大的馬鈴薯打開來,然後在裡頭放很多料(玉蜀黍、橄欖、香腸、還有很多我也不懂怎麼叫的東西),再加上一些醬料,就這樣吃。我們買一個一起吃,12里拉,很大份,因為Merve是他們的常客。買好了,Merve說得到靠海那裡看得到Bosphorus大橋那裡,一邊看美景一邊吃才最有風味。對美食毫無概念,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是很正常的。就算我是很努力在“做功課”,我也很少看關於吃喝那方面。我這個人,吃飽就可以了,反正人家覺得好吃的東西,很多我吃了都會“大件事”。


KUMPIR,baked potato

今天是星期一,Ortakoy不像星期六去Sultanahmet Square那裡那麼人潮洶湧,感覺比較好。每次看到很多人、很長的隊伍,我就會覺得頭昏腦漲、力不從心。吃完,我們再步行到Besiktas,Ismail和三個學生在那裡等我們一起乘巴士去看電影。那些學生才14-15歲。一男一女(Hasan & Mary)是Ismail的學生,另一個男的(Eren)是Merve的學生。

“你的native language是什麽?”Mary問。
“我的native language是中文,我國家official language是馬來文,但我使用最多的應該是英文。”
“你學習的alphabet是哪些?”Hasan問。
“Errr…(突然間不懂怎麼回答,因為對我來說alphabet就是ABC)我學的就是ABC那些字母。”不懂回答得對不對,希望不是在誤人子弟。
“你住在哪裡?”Mary又問。
“我住在他們家呀!”我指著Ismail和Merve。
“她四海爲家,今天住在Seyrantepe,明天就住在Safranbolu了。”Ismail調侃我說。
“是咯,我真正的家,變成了好像是一個我度假休息的地方。”

屈指算算,我上一次踏入電影院,應該是九個月前的事情了。應該是去年8月多吧,我去小胡那裡住時,跟他一起去看《激戰 》。我有跟Merve說,其實我沒有太喜歡看電影,因為很多電影都是很不真實(unreal)的,所以我比較喜歡看電視劇,至少貼近我們的日常生活。看太多什麽大災難、世界末日、超級科幻之類的電影,我想我會精神錯亂,但久久看一次,Superman還是Spiderman那些,我還是可以接受的。


不是太成功的一張自拍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4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電影是1800開始,他們說必須到大約2100才會看完。

“三小時那麼久?”我問。
“電影本身是沒有那麼長的,但廣告很多。”

後來才見識到,首半小時,都是在播廣告,但其中一個土耳其航空的廣告,我很喜歡,也決定今晚一定要問Merve如何能夠看到youtube,因為我要去找這個廣告。看了一小時,電影院突然暫停播放、開燈,讓人中場休息、上廁所之類的。電影是說英文的,但有土耳其字母,因此,我也趁此機會學到了幾個土耳其文:hi,okay/alright,please,yea,I don’t know這些。



看完了電影,我還是有那種感覺:這樣的電影久久看一次就好,不然我會有很多恐懼。比如說,在搭乘飛機時,可能會想到說由於停電,飛機和控制台失去聯絡,而差一點和另一輛飛機在空中相撞之類的。我這種人,還是看回普普通通的《愛。回家》就好了。

到4 Levent地鐵站送走了學生,我們便買些啤酒宵夜回家。Ismail問我喝不喝啤酒,我說不喝;他問我吃不吃路邊攤買的那些mussel(裡頭有塞一點飯),我說我吃一個試試就好了,不然會皮膚敏感。我想他們一定會覺得我是很無趣的一個人,但回家之後我有跟他們說爲什麽。回到家,剩下的時間我們依然是三個人一字排開那樣在沙發上上網聊天。他們要我拍了的照片(有他們在內的),我也很快就搞定了。

他們昨晚在FB加了我,也看了這幾天我分享的關於土耳其的照片。我說,請不要介意我把很多小事都寫進去,因為我怕自己忘記。他們說沒關係,反而覺得很特別很喜歡,因為和其他人所分享的很不同。也因為這樣,他們都很願意被我問很多問題。要把前天的彩票丟掉前,還會問我要不要收起來當紀念。Ismail很喜歡我幫他倆拍的合照,馬上就拿去當profile picture了。

Merve教了我如何翻牆看youtube,原來一個ZenMate就可以搞定。忘了說,他倆都是念engineering的人,主修telecommunications,我們算是同道中人。

今天稍微弄遲了,12點過後我才睡。剛習慣了這裡,明天又要離開了,哎,旅行就是這樣。臨睡前,設定了0650的鬧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4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4 - 20140506: Istanbul to Safranbolu

我七點之前就醒了,上了一下網,就收拾行李、把房間整理到好像我來住之前的樣子,剩下的時間就等他們起身和準備好。

0845我們出門,搭巴士到4 Levent那裡等巴士的接送車。在印度,你從網上買巴士票時也是可以選要從哪裡上車,然後就去那裡等、直接上巴士。在土耳其,來你選的地方載你的不是巴士,而是比貨車大一些的接送車,車上會有巴士公司的名字和標誌。他們會把你載到巴士站,然後在那裡換票和上巴士。


他們是一set的:巴士和接送車

Merve和Ismail和我一起在路邊等。說會在0915抵達的接送車,遲了大約15分鐘。它抵達時,由於那裡是很繁忙擁擠的街道,我們招手說再見就分道揚鑣了,並沒有任何煽情的依依不捨。雖然他倆都是1991年生、今年才23歲,但看到他們的家那麼乾淨,還有無微不至的待客之道,就知道他們雖年輕,卻也成熟。第一天認識Ismail,不懂爲什麽就從他身上感覺到一種安全感,令人覺得很踏實可靠那種感覺。雖然他沒有很高、不是很魁梧、不是有大把錢、時不時還會說些冷到不知該回應的lame jokes,不過就是可以令人覺得安心。昨天他們帶學生去看電影時,我就笑他們說,現在就已經為15年後帶孩子出去做足了充分的排練和準備。

去到巴士總站,看到那裡是新穎的建築,櫃檯都在室內,還有點訝異。不知爲什麽,印度那些塵土飛揚的巴士站一直浮現在我腦海裡,免不了偶爾拿出來比較一下。我換了票,就去找巴士。不太肯定,就拿著票去問人,還假厲害猜測票上的哪個號碼應該是巴士車牌,最後證實猜錯!在土耳其的長途巴士,素質都不錯,不只位子好像在飛機上那樣可以看戲聽歌,還有工作人員會為你斟飲料遞餅乾,要為電子器材充電也沒問題。同樣的好服務,在巴基斯坦也體驗過,反觀今年在二世古搭去新千歲機場的巴士,又漏水座位又有問題,真的是出乎預料,那不是日本應有的水準!!


巴士總站,很不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4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隔壁坐了一個女人,雖然我們語言不通,她還是很落力幫我,告訴我有什麽小食可選擇,車停下來休息時告訴我會停多久(車上的報告都用土耳其文念),自己吃威化餅時還問我要不要。其實如果可以跟隔壁的人交談,我是很樂意的,只可惜我們有語言上的障礙。

巴士上還有無線網!!一開始時還不錯,但後來信號就很不穩定了,我開電腦continuous ping著,可以清楚看到連線何時有何時無。開電腦嘗試閱讀一些文章,但沒太久就頭昏了,加上無線網信號不佳,還是關機算了,免得浪費時間。從伊斯坦堡到Safranbolu一路的景色確實很不錯,有出乎我預料。不懂為啥,就讓我想起了2012年在中國雲南,下著雨從石鼓去維西的一路景色。在巴士上,我一直在想,我對Joe文章被盜這事件的反應,到底對不對?我一直鼓勵他把體驗分享出來讓大家知道那些厚顏無恥的網站的做法,卻不曾跟他說“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到底是正確的嗎?我的反應是否有被自己過去的經歷影響?自己是否足夠客觀?堅持和不再追究之間的那個平衡點,到底應該出現在哪個位置?

聽著一些不是很新的歌,頭腦又浮現了很多不懂爲什麽會出現的人和發生過的事,包括那些我不敢很努力叫自己要忘記(因為這樣會更難忘記)的、一些關係一直不清不楚卻又還沒說清楚的,等等等等,突然間,就察覺到眼淚已經流了下來。

雞蛋糕,又幹嘛!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成為一個高效的人。不忙一點、不找多點東西來做和集中精神,我很容易就會開始靈魂出竅、胡思亂想。有人問我,爲什麽你總是想那麼多?我哪裡知道?我不要的但我又控制不到!也有人說,爲什麽你要那麼感性?那麼感性地生活,你不覺得很累嗎?我說,有沒搞錯,人家說我太過理性,你又來說我感性,我到底應該相信誰?

午餐時間,肚子有點餓,就去吃了飯加不懂什麽湯加一小碟蘑菇。沒有標價,但付錢時,他跟我收13里拉。貴死了!但那時真的很想吃一些熱騰騰的東西。這種中休站,是不會便宜的啦,去年在巴基斯坦都遇過了,連買一包Lays都特別貴。


13里拉的午餐,貴到恐怖。

大約1615,就到了Safranbolu巴士站。

Safranbolu的主人,Turkay(念“突凱”)跟我說:when you come to Safranbolu bus station, please get onto the free service bus and get off at the last stop, son durak。我不知道原來她說的是巴士公司的接送車,還傻傻在車站內問,免費接駁車應該在哪裡等?問著時,我的Kamil Koc巴士公司的接駁車已經開走了。笨到… 我真的沒想到那些車還會負責“抵達之後”的事,通常到了目的地都不理你的啊!在車站工作人員的協助下,他叫我去等Metro巴士公司的接駁車,待會兒有巴士到站,他們就會開。還不錯,雖然我沒坐他們公司的巴士,他們還讓我上他們的接駁車。

到了最後一站(其實真的距離不遠而已),還沒下車,Turkay就來“認領”我了,然後我就跟她回家。她說有個台灣女生說今天要到的,但後來就無聲無息了。我們在家聊天、吃東西,她給我推介一些可去的地方,我們就在家呆著而已。她家沒無線網,我只跟她借了電腦、上FB更新一下狀態而已。

有時沒網絡也是好事,可以省下很多時間,更加有效率把該做的事做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5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5: 20140507 – Safranbolu (Old Town, Yoruk Village, Incekaya Aquaduct, Bulak Mencilis Cave)

凌晨六點那樣,聽到開門聲,應該是Turkay去把台灣女生接回家了吧。

我七點半那樣和Turkay一起吃早餐之後,我們一塊兒離開家裡,台灣女生在睡、沒露面。Turkay在大約0815那樣出門,并指給我看可以如何走(大約2公里)到Old Town(Carsi – 念“Char Shir”)。她上了去學校的巴士(車程大約20分鐘),我就開始往古城走去,感受清晨的Safranbolu。

把要去的地方名字念對是很重要的事。就算語言不通,也可以“Char Shir?”那樣,人家就會知道你的意思,然後給你指方向。

途中有遇到兩個小男孩,跟我hello hello,然後就跟我要money。我不理他們,繼續走,他們也沒有尾隨我太久。後來,看到遠處有個女人和男生(大約青少年的年紀),那個男生也是在遠處就跟我招手say hello和笑。我就想,沒有那麼恐怖吧,這一次是媽媽帶著兒子一起出來“行兇”?走近了,才看到那個兒子是弱智的,確實真的要純粹友善跟我打招呼,不是想要錢還是怎樣。我跟男生及女人笑笑說了hello就和他們擦身而過。



爲什麽回來Safranbolu?就因為之前看到一個人寫關於這個地方,很想來看Ottoman Empire的舊式建築,也是UNESCO文化遺產。“It's my theory that there are 2 types of places to travel: a place to see things and a place just be. Pamukkale and Cappadocia were places to see things. Guidebooks often refer to these places as 'atmospheric' or 'charming'. Safranbolu is definitely a town of the latter category. This hillside town with its collection of renovated Ottoman houses proved to be a nice break from the whirlwind trip I was going.”那位博客是這麼寫的。

另外就是,Turkay因為我的某一句話而接受了我的couchrequest,我也很想來和這個女生見見面。之前我真的想過,既然在伊斯坦堡多呆了一天,好不好skip Safranbolu,但又覺得想來,就跟著原定計劃,來了。

走著走著,看到了照片中見過的Hamam(土耳其浴)建築,就知道自己到了古城。那時還早,什麽資訊中心都還沒開始工作,我就自己走到City History Museum,從那裡可以俯瞰整個古城。遇到了一個中國女人,我們幫彼此拍了照,她就開始展現中國人叫人家“讓開讓開”的本能。其實我很不喜歡這種態度和做法,但我也不想多說什麽,免得影響自己的心情。博物館後方有個鐘樓,還有好些迷你式的各種鐘樓,但說明都是土耳其語,我讀不懂。博物館的入門票4TL,也沒什麽英文說明,只是一些特別物件上會有土耳其語和英語兩種名稱。來來去去一直看到那個中國女人,我不想跟她再有任何接觸。後來,就去資訊櫃檯那裡逛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5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去哪裡拿這個英文版的地圖?”工作人員問我。
“朋友給我的。”
“我們這裡的英文版地圖目前缺貨。你朋友是誰?上次我有把一些英文版的地圖給一個朋友。”
“那你的朋友叫什麽名字?”
“我忘了。”講到好像很熟那樣但怎麼練名字都不記得,是不是在吹水哦,我想。
“你來多少天?”
“昨天到,但還沒肯定是否明天離開。”
“來Safranbolu,至少要3天。第一天走古城及周邊的地方;一天去Yenice Forest;一天去Amasra。”

他說,要游那些沒巴士去的周邊地方,可以在中午1點回去那裡等看是否還有其他人,那就可以一起拼車。其實我沒有很想去哪裡哪裡的慾望,就想說,就看看有沒人一起拼車。有的話,就去;沒的話,也沒關係。我到處逛逛,去了Yemeniciler Guild Bazaar、各個小巷、Kaymakamlar House、再走上Hidirlik Hill。途中還遇到奇怪的年輕人,要我用我的相機給他們拍合照,拍了之後看也不看就說謝謝、再見。弄到我一頭霧水。

那時候,天氣超好的,藍天白雲,景色也當然是超棒。我在那裡不捨得下來,但看看時間,還是得下山。
下山時,和一個男人聊起來,之前他還offer要幫我拍照。



“這是是我老婆,她不會說英文。這個、那個、那個,都是我的孩子。(指著最大那個)他今年21歲,要去當兵了。在Safranbolu待幾個月過後,會再被派去其他地方。我們昨天從伊斯坦堡過來,待會兒就要回去了,只有他必須留在這裡。”他英文不錯,很熱情地跟我說好多東西。
“我在Siemens工作,那裡有很多菲律賓人。”我想這是他回應我贊他英文很好的說法吧。

回到資訊櫃檯,男的工作人員終於記起了,他說他把很多英文地圖給了一個叫Turkay的女生。我說,是,這個就是我的朋友。大約1點,三個韓國男生也到了。

“Can I join you guys?”禮貌上我還是這麼問。
“Let us join you.”其中一個說。還真的說話,當時我想。

司機到了,我們就出發,并托工作人員用土耳其語告訴司機,待會兒我們都要在新城下車。走著去拿車時,我們互相自我介紹,原來三個男的叫做Choi、Kim、Lee。其中Choi最健談,而且英文說得很好,我就猜他應該是在國外念書的,果然沒錯,他在墨爾本念大學,但拿假回國當兵,之後七月又要回去開學了,所以這一次的行程,大約只有兩星期。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三個都來自釜山。兩年前在中國雲南遇到和認識的韓國人Byeon,也是來自釜山。

“之後我們會坐船去希臘。”
“是從南部去Santorini吧,然後還有Mykonos?”我隨便講都猜對他們的行程。
“你住在馬來西亞哪裡?”
“靠近吉隆坡。”
“他很熟悉馬來西亞。”Kim指著Choi說。
“我的前女友是馬來西亞人,我去過那裡好幾次,還登了Mount KK。”
“有沒有去潛水?那裡也有很不錯的潛點。”
“沒有。是Sipadan吧?”
“是。除了這個還有其他的,都很不錯。”
“你有沒有懷念馬來西亞的食物?”
“還好,我的適應能力蠻強的,去到哪裡就吃那裡的食物。”
“我很喜歡馬來西亞食物,尤其是laksa。”
“我也很喜歡韓國的kimchi,之前我在日本,幾乎天天都在吃。”

就這樣,聊了很多有的沒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9-2014 01: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包計程車游三個地方,車費是100里拉,除以四個人,每人25里拉,還算可以,畢竟這裡的汽油那麼貴。後來Turkay也說這個價格很合理。我沒想到那些點會那麼偏僻,但卻經過不少漂亮的地方。司機駕車的速度很快,我偷瞄了一下,哇,是時速120公里!在懸崖旁邊,也是駕得很快。我在想,你放兩個blue evil eyes在車上,它們真的那麼厲害,可以保你無論駕多快都依然平安?

基本上,我們去了三個地方:Yoruk Village(參觀old mansion需要2TL), Incekaya Aquaduct(到glass terrace需要3TL), Bulak Mencilis Cave(參觀需付3.5TL)。基本上我最喜歡的是Yoruk Village。那裡的屋子真的是很老舊那種,十分有味道。相較之下,古城那些翻新過的,就沒那麼吸引了。我們去的時候,似乎沒有看到其他遊客,居民雖然不暗英文,但還是出來跟我們笑笑、嘗試溝通那樣。不懂怎麼說,我就是喜歡在那裡的感覺。司機給我們在每個地方停留大約1小時。司機也是不暗英文,但卻把“STOP”說得十分鏗鏘有力,然後比個手勢告訴我們該從哪裡進入、再指著手錶說“one hour”,我們也就回答okay!



回到新城時,大約是4點半。三個韓國人已經買了傍晚6點半的巴士票離開Safranbolu。其實我們的下一個目的地都是一樣的:Goreme/Cappadocia。他們的速度很快,在伊斯坦堡待了兩天,就乘夜巴士來Safranbolu。凌晨五點多抵達,逛一天,傍晚六點半離開。我說,那你們在Goreme應該也是待兩天罷了吧?他們說會待比較久,因為連續趕兩天夜車,很累,需要休息一下。好吧,那我們很可能會于Goreme再見!

在新城附近逛了一下,就回家看看Turkay是否已經回家。她原本說需要去辦簽證的,但計劃有變。之後就在家和Turkay、她的朋友,以及另一個台灣女生思帆(也是surfer)一起喝土耳其咖啡(我只嘗少許)、吃甜點、聊天,大多數都是在講關於各別的CS經驗。思帆和我一樣,也是收到很多超熱情土耳其男人的邀約,但她有個西班牙男生朋友已經老早警告她,在土耳其千萬不要去男主人家裡。她說昨晚她在伊斯坦堡買凌晨抵達的車票到Safranbolu,也有包著頭巾的當地女人問她:你真的要在這種時間抵達?你不怕危險?她到了Safranbolu,被計程車司機帶著游花園(Turkay家就在市中心而已),之後司機被Turkay在電話上罵,最終不敢收思帆一分錢。無論如何,總結她到目前為止的經驗,她說:土耳其似乎還不如想像般那麼可怕。


我、思帆、Turkay及她的朋友

傍晚時分我們兩個出去走走,我順便去買明天離開的車票。一直斟酌要不要去Amasra,但問問自己的心,似乎是在找理由去,那就代表我其實不是很想去,那就依原定計劃走吧,不然一直拖延抵達時間,Goreme的主人或許也會不爽。思帆和我同歲(但她看起來像最多25而已),去年辭了工到法國暫住,也游歐洲,她說她十年的儲蓄大概要花完了,土耳其和希臘過後,也差不多是時候會台灣找工賺錢了。

晚餐過後,我幫Turkay製作了一個簡單的短片,洗澡時已經是快11點的了。累!今天在資訊中心拿的一些冊子都沒時間看,明天得給行李加重,帶著它們一起到Goreme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2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6: 20140508 – Safranbolu > Ankara > Goreme

七點多就起身收拾、吃早餐,然後八點多那樣和Turkay一起離開,好讓她可以鎖門。時間還早,所以我和思帆一起在樓下坐著、等她化好妝和卷好煙。

後來我倆一起去巴士售票櫃檯那裡(不同的公司都在同一區),她想把明天離開Safranbolu的車票換早一點,我們不懂換票和退票是否需要收手續費。沒想到,那個男人就免費讓她退票。其他的巴士公司也是一樣可以免費換票和退票的吧,我想。【後來在Goreme,這樣的要求就被拒絕了】

今天會搭兩趟巴士:第一趟是從Safranbolu到Ankara(三小時);第二趟是從Ankara到Goreme(四小時)。1230到Ankara,1300就要開車。是有點危險,不然我就得在那裡等三小時(我又不想)。這裡的巴士雖說有提供無線網,但很多時候,可以連上但卻用不到網絡,挺納悶的。幸好,第一趟三小時的巴士,網絡沒問題,所以我可以上網并做一些事情,沒機會閑下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更多旅游资讯
【网友分享】让人流口水的烟薰鸡 !
【网友分享】日本寻美食 :光顾几乎天天都高朋满座的 “吾妻Azuma”
【游走槟城】墙上风景 VS 城市胸怀 | 徒留壁画,只会让人惆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6.579909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