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9544
查看
93
回复

[欧洲综合] 土耳其及塞浦路斯(Cyprus)22天。在路上的旅遊日記。【完】

[复制链接]

楼主: 我不是你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2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趟巴士遲了15分鐘才抵達。我快快拿了行李,走樓梯去樓上的departure hall。那裡共有64個口,懶惰找,就直接去資訊櫃檯,讓他們看票并告訴我是17/18口,就快速走過去。放好了行李、上了車,就差不多開車了,真的是just in time呀!沒時間吃午餐,很餓,就在巴士上吃了很多餅乾。

第二趟巴士的無線網又跟沒有無分別,但我還是很忙。開電腦寫東西、看昨晚沒時間看的旅遊冊子等等。還剩大概2小時的車程吧,我又開始無聊了。聽著歌、望著窗外的景色,突然間又感覺到眼淚了。哎,很討厭自己這樣,真的,但爲什麽卻一直這樣呢?想想今天的日期,才5月8號,原來才過了一個月又兩天。不要討厭自己了啦,才一個月,想怎樣哦?對自己不需要那麼harsh吧,我很神經病地在那裡跟自己對話。

有時候我真的會懷疑,在這種狀況下,其實我是不是應該去找一份工,跟老闆要求一個十分極度棘手的項目來做,讓自己很忙很忙,就不會胡思亂想。

巴士到了Nevsehir,竟然叫我們下車,然後用接送車載我們到Goreme。到了Goreme,就走幾分鐘到日本女生Junko住的地方。很近而已,不行大約三分鐘就可以抵達。還未進門,就有一個女生問我是不是誰誰誰,我說是,原來她就是我的同房!Junko有說過我在這裡的時候,或許還會有其他人,原來就是這個22歲的巴西女生,Jasmim。



和Junko聊了一下,她去接電話,然後Jasmim回來,我的說話目標人物就更改了。我也就順便問她一些tour的價格、搭乘熱氣球的價格等等。她問我肚子餓不餓,我以為她要要我一起出去吃,就說“餓”,沒想到她是要煮給我吃。她買了一些雞蛋、麵包、芝士回來,但沒想到幾個小時以後就得離開(也是突然的決定),所以就把那些東西煮了。我要幫忙,她還說,你是客人,讓我來招待你。其實我和她的身份,不都是一樣嗎?

總之,跟她一起是很爽的感覺就是了。吃飽了,她就收拾行李、洗澡,我則上網。她臨走前,還帶我到最高點那裡看夜景(她也想看),那改天我要去看日出還是日落,就不會不懂路了。後來,我也送她去車站搭車。很好笑。我和思帆,不是認識很久,今早她在Safranbolu送我;我和Jamim,才認識幾個小時,晚上我在Goreme送她。

她的巴士是2215的,我買了礦泉水回家、跟Junko說了我明天的計劃、洗澡,也已經11點了。Junko說,明天應該沒有熱氣球,因為據天氣預報說,明天會很大風(windy)。哈哈,那我明天就不需要一大早爬起來了,可以睡遲一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2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7: 20140509 – Green Tour

早上六點多,太陽就照進房間了,但我根本沒起身看看窗外是否有熱氣球。既然Junko說90%沒有,就沒有吧。我真的很累,想多睡一會兒。有時我確實很容易相信人。

原本Junko說要帶去我和她一個經營酒店的朋友見面(他想知道多一些關於換宿的東西),但朋友1000才在酒店,來不及。我就在家裡煮了一些簡單的東西吃(和昨晚的晚餐大同小異),兩人份,一下子就搞定了。大約0930,Junko帶我到Insider Travel那裡讓我參加他們的Green Tour,120里拉。我問她各個旅行社都有同樣的團,當中的分別在哪裡?她說是導遊的素質、午餐的素質這些。她介紹到的,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吧。

或許我對跟團,也真的沒有什麽太高的期待。這一次會跟團,主要是因為那些讀了覺得想要去的地方都比較遠,基本上是沒有公車抵達的(有的話也要換至少三四次車),所以這次就花錢買時間吧。

一共有16名團員,包括我,共有5個人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其餘的還有3個澳洲人、2個巴西人、2個越南人、1個韓國人,剩下的就是土耳其人。我選擇坐在前座,以便可以比較好地照相。導遊是Mehmet,司機是Suot。行程就如以下地圖的青線那樣,從最遠的Selime Monastry開始,接著是Ihlara Valley,以此類推。


可以點擊圖片放大,就會看得清楚一點

導遊Mehmet很厲害,可以記得所有人的名字,我們介紹了一輪他就可以完全沒錯誤地重複一次,而且之後都不曾認錯。不過呢,我覺得他在要get connected to someone那方面就沒做得很好。比如說,他會問越南的女生,你們殺死了多少個美國人?然後又問大馬男生,你們的飛機到底去了哪裡?後來我和澳洲女生Roberta聊到這個話題(因為她說前一天她參加red tour的那個導遊比較好),我就說,“事件發生時我在日本北海道,那裡有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但根本沒任何人問我關於這個話題,因為他們都瞭解,這跟我本人是沒有關係的。”

第一個景點(Selime Monastry)過後,在等大家集合時,澳洲女生Roberta就開始跟我聊天,問我是不是travel alone。我說是,她說她也是,我們就這樣聊開了。後來大多數時間我們都是走在一起,繼續聊,很合拍的感覺(我和澳洲女生也是特別有緣,常會一見如故)。我問她隔天有沒有打算自己去hiking,她說有,我就建議不如一起去,並且把Junko昨晚跟我說的“hiking alone is not so safe”的消息跟她分享。有想說不如問看團中其他也是一個人的看有誰要一起,但最後忘了問(韓國男生也是一個人)。


Selime Monaster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Ihlara Valley


Lunch, inclusive in tour

跟團有一個比較納悶的地方就是參觀景點的時間有限,而且很多時候團員去廁所啊、不知所蹤啊,都要等,但久久一次,還算可以啦。眾多的經典當中,我之前最想去的就是Derinkuyu Underground City,而且從網上看到說,要有導遊比較能瞭解得深入一些。另外,Selime Monastery、Ihlara Valley我也都喜歡,一路上美麗廣闊的景色也讓我不斷響起中國四川和紐西蘭。Mehmet跟我說,在土耳其國民服務也是必須的,但念完了大學那些,只需要去6個月,不然就是4年。

大約在團的尾聲,我們去了Goreme Onyx Jewellery,哇,這個是最悶死人的地方。你可以看到一些特別納悶的人:韓國男生、澳洲女生、我… 我站在角落,看到一個時鐘,覺得很奇怪,人家看到我一直盯著,也很奇怪,就來問我看什麽。我說,爲什麽你的時鐘轉半圈是150,轉一圈是300,那個到底是什麽計算法?他們一個接一個,都是在那裡工作好多年的老臣子,包括經理,把我的問題傳來傳去,都沒有人懂。那個鐘,平時真的沒什麽人去注意看吧?!與其花時間在那裡,我們就走去對面拍Pigeon Valley的照片。

當天我最喜歡的一個點就是去一個小market哪裡試吃很多食品。Apricot seeds,pumpkin seeds,apricot chocolate,各種味道的lokum(Turkish delight)還有各類乾果,吃得很爽。第一輪一個男的招待過,繞了一圈,又有一個女的再次招待,爽到… 那時也有一點餓,所以那些食品真是來得合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後兩個點就是去Goreme Panorama照相。大家熟絡了也就比較好玩,會幫彼此拍照、一起合照等等。我很奇怪韓國男生爲什麽有單反但卻一直用手機拍照。“我的相機電池在Ilhara就已經沒電了。”好可惜!我用他的手機幫他照了幾張,有不錯的角度,我跟他說我也要,他就也幫我照。雖然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角度,但把照片放上FB后,竟然得到大家的強烈迴響,確實令我受寵若驚,呵呵呵。

同團的四個大馬人,都是uncle和auntie級的了。聽說他們也是認識不久,然後一起從大馬出發的。有兩個當晚就會坐巴士離開,另兩個還要去Georgia & Armenia繼續。他們出來旅行大約已經兩個月了。男的uncle來自檳城,但在吉隆坡工作。Green Tour結束過後我和Roberta在Insider Traveler辦公室那裡下車,順便詢問一下關於hiking的事,以及有什麽建議的路線。

“自己去hiking,安全嗎?”
“你是澳洲來的,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我們之前聽到一些不好的消息,所以問問看。”

好笑,似乎澳洲人都是很sporty、很不怕死那樣,和保守的亞洲人相差甚大。那個被我們詢問的人并沒有說很多嚇人的東西,然後大力推薦我們請導遊(每2小時60里拉),還算老實吧,我想。之後我和Roberta一起去她很推薦的小店Café Safak吃晚餐,我要了個Cheese & Spinach Gozleme(Turkish style crepe),7里拉,還不錯。那裡有無線網,所以我知道思帆到了Goreme,她說要去找我,我也就在café那裡等她。



後來,Roberta先走,我就問思帆隔天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hiking。她并不太有興趣,說她的鞋子不適合hiking,而我看得出她也是會擔心自己曬黑的那種人,所以我也不強逼,只說,你今晚可以慢慢想,要去的話,明早10點來這裡會面一起出發。我帶她上了Sunset Café那裡俯瞰Goreme夜景(同樣的事情,Jasmim早一天才為我坐過),她已經怕到要死了。老實說我不明白到底有什麽好怕,但每個人都有死穴,我也不想有什麽意見。

思帆先前訂好了Dream Cave Hostel,3晚24歐元,但對那裡很不滿意,說廁所很小,而且貓還會跑進房間。她問我說Junko那裡如何,我說那裡有三四隻貓,但只要把房門關起來就沒事。

“你說我是否可以去你的host家那裡洗澡?”
“不太好吧,你知道啦,日本人,他們心裡想什麽是比較難揣測的。”
“或許當她問到我住哪裡,我就說說那裡不太好的情況,或許她會主動邀請?”
“我不知道,但你可以試試。至少用這個方法,不算是你主動要求。”

她也想要坐熱氣球,問了好幾家似乎都蠻貴,至少不比Junko介紹的便宜,所以我就帶她回家見見Junko,讓她們自己聊聊。思帆走後…

“這個女生結婚了沒?怎麼一個人住在法國又沒工作那樣?”
“她是在台灣工作的,目前在法國休息,土耳其和希臘之後,錢大概花完了就會回台灣工作。這是她告訴我的。”
“哦,我看她好像有些事情不方便說似的,所以不敢多問。”

由於之前我說只在Junko那裡住三天,然後延遲一天過來,所以明天我就得搬出去,因為她說會有兩個日本女生過來。我說沒問題,確實不是她的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8: 20140510 – Hiking in Cappadocia

設了0615的鬧鐘。醒來後,往窗外看,怎麼沒看見熱氣球,不是今天又取消了吧?

反正醒了,就換衣出去走走吧。走著上山時,看到有熱氣球公司的人載顧客(其他tour不會那麼早出發),就繼續往上走。走到頂端,看到遠處真的有熱氣球,但都還沒開始飛。今天特別遲才開始,不懂爲什麽。【之後一天我也是六點多起床,就看到天空已經有不少飛著的熱氣球了】

人家都說,來Cappadocia一定要坐熱氣球,多貴都值得,是一種life experience。思帆之前也是有叫我陪她,但我并沒有說太熱衷。110歐元呢,可以慢慢花很久。而且對我來說,那也沒什麽太刺激的,不就是坐在籃子內慢慢升空而已?不像sky-diving那麼吸引我。我也不會那麼容易受人家影響,寧願把錢省起來,買來回Cyprus的船票。要從高處俯瞰美景,我去hiking的時候也可以呀,只是沒那麼高而已。


無可否認,熱氣球上升的那一刻,景色還是十分壯觀的。

臨走前遇到一個紐西蘭的女人,我幫她照相,她說她來自Dunedin。我嘗試想想育炫住那裡叫做什麽Bay了,但卻一直想不到。看完、拍完熱氣球,就回家收拾行李、煮早餐、準備午餐帶去hiking。0930那樣,Junko帶我去到她朋友的KosePension。那裡有dorm,才12.5里拉一晚。那種dorm的setting,也是我一個新的體驗。我約了Roberta十點在Café Safak見面。等著時,上上網,渡輪公司和Cyprus的host都回覆了我的電郵,看來已經萬事俱備,只欠一張巴士票而已。

我們十點多開始走。老實說,一個人走的話,我應該不敢去太陡太危險的地方,而且可能走走一下就懶惰了,停下來休息還是怎樣。有一個人一起,那個效果就特別不同。Roberta也是說,如果不是有人一起,她也會選擇比較安全的走法,先走一段公路,然後才開始進入小徑。

老實說,幸好有Roberta,因為我沒什麼方向感,而且所謂的hiking map,很多都是看了還是一頭霧水的,一路上的指示牌也不多,所以看到很美的structure,都不懂那個到底是什麽valley。走了大約一小時半,來到一個分叉口,我們不肯定要轉哪裡,我就說轉右吧,那裡的景色似乎不錯。轉了右,其實是死路來的,但也因為這樣,我們看到了可以去問路的人。


因走錯路而遇到Fatih及他的父親Ali,還有兩個捷克男生Lobus和Pet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走了過去,原來兩個是來自捷克的男生,他們在伊斯坦堡工作,所以會說一些簡單的土耳其語。遇到的當地人是Fatih和他的父親Ali,他們幫人家管理那裡的葡萄園。他們準備了茶、餅乾、橙,十分好客,還說沒吃完不可以離開。Ali雖然年紀大,但會說法文,除了我,其他人也都懂一點點。兩個捷克男生是Lobus和Petr(念“Peter”),他們搽防曬油的時候還被Ali揶揄,說這種事情女生做還okay,怎麼你們兩個大男人也做?

吃喝之後,Fatih剛好要到附近的地方視察,所以就帶我們一起走一段路,還參觀了他爸爸平時會去那裡休憩的石屋。老實說,聽了Junko說的東西,然後在hiking時遇到土耳其男人,難免還會怕一下,但由於有兩個捷克男生在,就放心多了。短短的相處或許不能深入瞭解,但至少可以憑第六感判斷,他們是信得過的,Fatih和Ali也一樣。和Fatih說再見時,他還叮囑兩個捷克男生要take care of the girls。很自然地我們之後就一起走了。我也很爽,因為我不需要看地圖、為走哪個方向而煩,跟著就是了,就算是走錯路還是怎樣,至少有4個人一起,沒什麼好怕的。有時有不肯定的分岔路口,他們也會先去探路,我也就不需要走冤枉路(是不是很懶,呵呵)。

聊著聊著,也才知道,兩個捷克男生也是住在Kose Pension的dorm!那麼有緣?!


設定錯誤的一張照,色調比較奇怪一點,不好意思。



我們走了好多地方,大家似乎都很enjoy。一路上也會遇到其他徒步的人(大多數是西方人,只看到一個獨行的亞洲男人,及有導遊帶領的三個亞洲人),見面時,由於大家來自不同的方向,所以都會交流一下、討論一下哪個方向會去到哪裡。有次遇到三個女人,其中一個說:是否去到哪個地方其實也不太重要,最主要是有享受那個徒步的過程。我十分贊同她的說法!

Petr也是說:“走在這些峽谷當中,真的很開心,這就是我們計劃行程時所想像的,應該比跟團去什麽博物館來得有意義。”

雖然我是不折不扣的亞洲人,但很多方面我還算是比較西式的,可能和我年輕時在澳洲念書有關,所以我也比較喜歡遇到西方人,至少沒人會覺得我怪(沒去那些很著名的景點)。另外就是,感謝我也去過不少地方,所以和他們聊起來的時候,并不會缺乏話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約兩點半,我們到了Kizilvadi Café,就坐下來吃午餐。我本來想說點果汁的,但看大家都興致勃勃要喝啤酒,也就跟大隊。老實說,我真的沒在大白天這樣的時候喝啤酒,還會擔心喝了等下我還走不走得動。啤酒,在日本稱biru,在土耳其稱bira,只有5%酒精。喝了一杯,我的肚子漲漲的,剩下的叫男生搞定。那裡有個類似洞穴的地方,老闆在那裡放了一些坐墊,我們就在上面躺著吹風,很懶那樣享受著。我坐在陽臺那裡,跟Petr聊完跟Lobus聊。

“你去過美國那一帶沒?”
“就只是夏威夷、加州、Arizona、Nevada這些而已。”
“而已?你怎麼可以旅行那麼久?”
“(我開始解釋)”



後來,老闆在下面叫我們,說他老婆開始栽種青椒和番茄的秧苗,問我們要不要幫忙,我們也就下去幫忙。我們出動,老闆年老的外母就得以休息。快手快腳弄完了,老婆婆來跟我們說謝謝,因為她真的很累,幸好有我們幫手。爲了答謝我們,老闆娘給我們泡蘋果茶和土耳其咖啡。由於有微微細雨,我們就籍著這個理由,在那裡多待一下。Petr說,他要在上去躺著。我們就都上去躺,我還差點睡著。夠力,呵呵。



休息够了,我們又繼續啊。老天對我們真的不錯,一開始要走,天氣就轉晴、太陽也出來了。走呀走呀走呀,六點半那樣終於回到了Goreme。我們約了待會兒一起吃晚餐,大家先回住宿洗澡。他們兩個男的速度都很快,我就比較慢,但并沒有慢到遲到。

晚餐我們在Fat Boys吃,大多數人都是吃pottery kebab,我點的是vegetarian的。那個位子,必須盤腿坐,那不是問題,但空間很小,坐我隔壁的又是197cm的Petr,我沒理由叫他坐過去一點給我位子,因為他的腳比我更加長。那也是個很pleasurable的一餐,我們繼續聊很多東西,尤其是澳洲(Roberta來自澳洲,Petr和我都在澳洲住過),我們也分享了很多在世界各國遇到的奇怪的體驗。Lobus知道我是念IT的時候,睜大眼睛很驚訝的樣子,他說他們那裡念IT的大概清一色都是男生。

那個Petr一直說要買香蕉吃,因為走了一天,他要補充magnesium。不懂為啥我聽了就忍不住笑,因為說到徒步,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香港的標仔,那個令我第一次徒步徒到腳軟的人。他瘦瘦但很壯,走多少都沒問題,反觀Petr整個壯男似的,今天的徒步并不比在虎跳峽背著大背包走那麼辛苦(因為我今天沒有腳軟的感覺),怎麼會很在意徒步過後要補充些什麽。我就是覺得好笑而已。



買了明天中午離開Goreme的巴士票,我約了Roberta明早見面,順便分享照片。回家的路上,兩個男的又要喝啤酒,但只是去超市買回家喝而已。回去之後,快快上網買去Cyprus的船票,并處理好我們之間照片的事。他們都比我早睡,看來我真的很強,哈哈。

後來聽說今天要去Junko家住的兩個日本女生最後沒去。但我覺得很多東西都是註定的。如果不是因為要搬出來pension住,我不會跟他們當dorm-mate,就可能拷貝不到照片,而且在Junko家那裡,我們只能用隔壁商店的無線網,十分不穩定,我也可能不能成功買到船票。

所以,真的是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good reaso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9: 20140511 – Goreme > Mersin > Tasucu

昨晚可能是冷的關係,睡睡醒醒,而且有人進出“大房”時,開關門都很不斯文。被吵醒時看看時間,哇,才凌晨四點多。

我六點那樣就醒了,兩個捷克男還在睡。多人間里大概共有6人吧。後來有個男的跟我說,如果昨晚太吵,不好意思,因為他們喝醉了。我說我還以為你們是凌晨4點多起來要去乘熱氣球。今天六點多,就看到不少熱氣球在飛了。前一天,差不多七點才開始飛。

兩個捷克男今天原本想要去Ihlara Valley徒步,然後在那裡過夜的,但最後改變計劃,只去附近的Love Valley,今晚再住Kose Pension。其實這個Love Valley,昨天Roberta和我也想去,只是最後沒時間去到。如果今天我倆不是得離開的話,或許我們四人可以再一起多hike一天,再來個快樂徒步日。

原本約了Roberta十點見面,但思帆建議我去她那裡看看,所以計劃又有一點改變。我先去和思帆見面,並把與Roberta的約會挪后。


托思帆的福,吃了一個免費早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思帆和Junko一起去見了那個經營酒店的朋友(Ali),晚上,思帆就搬去Ali的酒店那裡免費住了。她還很高興地發信息跟我說,Ali除了讓她免費住一個很不錯的房間,還不收分文地騎電單車載她到處逛,就好像別人花100里拉參加一個Red Tour那樣。那個Ali 知道思帆想要見我,還說可以去車站附近載我。去到那裡,又說如果還沒吃早餐的話,可以在他酒店那裡吃。

思帆:今天他說要騎電單車帶我走一般Green Tour的路線。
我:Green Tour的路線很遠一下的。這個人對你那麼好,肯定有企圖。
思帆:肯定有啊,他昨天已經說了,說要我當他老婆。
我:哇,那麼快!才認識你多久哦。
思帆:他還叫我留下來工作,我說我至少每個月要XXX歐元的薪水。他還說沒關係,我的錢就是你的錢。
我:那你還是小心一點咯。

其實我不是很明白思帆她是怎麼想的。如果說不知道那個人不懷好意,還可以理解,既然知道了,爲什麽還要接受他的那些免費住宿什麽的呢?在Safranbolu時,她也是約了一個男CSer出去,那個男的也是載她去了一些地方逛(那時我和韓國男生一起包車去的其中兩個點),但後來她卻跟我說,她覺得那個男生怪怪的。

老實說,我覺得某程度上,她也是想占人家便宜。類似的台灣女生,我之前在夏威夷上課也見過一個。雖然我不苟同她們的做法,但我也不想在她面前批評什麽,畢竟她是美女一個,有很多男人願意為她獻殷勤,她好好利用自己的美色,也算是“合情合理”。我不贊同,是我自己的事。



在酒店那裡,也遇到一個獨自旅行的香港女生。她旅行半年,才從南美洲過來,還可以住25歐元一天的房間,真的還不容小覷。我只是住一天12.5里拉的多人間而已。11點之前,我終於和Roberta見面了。拷貝照片之餘,提起昨天的徒步,大家依然津津樂道,看來我們都很享受那一天、那八個小時。

我的巴士是12pm的。從Goreme去到Nevsehir,必須換巴士,接著就一直走到Mersin。Nevsehir巴士上的服務也不錯,在吃喝之前還會給你洗手液給雙手殺菌。去到了Mersin,大約5點多,真正的挑戰終於開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我走進去車站看看有沒有諮詢服務台。沒有。就走回出來看看有什麽可以詢問的地方。有個年輕小子用英文問我要去哪裡,我就把簡訊上的一些名字讓他看。他英文參土耳其文那樣跟我對話,我聽到不清不楚,而且他的英文也有限,但他很熱心,積極找一些英文比較好的人幫忙。

很好笑,他會把“2 hours later”說成“2 o-clock after”。幸好我知道saat在土耳其語的意思是“小時”。和年輕人糾纏了一下,終於找到遇到一個英文比較好也比較年長的。他把我帶到寫有Tasucu的迷你巴士前,跟司機說了一下,我也問了價錢,面貌慈祥的司機就帶我到車後把行李放好,之後我就乖乖上車等。車開了,看到司機不是剛才那人,還四處尋找他的臉孔,原來他有跟車,并一路負責安排乘客座位、為人提東西、扶老人上下那樣。他還特別給我水喝,其他人并沒有。當時我還想,難道連這裡的迷你巴士也會有給水喝那麼高級?

到了某個地方,原本的司機下車,然後換他當駕駛員。



那程迷你巴士,也搭了整兩個小時,海岸線就在左手邊。那是地中海,今晚我即將跨越的地方。之後我不懂到了哪裡,大家都下車,他也叫我下車。到車后拿了行李,他指著一個也是剛下巴士的男人,叫我跟他去搭dolmus到碼頭,然後把2里拉塞給我。我錯愕!從來沒人塞錢給我搭車!2里拉而已,我怎麼會沒有,爲什麽他會想要塞錢給我!?當時沒時間想太多,就聽他的話,跟另一個男人到路邊去等dolmus。握著那2里拉,我當時的心情很澎湃,為那份人情味深深感動。

等著dolmus說,那個男人問我是不是也要去Cyprus,我說是。原來他也是同路人。他說他叫Mehmet,不過不太懂英文。車來了,我跟著他上車,我要把2里拉傳去前面給司機時,他比手勢說“不必,等我來”。就這樣,在他的帶領下,我終於去到了我得去那裡拿票的船公司。工作人員叫我們10點回到那裡集合。那時才大約8點,在船公司搞定了一切,還有兩小時。他帶我在附近走了一下,問我去吃東西好不好,我說好,因為我也餓了。

去到那裡,都是土耳其文,我都不明白。我就說我是vegetarian,然後他們帶我進去店裏面,說可以吃這個spinach,我也就說好。食物被捧來了,我奇怪爲什麽只有一個飯,原來那些東西全是給我的!!我問他你不一起吃嗎?他說他抽煙及喝啤酒就够了。我就一個人在那裡慢慢吃。吃完了,他又點了cay(茶,印度說的chai),問我要不要,我說不要,因為喝了晚上會睡不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距離10點還有很久的時間,我們就開始聊天,最後演變成他叫我很多土耳其文。我很好學地把東西都記錄在手機里,然後複習。我去上廁所時,店員把碗碟都收掉,而他好像也把錢付了,因為之後離開時,他都沒付錢。10點開始,船公司就用小巴士把乘客和行李分批載到碼頭,然後在那裡又繼續等。11點多過了關,才得以上船。來自Atlanya的Mehmet除了熱心幫我,對一對阿拉伯夫妻也一樣伸出援手,是個好人。

過關時,官員也問了我不少問題。去Cyprus幹嗎?去多久?去北部還是南部?結了婚沒?你的工作是什麽?哪個是你的surname、哪個是你的first name等等。我還擔心了一下,直到他拿起蓋章我才鬆了一口氣。過了關,Mehmet沒上船,我也就坐在一旁等他。那對阿拉伯夫妻也面對官員重重的刁難,Mehmet把他的行李放在我坐的地方,就跑去幫他們了。我就在那裡幫他看管行李。不知不覺,我們就變成了4人行,都會一起。



上了船,還有驚訝一下,原來船內就是那種設置。有老虎機、還有桌子可以讓你喝茶看電視。上船前我還一直奇怪,爲什麽沒有寫座位號碼的?把行李放在一旁后,Mehmet帶我們到一個比較陰暗的地方,他說可以在那裡睡覺。我找了最後方有三個座位連在一起的地方,把書包當枕頭,很快就睡著了。睡著睡著,還把鞋子脫了把腳放上去比較舒服。位子有限,不太能把腳伸直,那時我迷迷糊糊覺得幸好我并沒長得太高!(前一天還跟捷克男說,我以為自己會有至少170cm但卻沒有)

根據買票時的資料,船應該在12am開始行駛,歷時8小時才會抵達。我躺下來時,覺得船好像并沒有在航行,但又想,可能是船太大太穩了,所以才感覺不到。不理了,還是會周公比較重要。

在土耳其獨自旅行已經超過一個禮拜了,漸漸發覺,我已經越來越不擔心什麼了(真正進入了旅行的狀態),因為我知道,在需要的時候,天使總是會出現。在家裡計劃著的時候,總會擔心一大堆不必要的。都是要上路了,才知道一切都不是問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0 - 20140512: Reach North Cyprus

為這一篇文章寫題目時,還猶豫了一下,因為Cyprus一分為二,北部屬於土耳其,南部屬於希臘,頗為“複雜”,也是吸引我來的地方。

話說我戴上了眼罩,睡得還蠻不錯的。覺得“似乎够了”,打開眼罩,全部人都不見了,大家都已經醒了、到外頭去看風景。翻開窗簾看,有美景呢,就也快手快腳走出去,然後看到Mehmet和阿拉伯夫婦都已經在那裡了。

那時的時間已經是超過八點了。根據時間表,應該是凌晨12點開船、早上8點抵達的。

“昨晚船在4點多才開。”
“(驚訝)真的嗎?”
“你一上船就睡了,(哪裡會知道哦)!”
“(不好意思)”


Mehmet、阿拉伯夫婦、我

過了關,已經是九點半了。我發簡訊給這裡的主人,Emre,25歲的學生,告訴他我到了。原本他是說,他9-12點有課的。我希望8點就可以到,但卻事與願違。

Mehmet和我都順利過關了,但阿拉伯夫婦又得花很長的時間。Mehmet沒有離開,在那裡等他倆。據阿拉伯男生說,他都已經在南Cyprus住了15年,不明白爲什麽過關還會那麼麻煩。我想可能就是因為,他住的是南部而不是北部吧!

Emre回覆了我的簡訊,他說課取消了,可以來載我,我就在那裡等他。我們終於在十點半那樣見面了。騎著電單車回家的途中,他說他在某間酒店當接待員,昨晚當夜班,今早放工了到碼頭看,但我的船還沒到,接著就去大學上課,但講師因為有些突發的會議,所以後來把課取消了。


抵達Cyprus的Girne(土耳其語)/Kyrenia(希臘語)碼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們回到家,聊了一下,他說他得去睡覺,然後下午3點還有一堂課。我就自便,也有很多東西需要處理,畢竟前幾天在Goreme很hectic,網絡又不穩定。這裡是學生住的地方,無線網是肯定有的。同住的還有一個土耳其男生Ahmet及他的女友Kaya(來自法國的交換生)。和Kaya一起吃早午餐,她很不錯,也看得出他倆都是很好客的人。

“不好意思,我的到來打擾你們了!”
“別這麼說,根本沒有。難道有人跟你說,你打擾了我們?”Kaya很concerned地問。
“沒有沒有,是我自己說的而已。”

Ahmet之前在韓國當過交換生,離開之前把腳車賣給一個大馬男生。那個男生還問Ahmet,你的腳車還那麼新,真的賣如此便宜嗎?所以Ahmet說,他對大馬人有不錯的印象。


他們這裡有很大的露臺,我想家裡和露臺的比例大概是一樣的吧。

我把最後僅剩的白咖啡給了他們。其實一路下來把我帶的“紀念品”給土耳其人,他們都覺得跟他們的即溶Nescafe沒什麽分別,直到遇到Kaya,她才是第一個說很好喝的人。對土耳其人來說,他們的土耳其咖啡還是最好的,因為那才是他們的“最原味”。就好像不管去到哪裡吃咖喱面,我還是覺得家鄉巴剎那檔胖阿姨的是最好吃,只因為那是我最熟悉的味道。

明白了這點,也就不會感到失望還是怎樣。

今天整天,我就是待在家而已,也是時候把很多pending的東西弄好,也才有時間察覺我的船票真的是“買貴了”,有心疼一下。Emre睡過時間,三點多才起身,就索性繼續睡,傍晚那樣才起身,然後跟我說 good morning。原本想說吃了晚餐我們到外面走走的,但在家裡聊天聊得太起勁,就取消了到外頭的計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離開大馬之前,是想從Alanya坐船來Cyprus的,但在Goreme時,發覺從Tasucu坐,更加便宜,所以就選擇了後者。以為自己很“醒”,爲了省錢還直接買了來回票。坐了船過來,才驚覺,如果直接在船公司櫃檯買,來回一共只需要TL150。那個代理公司還賺不少,一張票賺14歐元,可怕。【其實只需要付52歐元的,我在網上買卻付了80歐元】但如果不是先在網上訂,根本也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去到碼頭。代理在刷了我的信用卡之後,發了簡訊跟我說,幾點幾點要在哪裡換票。我把簡訊給跟我溝通不太到的人看(看重要名詞),他們也才懂得教我如何搭車。跟著票上的網站地址找,那個公司之前明明跟我說他們的船沒有走。算了,就當做是一個lesson learned,之後還得搭幾次船呢,希望可以不再花冤枉錢。在Goreme時,真的沒什麼時間上網查看資料,而且網絡又不可靠。不過花了冤枉錢,總是會有一點心疼~~



Emre雖然才25歲,但我看他的profile,知道他不是那種年輕幼稚,反而是頗有國際觀的年輕人,聊了之後發覺我之前的直覺并沒錯。我們對很多事情都有相似的觀點,他的工作經驗教了他很多東西。不說還不發覺,原來他現在也和我以前一樣,full time工作的同時也full time念書。他也分享了之前去美國work & travel的經歷,還有一些過往接待過的surfers的故事。

Cyprus陽光普照,接下來的幾天都會是好天氣。這裡的氣溫也都比土耳其高一點,或許因為這裡是南部的關係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1 - 20140513: Kyrenia/Girne City Centre

原本Emre說,今天開始他上回day shift,早上可以帶我到一些地方,可是等到11點,他都還沒醒。我想,剛剛從夜班換到day shift,應該也需要時間適應,所以就沒有吵醒他。

對了,這裡住了3個學生:Emre(土耳其男)、Ahmet(土耳其男)、Kaya(法國來的交換生),他們都是在Girne American University念書,而且都是念關於business management之類的課程。其實他們都是CSer,只是目前主要是通過Emre來“接客”。

11點多那樣,Kaya要去學校,我就跟著她出去,因為不曉得怎麼從家裡走到巴士站、怎麼搭巴士到市中心。這裡的巴士沒什麽系統的,每個站沒有站名,所以有點難度。我跟Kaya要家裡地址,她又不清楚,而且她趕時間,我就沒有多問。到了路口,她說這輛巴士可以去到市中心,我就上去,然後跟著大夥兒下車、付錢。

到了市中心,先去資訊櫃檯,拿了地圖就跟著那些點逛。其實那裡也不是很大而已,我這種慢吞吞的人都不需要太久的時間。


Girne/Kyrenia strand & harbour - view from Girne/Kyrenia Castle. FYI, Girne is Turkish name; Kyrenia is Greek name. Cyprus is a country where the north belongs to Turkey, whilst the south belongs to Greece. Therefore, the people from North Cyprus are "Turkish Cypriots", the people from South Cyprus are "Greek Cypriot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中我花了最多時間的應該是 Girne/Kyrenia Castle吧,然後就在小巷鉆。很奇怪那裡的回教堂,竟然可以讓我脫了鞋就進去餐館,那時還碰巧是祈禱的時間。通常,必須要把頭用頭巾包著才可以進去的,伊斯坦堡那些著名的回教堂都有這樣的規定。

後來到了一間叫Cyprus House & Carob Warehouse的地方。找著它100號的門牌時,有一個男人招收跟我說“就是這裡”。他坐在寫著餐廳名字的椅子上,我以為他是餐廳的工作人員,原來他是在博物館工作的。他問我是不是學生,我說不是,但他說,我收你學生價就好。普通價5里拉,學生價2里拉。我省下了3里拉(相等於馬幣4.5)。

博物館不是很大,三層而已,我從上面開始逛,當時那裡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其他參觀者。逛到最低層,還在樓梯,他就問我說是否需要幫我照相,我說不必。後來他跟我說話、問我很多問題,逛完後我就索性坐下來跟他聊。他問我要不要茶或咖啡,我說茶好了,他就開始泡。可能他一個人在那個沒什麼人的地方工作,真的很悶,呵呵。

他把名片遞給我,跟我說,他的名字叫Elvis(其實是Erbay)。他的名片後面還有貓王的照片,衣服上也寫著Elvis,看來他應該是貓王的粉絲。接著他又把他收集的貓王照片拿出來給我看。除了貓王的照片,他在飲水機旁邊也放了他爸爸的照片,還說,他老人家9個月前因為糖尿病而去世了。那裡風涼水冷,很舒服,而且3點就關門,沒其他人來,所以我也就在那裡哈啦,順便休息一下(外頭的陽光很猛)。Elvis幫政府打工已經有十多年了。首12年是在Girne Castle的售票廳,近2年換來Cyprus House,工作更加輕鬆。

他還說,我要參觀哪裡的話,跟他說一聲就好,他打個電話去給朋友,都可以免入門票。


Visited the Cyprus House & Carob Warehouse. Erbay (he calls himself 'Elvis') charged me student price even I said I'm not a student. After my visit, I sat there chit chatting with him, since there was no other visitor. Firstly, drank tea; followed by Magnum double chocolate ice cream (3.25 Lira); then durum+ayran (12 Lira). I left the place with a full stomach. He's my first Turkish Cypriot friend. I'm his first Malaysian fri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喝了茶,他到附近的小店買了一支Magnum double chocolate雪糕請我吃,後來還叫外賣。所以,我在那裡基本上吃到飽飽才離開。

我原本想說,接下來就搭車去Nicosia/Lefkosia好不好,但他說,你現在去,很多地方(博物館)都關門了,所以我就取消計劃。離開Cyprus House之後,就在附近走走而已,偶爾跟人家搭訕幾句、聊一下。遇到的人都說,Kyrenia是最好的地方了,其他的都比不上。但老實說,我還覺得它有一點悶呢。很多人坐在可以看到海的碼頭邊喝酒吃東西,但那些地方都是比較貴,我不會去如此享受。

其實之前也遇到一個他說他在英國住了好多年然後回來Cyprus的男人。他指著地圖跟我說,這裡那裡很漂亮,上次他駕車去。我說你駕車當然不同,我一個人沒理由駕車的,而且我連駕駛執照都沒帶過來。講真,這裡確實比較適合自駕,因為公交系統也沒有太好。

好了,想要回家了,但卻不曉得該怎麼回。我連自己住那裡叫什麽都不懂。

找了個巴士亭坐下,發信息給Kaya,然後等她的回覆。由於有免費的無線網,我也同時Whatsapp給Emre,看誰可以給到我比較及時和正確的資訊。坐著坐著,旁邊一個男人開始跟我講話,但他不會說英文,我就說“bilmiyorum Turkish”(“我不懂土耳其語”的意思),但他還是鍥而不捨地想要聊下去。我是沒什麽心聊的,一直盯著電話看有沒有收到回覆。

他到對面超市買了兩罐可樂回來,給我一罐,我沒有馬上喝。後來他說要去吃東西,反正在等著,我也有點餓,就去附近餐廳點了一個素的casseroles。那個餐廳的工作人員突然變成了我們之間的翻譯員。點了餐,餐還沒來,他就說他必須開工所以得走了。他離開之前,還幫我付了錢。好奇怪的人,怎麼大家都很喜歡請我吃吃喝喝?


那個請我吃晚餐及喝可樂的男人叫Weli。

吃著時,終於收到Kaya的回覆了。她說,你就跟司機講“靠近Lavash的Simit Sarayi”就可以了。這些都是店名。Simit Sarayi就好像Secret Recipe那樣,到處都會有的連鎖店。Lavash好像也是一間店的名字。這種搭車方式還真的蠻有趣。上車之前,我把電話的GPS開了,track看回家路線是怎樣。其實很容易而已,只是之前Emre用電單車載我,我才什麽都不懂。下了站,走路回家也很順利,沒有迷路。

Ahmet和Kaya已經在家,但他們在學校似乎發生了一些事,Ahmet去了一趟醫院,臉色不太好,攤在沙發上很累的樣子。他們有兩個朋友來一起吃飯,吃完就走了。Emre 12am 放工,回到家時已經是大約0022了,我還沒睡,所以我們聊了一陣子。

“我昨天下午四五點才起身,晚上睡了一下,凌晨三點就醒了。早上七點又再開始睡,所以9點多起不來。”他解釋。

其實沒關係,我自己出去走更好,至少我不會感覺到壓力,畢竟他們對那些地方都已經很熟,可能還會覺得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2 - 20140514: Lefkosia (North) and Nicosia (South)

昨晚已經跟Emre說了,我今天會早一點出去,大概是9點那樣。我出門時,他們都還沒醒。

Emre是跟我說,可以hitchhike到Lefkosia/Nicosia的,但我試了一下子,就放棄了,而且有巴士跟我響笛,我就上車了。我說我要去Lefkosia/Nicosia,司機就把我放在車子聚集的地方。去Lefkosia/Nicosia的路程,大約是40分鐘。我目前住在島的北部(Girne/Kyrenia),Lefkosia/Nicosia是在島的中部,也是南北Cyprus過境的地方。


一個地方,兩個名字(土耳其語、希臘語)。

到了那裡,依然是先到資訊中心,但那裡的工作人員態度很差。雖然沒有其他人,但她好像趕不及要結束對話那樣,而且還說我的馬來西亞國籍不能過境。我之前已經查看好了的,所以蠻有信心是可以的。她就不屑地說,那你就去碰碰運氣吧。總之,我對她印象不好。其實從資訊櫃檯(Girne/Kyrenia Gate)那裡直走,大約10分鐘就會抵達去南塞浦路斯(South Cyprus)的邊境,但我選擇先跟著地圖逛逛一些景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Samanbahce Quarter - The first social housing project in Cyprus. The project consists of 70 terraced houses, and were built in nine groups on rubble stone foundation, bonded with mud walls. The door numbers of the houses are written in old Turkish language. The hexagonal fountain located in the centre of the quarter used to be its water supply.

我去的Lefkosia/Nicosia那一帶其實是古城,但所謂的新城也沒什麽特別,就是城市一個。古城裡頭有不少老舊的建築物,我個人覺得還蠻有味道的。去到Samanbahce Quarter,有一些女人與小孩坐在屋外,但我們卻溝通不到,只能跟彼此笑笑。突然出現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一副businessman的裝扮)經過,他會說英文,跟我打招呼并當場聊了起來。他還說謝謝我願意到他們的地方觀光、感謝我支持他們,因為他們是不被United Nations所承認的。其實,我只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過來,并不抱任何政治立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是一些good-to-know的資料:

“Cyprus gained its independence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in 1960. Despite a constitution which guaranteed a degree of power-sharing between the Greek Cypriot majority and the Turkish Cypriot minority, the two populations – with backing from the governments of Greece and Turkey, respectively clashed in 1974, with the end result being the occupation of the northern and eastern 40% of the island by Turkey. In 1983, the Turkish-held area declared itself the "Turkish Republic of Northern Cyprus". So far, only Turkey recognizes the TRNC, while all other governments and the United Nations recognize only the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Cyprus over the whole island. The UN operates a peacekeeping force and a narrow buffer zone between the two Cypriot ethnic groups. Fortunately, open hostilities have been absent for some time, as the two sides (now with the growing involvement of the European Union) gradually inch towards a reunification of some sort.” (Source: http://wikitravel.org/en/Cyprus)

後來去到Arabahmet Quarter附近,遇到了一群大學的人。他們來自土耳其,當天就回搭飛機回國。帶他們四處走的是一位學生,和Emre他們一樣都是來自Girne American University。他們知道我一個人旅行,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似的。走著走著,看到一間屋子外頭有不少人,我走過去時他們跟我小小,然後邀我坐下來喝茶。


Arabahmet Quarter - Its narrow streets, its houses with bay windows, its doorways with low archways and wooden entablatures, the quarter attracts much attention from tourists. Most of the well-preserved houses were builtin the late 19th and 20th centurie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更多旅游资讯
【全马找吃】那些只有在云顶可以吃到的美食 | Harry Ramsden的炸鱼薯条
以旅费不超过RM800,完成了我的3天2夜雅加达之旅!
菲律宾让人震撼的景色:站在巨人手掌上看风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221888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