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9544
查看
93
回复

[欧洲综合] 土耳其及塞浦路斯(Cyprus)22天。在路上的旅遊日記。【完】

[复制链接]

楼主: 我不是你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Tea or Turkish coffee?”這是很普遍的開場白。男的女的都會這樣問你。由於兩樣都不適合,我會說我有水,喝水就好,但女人很貼心,她遞來果汁,然後再來開水和餅乾。男人興致勃勃地叫我給他們拍照,我也就幫他們拍。女人叫我坐久一點的,但我還想去南部,所以不能久留,道別了就走。

雖然如大家所說,Lefkosia那裡“都只是建築物”,但還不錯啦,撇開那些破舊不看的,有的還真的很美。至少我本身覺得還不錯。逛完了,就跟著箭頭走向Lokmaci Gate,在那裡過關。老實說,我這次來塞浦路斯,最主要就是體驗一下這個“一國兩制”和“過關”。很無聊吧,呵呵!不懂爲什麽我就是喜歡那種感覺。曾經試過的地方有:大馬/泰國;寮國/泰國;越南/柬埔寨;印度/巴基斯坦。就這樣,沒記漏吧。我很喜歡看看兩邊地方的分別。


在Lefkosia/Nicosia從北部過境到南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4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總結一下我察覺到的分別吧:

1)一抵達北部,就有資訊櫃檯;至於南部,要走好遠才找到資訊櫃檯。
2)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北部的地圖,因為他們把名字都寫上;南部的地圖,只有號碼。
3)北部花的是里拉(馬幣的1.5倍);南部花的是歐元(馬幣的4.5倍)。
4)一進入南部,就看到熟悉的KFC、McD、Starbucks。
5)在北部,上廁所是要給1至1.5里拉;在南部,公廁是免費的。
6)在北部看到的烘焙食品是simit之類的;在南部看到的則是puff、doughnut那些。
7)旗幟不同,但這是正常、不出乎預料的吧。
8)出入境北部,官員會在護照上蓋章;南部就只是看看你的護照而已。
9)南部有固定的巴士時間表供參考,也有導遊帶你遊走古城。這些在北部都沒有。
10)南部有垃圾分類,北部沒有。

另外,兩者的共同點是:
1)大家售賣的紀念品都是大同小異,價格也不相上下。
2)兩邊的人們未必都明白英文。我是學了一些土耳其語,但卻還沒學到任何希臘語。
3)兩邊都有在售賣blue evil eyes。


南塞浦路斯(South Cyprus)的市中心

去到南部、找到了資訊櫃檯和拿了資料,我已經覺得有點累了,就找地方做下來休息一下。看到有烘焙食品店,去買了東西吃。收著收著已經快9年的歐元,終於又出動了。當年去荷蘭,我還剩下大約歐元兩百多塊。休息時上一下網,收到思帆的Whatsapp,發來了一張坐熱氣球的照片。我記得她是星期一乘熱氣球的,今天已經是星期三。

我:Where r u now?
她:Still in Goreme.
我:Changed your ticket?
她:Yes. I also changed room. The big one.(我猜想她應該是說搬到比較大間的房間)
我:Later you also change mind to marry him.
她:No I won't!!!
我:If won't, don't take advantage of people la.

就這樣,她沒有回覆了,是被我說中了吧。其實Junko也是有問她是否要去她那裡住,而她竟然選擇了去土耳其男人那裡免費住,接受人家一切恩惠,還不是貪小便宜,我真的不懂是什麽。算了,反正也不關我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根據諮詢台給予的資料,逛了一下,感覺“幸好沒有太多地方”。有些博物館我去到,也差不多要關門了。到了售賣許多新鮮蔬果的市集,一個男人跟我打招呼,然後擺姿勢讓我拍照,我也就幫他拍。拍完,他剝了一粒橙請我吃,我還說,你的橙,皮那麼厚,肉那麼少哦!吃完橙,他跟我說哪裡可以洗手,我洗手回來,他再賞我琵琶,但叫我先拿去洗了才吃。


謝謝他的橙、琵琶和蜜瓜。我就只是幫他拍了一張照!


市集附近有好多在下棋(Turkish Tavla)的男人。

吃完琵琶,他再把一粒他稱之為melon的蜜瓜(我覺得是蜜瓜)放進塑膠袋,然後把塑膠袋掛在我的手上。我只能不斷道謝。走走走,走到Famagusta Gate,那裡也是Municipal Cultural Center,目前裡頭展示著一所中學的學生作品。外頭很熱,裡頭很涼快(雖然沒有冷氣或風扇)。我逛完了,就在那裡坐下來,因為那裡的看守員又開始跟我講話。他是首個一猜就猜對我來自哪裡的人。他說大約兩星期之前,也是有五六個大馬人在那裡出現。

其實塞浦路斯有不少漂亮的海灘,但老實說,我都沒啥興趣。要下海,我通常只想潛水,然後就得費很多精力和時間處理那頭頭髮。所以我對山比較有興趣,但問了關於Troodos Mountain,但在weekdays去那裡的巴士很少,weekend比較多,但也就只是那麼兩班。看來我這一次應該不會怎麼游到南塞浦路斯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離開南部過境到北部前,去找了那間售賣很多亞洲食品的店,用2歐元買了10包越南快熟面【後來有個住在丹麥的朋友說,這種價格超便宜】。才出來十多天,不懂為啥我已經很想吃湯麵了。我的東方肚子呀~

原本想坐巴士回Girne/Kyrenia的,但車滿,司機叫我去別邊搭shared taxi(比巴士貴0.5里拉)。兩者的最後一班車都是7點,沒有固定的發車時間,人滿就走。我回到了Girne/Kyrenia市中心,再慢慢步行回家。走路的話,費時大約半小時,但如果熟悉了、不必查看GPS,或許25分鐘就行。只是沒想到,回到家了卻沒人在。我發簡訊給Kaya,她說他們大概9:30pm會回家,我也就在樓梯那裡等,但沒告訴他們我已經回到,免得他們特地趕回來。


北塞浦路斯 (North Cyprus)Lefkosia 的一些古老建築

對面的鄰居還不錯,開門問我是否需要幫忙。我說不需要,就在那裡等好了。鄰居家似乎養了一隻貓,在他們回來之前,那隻貓還想要過來和我排排坐一起等,嚇到我,馬上把它趕走。

坐在屋外,好處就是接收得到屋子裡頭的無線網。我在那裡查看電郵什麽的,也不算浪費時間。突然間,收到瑪莎魯發來的信息,他說他那裡已經凌晨三點了,可是他才剛剛回到家。從早上八點多工作到凌晨兩點,他說他快累死了。其實之前他跟我說,他有個同事中風了,看到這種情況,他自己也有一點怕。我說,你應該為自己設一個底線,這樣的日子長久下去,對健康會造成很大影響。雖然這樣他每個月的薪水都很多很多,可是不值得呀!有時我也不想講太多,就說,那你賺了很多錢下次就再請我吃東西吧。事實上,不做這些OT,也已經請得起我。

在他說很累必須去睡覺時,Kaya和Ahmet也回來了。他們今天的心情,相較昨天似乎很好。他們知道我等了很久,十分不好意思,還問我爲什麽不說我已經到家了,那他們就會快點回來。Ahmet今天跟我分享了一些他CS的經驗。他說之前有個日本大阪的女生,發邀請給他說要host他,但提到說家裡很小,必須share the bed,他很猶豫不懂該去不去,而朋友們都叫他不要去,但他最後還是去了。

“她的profile也就只有一張照片。我原本擔心會不會睡到一半被她襲擊,但碰到面時,看到她個子很小,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有什麽特別的事情發生嗎?”我和大家一樣很好奇。
“沒有。同睡一張床,但一人轉一邊,什麽都沒發生。幸好。”他說他的朋友們也很關注這點。
“確實有點奇怪,那個是日本女生呢!”我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買了的那些快熟面,原本想說晚餐吃的,但回到家卻進不了門。洗好了澡,上網時覺得怎麼好像很餓的樣子。我竟然在快11點的時候,決定煮一包來吃。那麼遲還吃東西,有點罪過,但吃了卻覺得十分有滿足感。

我還真的從不知道,自己那麼喜歡湯麵!(其實在日本的時候,我差不多天天都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3 - 20140515: Chit Chatting Day (Kyrenia/Girne Harbour)

在這裡的日子,不曉得爲什麽總是0600那樣就起身了,可能是陽光照進來的關係。這裡的日出大約是0545,日落大約是1945。

七點多,Emre就穿著工作服出來了。奇怪,他不是4pm才開工的嗎?他說經理昨晚突然叫他換shift,所以今天是做8am-4pm。沒有上課。

兩天沒寫旅遊日記,今天很想寫,不然很多東西堆積著,感覺很不好。況且昨天去了兩個Lefkosia/Nicosia,也有點累。我在家把一切搞好、再加上吃了簡單的早餐午餐(午餐盒Kaya及Ahmet一起吃)、品嘗了昨天市集的人送的蜜瓜(好甜!)、找接下來的沙發等等,出門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我走了半小時到市中心,然後去郵局問問寄明信片的郵票價格。原本有想說,好不好就不寄?因為要省錢嘛,但就寄幾張給那些真的很珍惜的人啦。尤其是我曾經答應過瑪莎魯我去到每個國家都會發給他,不想食言。其他那些沒有確切答應過的,就沒問題,不需要每個國家都寄,呵呵。

詢問之下,寄去日本、大馬、新加坡這些,都是0.8里拉。這裡是有地區之分的,寄歐洲的話會便宜一點點,0.75里拉。買了郵票,就去買明信片。老實說,明信片都沒有特別美,我不是很想買的,因為我自己拍的照,都比他們的照片美。

走著走著,很熱,又不懂要去哪裡,就走去Cyprus House那裡。我記得Elvis說,星期四那裡開到5pm。去到那裡,另一個工作人員也有在,我們三個就坐在隔壁餐廳的桌子那裡,點了cay(茶),享受著海風,聊天。那裡剛好沒被太陽曬到,很涼爽。在那裡哈啦到博物館關門、他們放工,我就離開了。


坐在Cyprus House前,一眼望去的景色

亂走了一些地方,為我的寶貝相機“乾洗”了一下(好久沒有好好為它去塵了)、把明信片都洗好了,就去海旁坐著,想說等等看會不會有不錯的夕陽。面對著地中海,我就想,相比那個工作到凌晨三點才可以回家、每天睡眠不足8小時、偶爾週末週日還需要開工的瑪莎魯,我這樣在休息中再休息的人,是不是很說不過去?

那時我戴上耳機在聽歌的,然後有一個男人來問我來自哪裡。我沒打算和他聊太多,只是禮貌上就回答他的幾個簡單問題而已。我說了我來自哪裡,然後他說,他剛才在別處看我,以為我是來自菲律賓的,所以就想過來講話,因為在他印象中,菲律賓人都很友善。知道我來自馬來西亞,他也說得出前首相馬哈迪的名字。

我問他那他從哪裡來,因為他看起來不像是土耳其人。他給了我幾個選擇猜,但我沒猜中。原來,他來自巴基斯坦。我想他應該不曾預料到我曾去過巴基斯坦,並且被巴基斯坦人很好地對待過。有了共同話題,就更加容易聊下去了。我聽了他的故事,再次覺得自己很幸運,雖然關於這一點,我已經知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名字叫Mustafa,今年28歲(1986年生),在Cyprus工作已經有5-6年。十年前,也是他18歲剛念完中學的時候,他的爸爸因為心臟病和糖尿病去世了,當時才40出頭。他一共有9個兄弟姐妹,7女2男,繼姐姐之後,他排名第二,所以必須扛起整個家庭的負擔。很慶倖,到目前為止,其中四個女的已經嫁人了,最小的妹妹,明年也開始升上學院。其中一個妹妹念醫科的,但還沒畢業。

他一開始以旅遊簽證來到北塞浦路斯,然後在朋友的牽線下到了南部非法工作,但那裡抓得很嚴,沒辦法之下又回來北部。那個介紹的朋友就很好賺,幫他從南回到北,就要了他10,000里拉。後來,在北部找到了酒店的工作,酒店就為他申請工作準證。算一算,在這裡的日子也快五六年了。他說,在這裡的日子十分沉悶,沒太多朋友,而同事之中,那些土耳其人都不喜歡他這種國外來的人。至於回家,那麼多年才回過一次,但每個月都會準時匯錢給家人,及打電話回家。

“以前在Greek side我有一個荷蘭籍的女朋友,那時的感覺還比較好。但來到北部,這裡的女生都比較現實,都要找有錢的,而且我又是巴基斯坦籍...”



我斗膽問他,在這裡工作的薪金如何。他說,他每天工作8小時,一星期休息一天(有時還沒得休息),酒店包住包吃,每月可以得到1,300里拉。聽到的時候,我真的是睜大眼睛確認說真的是1,300里拉而已?他沒有念大學,沒學歷,只能做簡單的工作,拿這種薪水或許並不稀奇。聽他說,他有些朋友在餐館工作,每天14-15小時,每個月也只是得到1,500里拉。

在這裡,他除了工作就是休息而已,沒喝酒抽煙、沒賭博、沒女朋友、就算放假也不會到處逛,只是花錢打電話回家和買些衣服,每個月都可以存到1,000里拉。他說,500塊美金,他家裡就可以用3-4個月了。我聽到時也覺得有點難以置信。

“我回巴基斯坦的話,沒問題,但要從哪裡再來,就很麻煩了。”
“爲什麽?你不是有這裡的工作簽證嗎?”
“巴基斯坦不承認北塞浦路斯,而且所謂的簽證,並不是一個sticker那樣,只是在護照上寫了一些字,什麽file number多少,基本上沒人會明白的。就好像你說,在巴基斯坦時,和你一起的朋友經常會被警察刁難。”
“他們也就是要錢吧!”
“是呀,他們會要大約1,000美金那樣。”
“1,000美金也太多了吧,難怪你寧願不回家。”

其實,當他說到一個人在國外工作的心情,我哪會不懂呢?其實不是那個國家好不好的關係,大部份的寂寞來自家人及最好朋友都在遠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很客氣,說要請我吃飯。我說你不是說酒店包吃嗎,怎麼還要吃?他說他五點多吃了,不餓,但我可能餓,他要帶我去餐館吃晚餐。其實下午五點多我也吃了兩個麵包,那時不餓,但就算餓,我也不會想要他請我吃什麽。他應該把錢省下來給家人,不是花在我這個陌生人身上。不吃飯,他想要請我喝水,我讓他看我包內還有礦泉水,但他堅持,那好吧,我就要了一罐小罐的果汁。後來我們買了水和一包Lays,繼續坐在海旁聊。

聽了他說的東西,我想起去年我離開巴基斯坦時,給當地朋友留下的一些錢(那些他花在我身上的錢)。我更加覺得我當時做得沒錯(雖然他打電話來“罵”我)。


晚間的Girne/Kyrenia Castle

聊著聊著,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突然接到Emre的電話,問我怎麼還沒回家。他以為我發生了什麽事。我告訴他,我就快回家了。我原本想說再走半小時回家的,但Mustafa說其實我可以搭GAU(Girne American University)的免費大學巴士回家。他也要搭,但會比我先下車,所以他就帶我到那個上車的地方等。

他說很高興可以和我聊天,不然他在那裡沉悶、缺少朋友分享和分擔的生活,真的令他想過要去自殺。我不曉得我自己是不是真的那麼有影響力,但我相信我是會給到他一些正能量的。他說想要和我保持聯絡,但他對網際網絡這一塊是不太懂的。我只留給他我的電郵地址,說你若學會了使用電郵,可以發電郵給我。等著巴士時,我突然看到包裡有個從大馬帶過來的鑰匙扣,我就把它給他Mustafa。他很感謝,說要買些什麽當回禮,我說不必。

“我會好好收著它(鑰匙扣),不會拿來用。”
“給了你就是你的。你喜歡怎樣都沒問題。”

上了巴士,他用他已經很流利的土耳其語跟司機交代待會兒記得提醒我在哪裡哪裡下車。其實我也大概記得的。在一個地方生活越久就是這樣。原本我只知道最快捷的方式;後來知道路了,就自己走,只是花的時間比較長;現在又學到了比較快又不必花錢的。經過Girne Port時,他也跟我說,明晚你要到碼頭,可以搭GAU的巴士,並且在這裡下車。司機也很好,他提醒我明晚應該在待會兒下車的對面等巴士。

到了家,大家都已經在家了。我和Emre到露臺那裡吹風聊天,他喝紅酒,我沒喝。之後他還教我到了Tasucu Port之後,應該搭local bus去哪裡,然後從那裡搭大巴到我下一個要去的地方。下星期他們就要開始考試了,我也是時候走了。其實他們都說我來得不是時候,這期間他們都很忙。

除了見識到了這裡的一國兩治、過關、還有南北居民對對方不屑的態度,我也察覺到,在塞浦路斯最適合的旅遊方式是自駕。有限的公交只能把你載到其他地方的市中心。逛了好幾個市中心,我已經覺得“够了”,但我可以想像沿著海岸線自駕、與許多漂亮的大自然不期而遇的喜悅。我很想去的Troodos Mountain也沒去到,但沒關係,人生總會有遺憾,旅途亦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4 - 20140516: Last Day in Cyprus (Bellapais)

Bellapais和我,似乎十分有緣無分似的。

原本Emre說星期四早上不用上課,要帶我去,但突然他的上司叫他換shift,所以他白天要工作0800-1600。

原本Elvis也說星期五要去的,但工作夥伴(艾根)突然有時間上的更動沒告訴他,原本可以的變成不能成行。星期四下午,艾根知道了他的需要,也決定遷就一下。最後Elvis叫我星期五早上十點去Cyprus House那裡找他,喝了茶我們就出發。艾根願意早一點開始工作,他就可以暫時離開一下。

但萬萬沒想到,說會1000出現的艾根,竟然1130才出現。他來了,我們其實就可以出發,但突然Elvis的經理打電話去說要和他見面,他就去了Kyrenia Castle售票處辦公室那裡見經理,還去了蠻久的。最後,拖來拖去也就去不了了。2pm艾根就得離開,3pm放工后Elvis得去載女兒放學。

那時我就想,或許我跟Bellapais(Emre和Elvis都說那裡很美、值得去)真的是有緣無分,那就不要強求了。或許老天要我早一點回家,可以和Emre再多見一面?今天他9am-3pm都有課,然後4pm開始上班到凌晨12am,中間會有一個小時在家,不過會很匆忙那種。


在Cyprus House工作的朋友,艾根和Elvin(左起)。

要離開Cyprus House時,艾根說剛好他也去Emre家那個方向,可以送我一程。我們去到停車場,他看到一個朋友,就去寒暄幾句,因此我們沒有馬上上車。就在與朋友寒暄的時候,有兩個年老的夫妻過來問如何去Bellapais,艾根就解釋給他們聽。問好了路,我也就厚臉皮地問看他們是否介意讓我搭順風車,他們說沒問題。就這樣,我竟然可以去Bellapais了!

如果自己搭計程車去,單程要20-30里拉,真的很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倆是來自英國的John & Judith,年輕時都在army工作,大約四五年前也有來過Cyprus,他們說現在這裡已經變得很不一樣,多了很多建築物。他倆今年77歲,會在北塞浦路斯遊玩兩星期。我說在這裡,沒有駕車真的很不方便,他們也很贊同。他們還說,租車費用一天才18英鎊(15+3英鎊是保險),十分廉宜。這個數目,兌換到來大約是一天馬幣100,對我來說不便宜。就算是便宜,我也沒有帶駕駛執照出來。

去到Bellapais,他們倆就找個地方坐下,喝喝咖啡而已,說以前已經進去看過,這次不想再買票進去。他們喝咖啡,我就自己逛,然後再去與他們會合。他們要回去Lapta,必須經過Kyrenia,所以可以順便放我在家附近。就這樣曲折離奇地,我竟然就去到了Bellapais,哈哈!


兜兜轉轉,終於去到了。Everyone appears in my life for a reason。


Bellapais。關於景點,我就不多說了,自己上網看就可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來就回家了,也沒什麼地方好去了,想回家充電、收拾之類的。晚上大約0845,我和Ahmet及Kaya道別,然後走出大路搭GAU(Girne American University)的免費巴士。等了20分鐘,巴士才來。在那裡等著的時候,我就在想,在這些公交沒有固定時間的地方,還真的得浪費很多時間在“等”。背著包包上巴士,還有人很好心讓位給我。可能大多都是學生,在巴士上是很吵的,和日本的火車恰恰相反。另外,乘客們都喜歡擠在前面,不好好利用巴士後方的位置,上下車時也沒等乘客下完了才上車。老實說我不太喜歡這樣。

過了市中心,我就去站在司機旁邊,想要跟他說請在碼頭那裡放我,可是他卻聽不懂。找一個女生幫忙,她也不懂。Kyrenia Port這麼簡單的詞,沒想到他們會不懂。幸好昨晚巴基斯坦人Mustafa大概有跟我說該在那裡下車,那我至少可以憑記憶嘗試靠自己。要下車時,司機說了“ferrybot”,我才瞭解我用錯了關鍵字。不是port,不是ferry,應該是FERRYBOT才對!下了車,走了一段暗暗的街道,終於到碼頭了!

雖然船開始航行的時間是12am,但大約2200就要開始過關什麽的。我未免自己犯錯還是怎樣,就開始“物色目標”,去問他們是不是跟我搭同樣的船。這次找到的是三個女生。我們是最先去排隊過關的,但官員卻說,我們還沒交稅,所以必須去對面的辦公樓辦妥。三個女生當中,只有一位的英文比較可以,但她們都很好,會照顧著我。交稅啦、過關啦,她們三人辦妥了之後,都還會等我。最後坐巴士去上船時,我不曉得第一個停靠站不應該下車,就跟著大隊而已(工作人員都說土耳其語),幸好她們把我叫著,不然可能就上錯船了!

就這樣,離開北塞浦路斯的時候,我又是“四人行”了,和當初抵達的時候一樣。



上船前,我們還合照(她們建議的),看來她們也很開心遇到我這個笨笨、不明白她們語言的外國人。這次的船和上一次的不一樣,我也就跟著她們而已,但幸運的是,依然可以找到一連三張座位的地方,可以躺著睡。放了行李,我原以為就可以開始睡覺了,她們卻要去別地方。“Important things, take” 簡單的句子,足以讓我們跟彼此溝通。

不是她們帶我,我還真的不知道,原來船上還有免費的吃喝,那裡還有電視可以看。坐在那裡,她們給我倒汽水(因為我不要茶,也不要咖啡),四周圍響著的聊天的聲音、電視機的聲音,都是我不明白的,有點納悶。後來有一個胖胖的男人,他說他是船的First Officer,弄宵夜吃時還弄了一份給我。就是麵包夾芝士和肉片那樣。溫熱的、芝士都融化了,還不錯。我又在那麼夜的時候吃東西了!!



他們看我沒什麼精神的樣子,就跟我說,你可以先回去睡覺(那時已經超過了12點)。女生很貼心,還會跟我說要轉右然後轉左。老實說,她不說我真的還不回回去。我的方向感有多話,大家知道的啦!

之後,我就睡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5 - 20140517: Tasucu > Antalya (Long Bus Trip)

戴上眼罩,其實是很好睡的。雖然船是八點才抵達,但七點多我就醒了,然後Esra叫我一起去吃早餐。

原來還有免費早餐吃的!

不過老實說,當地的口味都不是很適合我。一大堆cheese,所以當我看到工作人員端出水煮蛋,我很高興,去拿了然後弄碎、參美乃滋和麵包一起吃。到了之後,我們還是四人行,直到過了關,再一起坐計程車到Tasucu巴士站(其實我也不懂那個是不是叫巴士站)。我看Esra付給司機10里拉,我要還她錢,但她不要收。

之前Emre很好地跟我說,到了之後應該去哪裡、哪個巴士公司有去Antalya的巴士等等,但據我所知,那巴士不是走沿海路線的。我想要走沿海路線,所以有想過要搭便車。南部比較多西方人,應該很容易就可以搭到吧!但三個女生很熱心地幫我打點。她們是要去Mersin,所以聽到她們說Antalya時,就肯定是幫我問的。所以,就隨便啦,不必堅持要搭便車,反正那巴士就是走沿海路線,正合我意!


(右下的照片)左起為Ozlem、Kubra、我和 Esra。Esra的英文算是最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3:5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本說她們的巴士0900抵達,但最後等到大約0930。我們四個傻婆在那裡以有限的英文溝通,才知道,原來她們三人都是在Mersin的Cumhuriyet Sivas University念medical的學生,今年22-23歲,去Cyprus玩了Magusa、Girne和Lefkosia,共三天。她們問我幾歲,我老實說,她們嚇到,說我看起來和她們差不多而已。看大家相處得那麼愉快,我也想給她們一些紀念品,就從大包里拿了三個“同一系列”的馬來西亞鑰匙扣送給她們。他們很開心,Kubra還把在Cyprus買的其中一個紀念品給我。

雖然都不是什麽貴重的東西,但物輕情意重,大家都開心。那就好!她們要離開時,我們抱抱,我還真的不太捨得她們呢。

“Important things, take.”
“We go breakfast.”
“Travel is finished.”
“I understand but... cannot speak(我幫她接的).”

我們就是以這種簡單扼要的句子溝通。


人家幫我,我卻沒老實回答問題。有時候,說謊變得像呼吸那麼自然。

Tasucu也是一個小地方,所以也蠻有人情味的。買了巴士車票,那裡的人還說,你可以在辦公室那裡吃早餐。女生們走後,負責人也給我泡茶。在土耳其就是這樣:茶、咖啡、ayran(咸優格)、煙、啤酒。我在那裡打開電腦使用,他還問我是否需要電源。巴士大約抵達時他還幫我背大背包到對面路邊。不過當他顯示自己的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問我幾歲時,我竟然“很自然地”說我是1988年生。其實我只比他年輕四歲!

在土耳其的長途巴士,如果我在網上訂,是選擇不到坐在一個男人的旁邊的,除非那兩個人是認識、一次過訂兩張票。所以一直以來,坐在我旁邊的都是女生。我一上巴士,啊,怎麼沒有空位啊,我的號碼不是36號嗎?原來巴士行駛多一陣子,就有人下車,而我就去坐那個空位。後來陸陸續續又有人上車,一個男人來坐在我旁邊,他坐下之前有跟我打招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0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道我來自馬來西亞,他就讓我看他電話裡的一些短片,因為裡頭有來土耳其跟他一起負責water pipe system project的大馬男人(看起來應該是馬來人,還需要潛下水底工作的)。雖然他的英文也是有限,但我們算是溝通得到。他對我很好,巴士的服務員來serve食物和水時,他都會先問我,然後代我和服務員溝通。巴士上有什麽報告時,他也會翻譯給我聽。

中午12點的時候...

他:巴士現在停30分鐘。
我:哦。
他:來,下車吧。(我就下車)
他:這裡是廁所。
我:哦。
他:你去上廁所吧,我在這裡等你。(好像有想上廁所的感覺,所以去上)
他:(上完廁所出來)你要咖啡或者茶嗎?
我:不要。
他:你肚子餓嗎?
我:還好。你要喝茶的話,go ahead。
他:過來坐。(我就過去坐,然後他去買東西,但回來時,手裡拿著一盤Gozleme和水,然後把它們放在我面前)
我:那麼多?一起吃吧!(就這樣,我們吃了一盤Cheese Gozleme及喝Ayran)

那一餐很夠力,因為Cheese Gozleme是鹹的,那杯Ayran(念“哀然”)也是鹹的,我吃到有點吃力。他還問我好不好吃,我都不懂該怎麼回答。我只是指著它們說,salty + salty = very salty。後來,我問他,這裡有沒有茄汁,他就幫我跟服務員要。有了茄汁,還算是好吃一點,但那杯Ayran我真的沒有本事喝完。



上了巴士,我又繼續戴上眼罩、聽歌、閉目養神。那時真的有睡著,因為突然間醒來,才發覺原來巴士停了,他也不在、下車了。上來的時候,他拿了一包香蕉,還請我吃,然後跟我說,這裡是Anamur,出產很多香蕉的。我又繼續“哦”。其實一路上,如果我沒有睡覺的話,他看到什麽特別的,都會跟我說。他還指著香蕉園,叫我拍照,我說馬來西亞也有很多香蕉。

三點鐘,巴士又停了,這一次又是停30分鐘。

我:Stop again?(我本來想不下車的,但司機把引擎關上,而且他又叫我下車)
他:You sleep too much! Let's go down. Are you hungry? (其實我沒有睡很多,閉上雙眼,頭腦卻一直浮現很多奇怪的東西)
我:Hungry? No!(三個小時前才吃,之後就睡覺,哪裡會餓?)
他:Tea? Or coffee?
我:No, thank you.
他:Come. (我又跟著他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0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這一回,他點了一盤三文治,給我一支叉叫我吃一點。我就吃了一塊番茄,他又叫我吃一塊三文治。他竟然還記得我會要茄汁,所以事先跟小食店要了(這樣的貼心令我有點受寵若驚)。就是這樣,他一直請我吃東西,多過我真正需要的份量。



他叫Alper,是一個航海的,他稱之為seaman,還給我看他許多不同的證件,可是我看了也不是很明白。我只知道他用的地圖(手機上的)不是我們普通的Google Map,比較複雜的,尤其在海那方面有很多數據。我說我才從Cyprus乘船回來土耳其,他說他看我的巴士車票就知道了。他問我是乘那一艘船,我說了,他說他也在那個公司工作,是Second Officer。之前在船上弄三文治給我吃的胖胖的男人,他也認識。他還說他在Side(念“西-deh”)工作,每天駕那些載遊客的cruise出海,我要的話可以去參加。我問說,那些cruise去哪裡、幾點到幾點、多少錢。他說,你來的話就免費啊,從10am到5pm,在船上可以吃兩餐,咖啡喝茶免費,還有水果吃。

他給了我他的電話、電郵、FB,叫我如果有興趣就聯絡他。我說我先想想。我還跟他說,我在Antalya會和一個俄羅斯女人一起住,讓我問問她有沒有興趣一起,再決定!之前我看到他的電話wallpaper是一個小男孩,還特地問他,這個是不是你兒子。他說不是,是他的侄兒。

七八個小時,其實一切都沒問題的,所以我也睡覺睡得很安心。他在Manavgat就下車,說會在那裡見朋友,還跟我說,下一個停的巴士站就是Side。交代著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他竟然伸手過來摸了我的臉一下。我嚇到。從來沒有“普通朋友”對我會有這樣的動作,而我那時也在想,難道這是這裡的Turkish style?(這裡的人,就算是男跟男見面,也是會以碰左右臉蛋為打招呼的方式)

真的要下車前,他只跟我握手。那時我就想,握手就好了呀,爲什麽要來碰我的臉?【後來我問一個土耳其女人,她在澳洲長大,大約30年前搬回土耳其,她說這不是“正常的舉動”】

買車票時,我是被告知說5pm可以到Antalya車站,但最後是7pm才到。從車站,我必須搭兩趟巴士才能到主人Alla的家。很幸運,一下車,就看到了600號的巴士。我是第一個上車的,司機會說英文,也記著了我要下車的地方。那個司機戴上墨鏡后,看起來像呂良偉,很有型一下,哈哈!15分鐘之後,到站了,接著就物色第二輛巴士。Alla跟我說搭51號,我看到TK51號,就上車問,把地址給司機看,他說OK,我就坐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0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繞了好久好久,他竟然不知道地方!然後我們又溝通不到!我看他下車問,以為他懂了,原來還是不懂。最後,他隨便放我在一個地方,不懂跟我講什麽,我就下車了。我叫我走那條小路進去,我覺得不太對,就去附近的店問人。店裡的兩個男人雖然英文也不是很好,但卻很熱心幫我。

“這條大路走下去,大約1公里。有兩個交通燈,第一個直走,第二個轉右,然後你在那裡再問人。”

一公里還好,走到快要到第二個紅綠燈,我再問附近的人confirm一下。進去macro center問,工作人員竟然跟我說我走錯方向了!走錯方向,有沒有搞錯?我應該是很靠近了的,他們卻說我必須往回走,我要去的地方還有三四公里的距離。不行啊,我覺得信不過,最後接電話call Alla。Alla叫我在那裡等,她會派一個人去那裡接我。



總之,最後我是9pm才抵達Alla那裡。我一進門時,有嚇到一下,好美、好乾淨、很有格調的一間屋子。進了房間更驚訝,那是以斑馬和紫色為主題的房間,還有私人露臺和洗澡間。Alla和我一起鋪好了新床單,她叫我先去洗澡,然後出來吃東西。就因為等我,她的晚餐10pm才吃,真的不好意思。

昨天大約0845離開Emre家,travel了超過24小時才抵達Alla家。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和俄羅斯人接觸。她說她之前在西伯利亞生活了幾十年,那裡是負40攝氏的溫度,都要穿得厚厚的,覺得好大壓力,所以退休后來天氣溫和的土耳其南部。她這裡時常接待couchsurfer,她說全盛時期共有20多人。也有人曾在這裡住久達兩個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0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6 - 20140518: Antalya's Old Town, Kaleici

想要睡遲的,但太陽照進來,我也就醒了。洗了衣、曬好了,我在接近中午時分才出門。

今早突然在CS的網站接到一個香港女生的message,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一個地方。我發覺她是特別喜歡看ruins的人。我說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一個(Perge - Alla大力推薦的),但我不想去太多個(我知道這裡周邊有不少)。我對博物館沒太多興趣(雖然有些會吸引到我),對於runis也一樣。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像,我不會扮說很喜歡電影,因為我喜歡是劇集,尤其是港劇。可能聽起來很沒有水準,但我會承認,不會想要扮文藝,扮很會欣賞電影那樣。

跟著Alla給我的指示搭KL08的巴士直達古城Kaleici(念“Ka-leh-itchy”)。在車上坐在我旁邊的女人(Dilek),英文說得很好。她說他從小在澳洲長大,大約30年前才搬回來土耳其,難怪她的英文有十分重的澳洲口音。她也是住在Alla附近,還給了我電話地址,說可以聯絡她、去她家坐坐。下車後,她和老公還幫我找資訊櫃檯在哪裡。很可惜,建築物在裝修,所以暫時沒有資訊櫃檯。老實說,我覺得蠻難以置信的。Antalya這種大地方,竟然會沒有information center。

對了,我之前一直把Antalya念成“An-tal-ya”,其實是“An-ta-lya”才對。



跟Dilek夫妻說再見之後,我就自己走。看到有個小郵亭有免費明信片,我就走過去看,并問問寄去亞洲的郵費是多少。我說Asia(“Eh-shea”)他們聽不懂,原來這裡是說“Ah-syia”。進入古城之後也有很多賣明信片的,我繼續問。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樣:

1)小郵亭說:明信片免費,郵費2.70-2.80(忘了是那個),郵票是custom-made的。
2)明信片每張1里拉,郵費8里拉。(我馬上說,你一定是騙人!)
3)明信片每張0.5里拉,郵費是3里拉,共3.5里拉。【有三個人這麼說,共是3.5里拉】

老實說,我真的不明白爲什麽如此貴。在North Cyprus,明信片加郵費,一共才1.5里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0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城還不錯走啦,不會很大,手信店都可以skip,到了公園可以眺望一片湛藍的海,我就坐久一點。感謝Alla的地圖。我原本想說去資訊櫃檯多拿一些給她的(可以給以後的couchsurfer),怎知卻沒有櫃檯。



後來,從Hadrian's Gate走回進古城,突然有個男人叫我幫他拍照,我就幫他拍。其實同樣的要求,當天我就接到了好幾個,但我不是每個都拍,看心情,也看四周的環境美不美。拍了之後我給他看,他很滿意,然後很熱情邀請我進去他的店,請我喝茶,是那些水果茶。他就拿了個杯,放了粉和開水,就搞定了。

老實說,他的店看起來還不錯,走進去就嗅到各式香料的味道,會令人精神一振。他本來當我貴客那樣,讓我坐下而他站在旁邊。我說你也坐下來一起喝呀,然後我們就坐著開始聊。奈何,我覺得他看著我的眼神有點太深情,但這也不是第一次,之前遇到不少人也都一樣。很快地,他就開始“進入正題”。

他:I like you. You look so beautiful.
我:Thank you, but I'm not for you. I've got a boyfriend in XXX. Sorry.
他:Just forget about him. A lot of girls just do that.
我:Tomorrow you will see other girls pass by and say the same thing to them. You can go for them, but not me, okay.
他:No, you are so special to me. I just like you.

我一開始就表明立場。如果曖昧不清楚那樣,讓他覺得“有機會”而為我獻很多殷勤,我就算是在占人家便宜了。而且,這種男人在很多地方都有,比如尼泊爾。認識你沒多久就說喜歡你,哪裡可以信?我想一天他不懂跟多少人說同樣的話吧,就看有多少人可以被騙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0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你去找土耳其女生啦,我不適合你的啦。我不是一個好人。
他:你是,你是好人,我一看就喜歡你了。
我:(嘗試轉換話題)土耳其女生不好嗎?
他:土耳其女生很善變的,兩個星期就沒有了。
我:那你有過多少個女朋友?
他:六個。土耳其、俄羅斯、德國、日本、接下來兩個也是土耳其的。
我:你會說俄羅斯文啊,那去找俄羅斯的吧。
他:很多俄羅斯女人來,就是要找男人上床而已。我不喜歡這樣。
他:我的朋友去泰國,那裡的女人才USD5,就可以陪你三四個小時。
我:那麼便宜,有沒有哦?不過你知道嗎,泰國有很多很美很美的女人,原本是男人來的。
他:(一臉驚訝!)【我就是要嚇他,呵呵】

總之,我還是繼續在那裡聊天,并不時再“提醒”他,我們是沒有可能的。我也不懂爲什麽我那麼不怕死,或許應該早就離開的,我竟然還在那裡繼續聊,想看看他們的心態到底是怎樣的。可能我真的太天真,覺得他會明白,但其實他并沒有,還是不死心。

【接下來的東西,我不想詳述了,可能知道了會嚇到,總之最終是化險為夷。】



分別之後,我回到之前大力跟我sell package的Hamam(土耳其浴)。上次在韓國特地去試Jjimjilbang,這一次沒有理由不試Hamam的,是不是?之前澳洲女生Robertta曾說過,她試了覺得皮膚好痛,我就也很想見識一下,到底是不是那麼痛。

我去的時候,基本上沒什麽人,一個亞洲女生過後,就到我了。試過之後的感想是:還OK,但相較價格和一切服務,我還是覺得jjimjilbang比較值得。她們那麼大力地擦,或許真的有幫我除去很多污垢,而且我真的沒覺得痛,可能我的皮比較厚吧!

弄完、吹好頭、付了錢,肚子也餓了,就去買bakery吃,然後去巴士站搭車回家。去回之前下車那裡,司機說這裡不對,只了一個地方,我就走過去,也有問人。A-B-A-B,就這樣,我被人家點來點去,最終留在B那裡等。可是等了好久好久好久(一小時),都不見我要的KL08巴士,想問附近的人,他們又不懂我在說什麽,或者他們回答,我不懂他們說什麽。泄氣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0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後,問到一個會一點英文的女生。她說,KL08巴士沒有經過這裡的(我晴天霹靂)。她說我可以坐去5 Migros,然後在那裡轉車。我已經很納悶了,所以就跟著她而已。到了5 Migros,看見中午時Dilek跟我說“也可以回到家”的KC06巴士,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去了,然後一路注意看,希望可以知道自己已經差不多到了,然後下車。是有看到我認得出的建築物,但巴士出乎預料地提早轉彎。我就快點下車,然後又開始問人。或許我真的不是一個城市人,去到大地方我總是迷路到很厲害、浪費很多時間。這些都不重要,最關鍵的是,這樣會磨損我的自信!!

問到一個叫Ibrahim的男人,他幫我問了兩輪,就有idea了,然後親自帶我去。他英文說得不好,但可以說德文,可是我卻不懂德文。他還很好那樣,說現在晚上了,我帶你去比較好。直到看到了重要地標,我就說從這裡我會回家了,謝謝。他也就跟我說再見。這兩天在Antalya,都覺得很restless,不是迷路就是不懂怎麼搭巴士。我跟Alla說我6-8pm之間會回家的,最後都是9-10點才回到,我都不好意思。



Alla說她等我等到8pm,朋友就叫她出去吃東西,所以回來,我是吃了閉門羹。我給她發短信,說我回到了,她說她在外頭,15-25分鐘那樣回來。至少我知道爲什麽按了門鈴卻沒人開門給我。Alla回到來,還給我打包了兩片pide(念“p-deh”)。我跟她說我迷路迷倒很夠力,她就開始畫地圖給我(昨天只是用講)。她也有說,在土耳其男人的腦子里,都只是想著sex而已,還提醒我說,那些什麽free的東西,最好不要去(我提到說那個seaman叫我去他Side的cruise)。其實我也瞭解“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只是有時確實有幫你卻不求回報的人,我就已經遇到好幾個了。

有時因為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關係,還是會小人一下,把好人猜測成是壞人。我一直很困擾,要如何才能正確拿捏那個“信任和懷疑”的平衡點。和一個也去了很多國家旅行的女生提到,她說上回她去摩洛哥,和一個男性好朋友同行,還跟大家說那人就是她老公,但那些摩洛哥男人也是沒有收斂自己的行為。她說,有時小人一點,也無可厚非,因為我們在獨自旅行。

我很疑惑,難道“獨自旅行”這個理由就可以大過天,允許自己拿正牌當一個小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6-9-2014 04:1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D17 - 20140519: Olympos

昨晚跟那個香港女生WhatsApp,她又把自己的計劃換來換去,弄到我都confused了,而且需要switch between phone & laptop,我很難集中精神,必須用更長的時間來完成一樣東西。

最後我說:“你告訴我你的最後決定就好,來龍去脈不必說。現在是,你後天不去Perge,後天才去是吧?那我們明天晚上才聊後天的東西吧。你可以留言給我,但我暫時不會check & reply,我必須集中精神做一些事。我明天去Olympos,若你有什麽貼士,歡迎與我分享。謝謝。”

我弄到凌晨0230才睡,但很奇怪,0655那樣我就起身了。記錯了去Olympos需要三小時,所以我就想或許我應該早點出門。【其實是我記錯,去Kas才需要三小時,不夠睡的人總是比較迷糊】


類似Gozleme,裡頭是cheese和spinach

我煮了一包越南湯麵,吃完我前兩天買的法國麵包(再不吃就會越變越硬,很難吃),Alla也做了類似Gozleme的東西,叫我吃了才走。最後我們大約0830那樣一起出門。她除了週末週日,每天都會去fitness center。站在Bellona大型傢俱店前等車,不久之後就有一個駕大輛車的男人跟我響笛,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是不是dolmus,接著又有一輛跟我響笛了。第一輛有停下來,但我還是上了第二輛。第一輛似乎沒有說目的地的牌子,可能不安全,所以寧願花點錢,坐“正規”的dolmus吧。

大約一小時(0845-0945),就到了Olympos的大路旁。必須在那裡下車,然後換車走小路進去。我就問人,然後跟大隊。第二輛車開走前,和一個男旅客聊起,突然想找我的本子出來refer,才發覺它不見了。應該是留在剛才的dolmus了!!幸好我有拍那輛車的照片,所以知道車牌(07 VAC 14)。在一個會說土耳其語的乘客的幫助下,他們說會幫我拿回,之後我去回那個大路旁的小食店拿就可以了。我半信半疑,但那不是什麽貴重的東西,而我也沒其他選擇了,就寧可信其有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更多旅游资讯
【游走东马】从海上玩到山上!斗湖、仙本那探险之旅你可以这样玩!
【旅游时尚】超炫!把胡迪 & 巴斯光年穿在脚上
6天5夜畅游悉尼 “第一次被海鸥抢食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211000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