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26190
查看
137
回复

無題感人小故事總站

[复制链接]

楼主: 芃楓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19-3-2006 02:1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在其他版贴过这故事, 想想再次把它转贴在这也行吧...

一天,一个盲人带着他的导盲犬过街时,一辆大卡车失去控制,直冲过来,盲人当场被撞死,他的导盲犬为了守卫主人,也一起惨死在车轮底下。
主人和狗一起到了天堂门前。

一个天使拦住他俩,为难地说: “对不起,现在天堂只剩下一个名额,你们两个中必须有一个去地狱。”
主人一听,连忙问:“我的狗又不知道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能不能让我来决定谁去天堂呢?”
天使鄙视地看了这个主人一样,皱起了眉头,她想了想,说:“很抱歉,先生,每一个灵魂都是平等的,你们要通过比赛决定由谁上天堂。”
主人失望地问:“哦,什么比赛呢?”
天使说“> 这个比赛很简单,就是赛跑,从这里跑到天堂的大门,谁先到达目的地,谁就可以上天堂。不过,你也别担心,因为你已经死了,所以不再是瞎子,而且灵魂的速度跟肉体无关,越单纯善良的人速度越快。” 主人想了想,同意了。
天使让主人和狗准备好,就宣布赛跑开始。她满心以为主人为了进天堂,会拼命往前奔,谁知道主人一点也不忙,慢吞吞地往前走着。更令天使吃惊的是,那条导盲犬也没有奔跑,它配合着主人的步调在旁边慢慢跟着,一步都不肯离开主人。天使恍然大悟:原来,多年来这条导盲犬已经养成了习惯,永远跟着主人行动,在主人的 前方守护着他。可恶的主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胸有成竹,稳操胜券,他只要在天堂门口叫他的狗停下,就能轻轻松松赢得比赛。
天使看着这条忠心耿耿的狗,心里很难过,她大声对狗说:
“你已经为主人献出了生命,现在,你这个主人不再是瞎子,你也不用领着他走路了,你快跑进天堂吧!”
可是,无论是主人还是他的狗,都像是没有听到天使的话一样,仍然慢吞吞地地往前走,好像在街上散步似的。
果然,离终点还有几步的时候,主人发出一声口令,狗听话地坐下了,天使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主人。
这时,主人笑了,他扭过头对天使说:
“我终于把我的狗送到天堂了,我最担心的就是它根本不想上天堂,只想跟我在一起......所以我才想帮它决定,请你照顾好它: ”
天使愣住了。主人留恋地看着自己的狗,又说:
“能够用比赛的方式决定真是太好了,只要我再让它往前走几步,它就可以上天堂了。不过它陪伴了我那么多年,这是我第一次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着它,所以我忍不住想要慢慢地走,多看它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永远看着它走下去。不过天堂到了,那才是它该去的地方,请你照顾好 它。”
说完这些话,主人向狗发出了前进的命令,就在狗到达终点的一刹那,主人像一片羽毛似的落向了地狱的方向。他的狗见了,急忙掉转头,追着主人狂奔。满心懊悔的天使张开翅膀追过去,想要抓住导盲犬,不过那是世界上最纯洁善良的灵魂,速度远比天堂所有的天使都快。
所以导盲犬又跟主人在一起了,即使是在地狱,导盲犬也永远守护着它的主人。
天使久久地站在那里,喃喃说道: “我一开始就错了,这两个灵魂是一体的,他们不能分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7-2006 01:3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分享

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定好在某年某日结婚。到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家人用尽各种方法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看着书生奄奄一息。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得知情况,决定点化一下他。僧人到书生床前,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

“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 看一眼,摇摇头,走了……又过一路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走了…..再过一路人, 他走过去, 挖个坑, 小心翼翼地把尸体掩埋了…..”

疑惑间, 画面切换, 书生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妻。洞房花烛, 被她的丈夫掀起盖头的瞬间……..书生不明所以。

僧人解释道, “那具海滩上的女尸, 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她一件衣服。她今生与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最终她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就是她现在的丈夫。”书生大悟,病不治而愈。



缘分这东西不可强求!该你的,早晚是你的; 不该你的, 怎么努力也得不到。但无论如何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要绝望,不要放弃自己对真、善、美的爱情的追求。人生的价值,某种意义上讲,就是爱与被爱的成熟。这真爱来临时,一切也就成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7-2006 11: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一生

这是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

头一天,神创造了一头牛,他对牛说:“你要整天在田里耕田,供应牛奶给人类饮用。你要工作至日落,而你只能吃草,我给你50年的寿命。” 牛抗议:“这么辛苦,还只能吃草?我只要20年寿命,余下的还给你。” 神答应了。

第二天,神创造了狗。神对狗说:“你要每天为主人顾门,吃主人剩下的食物,我给你20年的寿命。”  狗抗议:“整天坐在门口为主人看门?我要10年好了,余下的还给你。” 神答应了。

第三天,神创造了猴子。神对猴子说:“你要娱乐人类,要表演翻筋斗,令他们欢笑,而且只能吃香蕉。我给你20年的寿命。”  猴子抗议:“要引人发笑,表演杂技,还要翻筋斗?这么辛苦,我要10年好了。”神答应了。

第四天,神创造了人。神对人说:“你只需要睡觉、吃东西和玩耍,不用做任何事,可以尽情享受生命。我给你20年的寿命。”人抗议说:“这么好的生活只有20年?”神没说话。人对神说:“这样吧!牛还了30年寿命给你,狗还了10年,猴子也还了10年,这些全都给我好了。那我就能活到70岁。”神答应了。

这就是为什么头20年,我们只需吃饭、睡觉和玩耍。之后的30年我们整天工作养家,接着的10年,我们退休整天留在家,无聊地守候在家门前。最后的10年,我们要表演‘杂技’娱乐自己。。。。

这纯粹只是个故事,在此想表达的是:人活在当下,需自足常乐。不必为了追求空幻虚实的物质生活而迷失了自己。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生每一刻都是现场直播,错过的时间永远找不回,把握好每一场演出,便是你对自己最好的珍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3RcYL3sS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9-7-2006 07: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5点20分的闹钟(转)

内容:我接起电话:“喂”

???:“还不起床,上学要迟到啦!!”

电话里的女生,正是我交往7个多月又同班同学的女友~洁~

每次都会叫我起床,我总是每次的开心

我撒娇的对她说:“唉唷,现在才五点而且,再让我睡半个小时嘛”

洁有点生气的说:“随便,迟到了,可别怪我没叫你”~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嘟~~~~~

唉~~又生气了,有时候真想不理她,那种脾气,谁受的了呀??

我对着电话空骂着不过想一想,要不是有她的话,我也不会有零迟到的记录呀~~^^~~

(心里安慰着自己)

当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她:“喂”

她说:“有什么事呀??大睡猪”--哇咧~可见她还在生气

我说:“怎么啦??火气那么大??? ”(明知故问)

洁:“还敢说哦,每次都这样,我校车都比你早耶,你怎么比我还没用呀?”

我:“好啦,好啦?下次不会了啦!别生气了好吗??”

洁:“下次下次,你有几个下次呀?要不然你自己起床好不好,省得我浪费电话费”

我听了有点火大的说:“喂!够了吧?不要太过分哦!不叫就不叫,了不起哦!”

洁:“好?这话是你说的,迟到了,可别怪到我头上来, 还有我和家人今晚要赶夜车去北部吃喜酒,所以明天要请假,记得要帮我跟老师说哦!”

我有点后悔的问她说:“你真的不叫我起床哦???”

洁结巴着说:“我.......我只叫一次哦~”?我们两同时笑了~~~~~~

我关心着说:“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呀?好了,我要睡了,记得明天要叫我起床哦”

说完,挂掉那舍不得挂掉的电话,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关上灯,准备要睡觉了

铃??铃??电话响了,可是看一看时间,才三点多耶??接起电话?

喂????

喂???说话呀??喂??对方没反应??该不会是恶作剧吧?挂上电话后,

又继续睡了,可是怎么一股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呢??不管了? 睡吧!

铃??铃??电话声又响起???有点生气的接起电话???喂???

洁:“起床了,该上.........学了..”

咦~?五点啦~~可是洁声意怎么好无力的感觉~~可能是昨晚太累了吧~~我心里这么想~

洁:“别再睡了,要不.然...我....我无法叫你了....上..上学要....小心车子啊”

我:“嗯?谢谢?你也要好好休息哦,明天也拜托你啦?”

洁无力的说:“..........嗯.如果可以的话...”

什么意思呀?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再看一看手表??赫?五点20了?

我说:“好了?就这样了?好好休息呀?我快迟到了?拜??”

洁哭着说:“对....不..起”

嘟---我挂了电话--咦?洁好像说了什么??算了?上学要紧?晚上再打给她?

我一边着急着起床,一边心想,怎么那么晚叫我呀?该不会还在赌气吧?

到了学校之后,我要去帮洁请假

我:“老师,我是来帮洁请假的”

老帅苦着脸对我说:“洁......不用请假了?”说完?老师哭了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急着向老师问明白:“老师,怎么哭了?为什么不用请呢?”

老师:“洁..和家人出去时,被一台大卡? 捐躁瓷I!!而洁,在今早宣告死亡”

不会吧!无法接受事实的我当场痛哭了起来,不顾周围的人,

大声的哭叫着:“不?她今早才打电话给我的,不可能”

老师也哭着说:“我带你去看她吧”

到了医院,进到太平间,冰冷的身体,残酷的事实,

就呈现在我眼前看着她手上还拿着手机,显示着我家的电话我崩溃了,

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哭着对洁说,起床了,还睡,上学迟到了!

呜??你这个大笨蛋?你明天不是还要叫我起床吗??

我痛哭着跪了下来喊到全身没力气了..........

回到家后,我抱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己经没有力气的我?再也完全哭不出来了,

隔天,闹钟响了?五点20了?心里想着?可恶?洁怎么没叫我呢??

急着要起床的同时,我又哭了,因为洁再也不能叫我起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3RcYL3sS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9-7-2006 07:4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flyaway 于 19-3-2005 09:38 AM 发表
一位临死爸爸给女儿的遗书

給可愛的女兒 :
爸爸和妳玩了好多次躲迷藏,每次都一下子就被妳找出來。
不過這一次,爸爸決定躲好久好久。
妳先不要找,等妳十四歲(還要吃完十次蛋糕)的時候,再問媽咪,
爸 ...




你漏掉一些了.我帮你补上去.

十年後的女儿给爸爸的信  
> > 爱玩的爸爸,你躲在哪里?  
> >  
> > 你不是说我吃过十次蛋糕後,就可找到你的吗?  
> > 这十年来,我很听爸爸你的话,为了不犯规,害怕游戏输掉再看不见你,  
> > 我努力地照顾爷爷、奶奶、妈咪,他们哭,我逗他们笑。  
> > 爸爸,他们终於笑了!我赢了!游戏结束了,你该回来吧,对吗?  
> >  
> > 原来…不对的!  
> >  
> > 我期待爸爸你的回来,再和我玩躲迷藏的时候,  
> > 妈妈却告诉我,我再也看不到你,  
> >  
> > 原来十年前的我已失去了你这个爱玩的爸爸…  
> >  
> > 爸爸,你为何忍心骗你最爱的女儿?  
> >  
> > 十年来,每吃一次蛋糕,我对你的思念愈累积,  
> >  
> > 对我们十年後的再会也就愈期盼。  
> > 十年的累积实在令我输得更惨痛!  
> > 十年前,若你让我选择的话,  
> >  
> > 我宁愿爸爸不要骗我,你该相信你的女儿吧!  
> >  
> > 我会坚强,我会更努力逗爷爷、奶奶、妈咪笑。  
> > 又或…来骗我一辈子,和我玩一辈子的迷藏,让我赢回一辈子的你…  
> >  
> >  
> > 爸爸,十年後的後知後觉没有减轻失去你的震撼,  
> > 虽然痛,但我会努力我的人生,不会辜负你的爱,  
> > 不会辜负你和我玩十年躲迷藏的苦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3RcYL3sS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31-7-2006 06:5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3RcYL3sS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8-2006 05:2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杯冷掉的咖啡



门上的铃噹响了起来,一个年约三十岁,穿着笔挺西服的男

人,走进了这家飘散着浓浓咖啡香的小小咖啡厅。

『午安!欢迎光临!』年轻的老板娘亲切地招呼着。

男人一面客气地微微点了点头,一面走到吧台前的位子坐了下来。

开口对老板娘说:「麻烦给我一杯摩卡,谢谢。」

『好的,请稍候。』老板娘微笑着说。

接着便开始熟练地磨碎咖啡豆,煮起咖啡来。

男人一直带着笑容看着老板娘煮咖啡的动作,

似乎对这样的景像感到相当喜欢。

过了没多久,老板娘便将一杯香醇的咖啡端到男人的面前。

『请慢用!』

「谢谢。」男人将杯子拿到嘴边,浅浅地尝了一口。

『第一次来吗?』老板娘问。

「是啊!」男人答。

『觉得我们这家店怎么样?』

「很不错!气氛很好!」

『我自己也是很喜欢,所以虽然生意不太好,

我和我先生却还是舍不得把它关掉。』

「嗯...」男人好似有所同感地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咖啡。

两人沈默了一会,使得空荡的店里只剩下悠扬爵士音乐。

这时男人忽然开 了口, 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呃...不好意思,可以请教妳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呢?』老板娘好奇地问。

「嗯...这该怎么说好呢?」男人抓着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妳可以先听我说个故事吗?」

老板娘点了点头,示意男人继续说下去。

「我以前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已经到了要论及婚嫁的地步。

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发展得相当平凡,

并不是什么经过大风大浪、轰轰烈烈般的爱情。

但我想从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彷佛有一股魔力,

有一个声音,在推动着我,在告诉着我,就是她了!

她就是我一直期待着的女孩。

更令我高兴的是她也回应了我的示爱,接受了我。

这一切的顺利让我整个人陶醉于幸褔的喜悦之中,只不过...」

『只不过!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老板娘打断了男人的话。

「嗯...」男人脸色沈了下来,略微停顿了一下后,

又继续开口说下去。

「只不过我忘了幸褔的背后,往往藏匿着最可怕的恶魔。

就在我们订婚前一个月的一个晚上,她...她却遭到歹徒的强暴...」

『啊!!』老板娘惊讶地叫了出来。

「都怪我!要是我那天坚持送她回去就好了!」

男人用力地搥打着桌面,

使得杯子中的咖啡因剧烈的震动而洒了出来。

『你要我问的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老板娘一面擦拭着洒出来的咖啡一面说。

「不!不是的!我对她的感情不会因为这样而有所动摇,

我决定仍旧如期订婚,可惜就在我们订婚的那一天,她...上吊自杀了」

男人说话的语调十分地平静,

但从他的表情上看得出,当时的他是多么的难过与震惊。

『自杀!那她有没有怎么样?』

老板娘睁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男人。

「幸运的是我们发现得早,送到医院时还有气,

只是脑部因为长时间缺氧,

而呈现昏迷状态,甚至一度有成为植物人的危险。」

『那她后来有醒过 来吗?』

「有,她醒了!」

「但当我得知她醒了的消息,高兴地要去看她时,

却被她父母给拦在门外。」

『为什么?她父母为什么不让你去看她?』

「当她父母跪在地上求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失去了记忆,

失去了认识我以后的记忆,医生说这是选择性失忆症,

当人在遭遇极大的打击时,会逃避性的藏起一些记忆。

她父母求我暂时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

他们认为让她就这样忘了之前的一切对她比较好,

怕我要是去见她或许会让她回想起来,

到时她可能又会陷入昏迷,

甚至又跑去自杀。」

『她父母这么说也是有道理,反正只是暂时嘛!

等他情绪和身体都稳定了,你就又可以见她啦!』

老板娘听了男人的话后这样说着。

男人对着老板娘微微笑了笑后说:

「妳知道他们的暂时指的是多久吗?

是十年啊!

也就是这十年里我得要忍受这样没有她的日子,

就算偶尔在路上碰面,也得要装作陌生人一般地和她擦肩而过。

妳知道这样的日子有多难熬,

这样想爱却又不能爱的心情有多痛苦!」

男人用着近乎咆哮似的声音吼着。

『虽然会很痛苦,但你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吧!』

老板娘用着怜悯的眼神看着男人。

老板娘的眼神让男人冷静了下来,点头说:

「嗯!而且到今天就满十年了!」

「哦!真的吗?那真是恭禧了,你努力撑了十年,

到今天终于可以去见她了!」

老板娘开心地说。

「是这样没错!但是愈到这一天,我反倒愈害怕。

十年了,我的心意是没有改变,但是她呢??

如果我跟她说了以前的事,她还是想不起,

我那怎样办?

或者是她已经有男朋友,甚至于结婚了呢?」

「这就是我想教妳的问题!!」

男人似乎略带紧张的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店主,

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覆。

『嗯...』老板娘用手托着头,脸色凝重的想着男人所提的问题。

『我想既然你这么爱那个女孩,

她记不记得你其实并不重要,

最多是重新开始而已,

再重新追求她一次,

再重新谈一次恋爱,

其实也很不错吧!

而且就算有男朋友了也没关系啊!

把她从他手中抢过来不就行了嘛!』

老板娘笑着说。

『但是!!』她忽然将表情严肃了起来。

『但是如果她已经结婚了的话,那你就放弃吧!

我们结了婚的人啊!

是最痛恨有人破坏人家家庭的了!』

「是吗!」男人低着头冷寞地说。

『没错!所以你可千万别做个破坏别人家庭的人哦!』

叮咚!!

挂在门上铃铛又响了起来,走进来几个刚下课的大学生,

老板娘走出吧台,忙着招呼这几位新来的客人。

『对了!』老板娘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男人。

『你为什么会想问我o些啊!我和你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啊!』

她好奇地问。

「嗯...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那个女孩曾说过,

结婚以后要和我一起开一家像这样的咖啡厅吧!」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老板娘说。

「嗯!只是这样而已!只是这样而已!只是这样而已!只是...」

男人不停地重覆着同样一句话,

就好像在藉此告诉自己什么似的。

爵士乐停了下来,使得整个屋子里,

只剩下大学生谈笑的声音。

男人低着头偷偷地瞄着老板娘手上的结婚戒指,

一滴温暖的眼泪,

悄悄地

滑进了那杯早已冷却的咖啡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3RcYL3sS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8-2006 07:5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坚强的女孩(强烈推荐:只要你看就会流泪)

1998年 8月24日,一场特殊的追悼会在山东加祥县后中庄举行。  

死者申春玲是一 位年仅16岁小姑娘,但她却享受了这个村最高的葬礼规格, 她的三个哥哥穿上了为父母送葬才能穿上的孝衣。在灵柩前长跪不起,全村老少自发地佩带黑纱哭着为她送行----  

然而有谁知道这位早逝的姑娘其实与这个家庭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只是一个连户口都没有的继女;在继父瘫痪,亲母亲离家出走后, 她却勇敢地留了下来,用柔弱的双肩托起了四个大学生哥哥!  


1994年 6月,失去丈夫的春玲的母亲带着申春玲姐弟从山东范泽龙周集来到加祥县后申庄。春玲的继父申树平是一个木匠,为人忠老实。继父上有70多岁的二老,下有四个正在读书的儿子。其中大儿子申建国在西安交大读书,其它三个儿子在县里读高中。 尽管家庭负担很重,但继父有一门高超的木工手艺,再加上一家人勤俭节约, 生活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对于春玲母子三人的到来,继父全家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或许因为家中没有女孩的缘故,爷爷、奶奶、继父都对小春玲疼爱有加, 哥哥们更是亲热地叫她小玲铛。小春玲到继父家时,早已经过了上学的年龄,可是由于父亲去世,她只能失学在家。继父知道后二话不说,拿钱给她上了学。家里本来就有四个孩子上学,再加上小春玲,继父的肩上又增添了一份负担。 好在继父勤快,农闲时间常跟镇上的建筑队外出施工赚些外快,总算能对付家里的支出。  

小春玲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第一学期就考了个全年级第三名。 除了学习,她还包下了部分家务活,一有空闲,就帮几个哥哥洗脏衣服, 帮继父抬木头、拉锯,继父逢人就夸:我这辈子有福气,天上掉下个好女儿!  

然而,快乐的时光转眼即逝,一场横祸从天而降。  

1995外初夏,继父在一次施工队中从三楼摔了下来,瘫痪在床。一根大梁倒下了,整个家庭的经济来源断绝了,而且为给继父治病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看着瘫在床上的病父,二哥申建军率先提出辍学,父亲坚决不同意,因为他和老三马上就要高考了,他的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老三、老四也要求辍学,好挑起家庭的重担。  

正在哥哥们相争不让、继父左右为难之时, 小春玲却提出由自己辍学,帮妈妈支撑起这个家。 继父流泪了,爷爷、奶奶也不停地抹泪。继父沉痛说:玲儿,爹对不住你, 你的几个哥哥读了这么多年书,现在放弃可惜了,只能委屈你了---  

三个哥哥也紧紧握住小妹的手,并在父亲床前共同许下诺言: 不论以后谁考上大学小妹的这份恩情要加倍偿还。  

可刚刚走出磨难的春玲母亲却承不住再一次的灾难打击。 她从医生口中得知,丈夫很可能终身瘫痪在床, 她对这个家彻底失去了信心,更惧怕自已挑起这副沉重的担子,决定带着小儿离家出走。 任春玲如何哀求,如何劝止,母亲还是在继父受伤三个月后离开了危难的家。 母亲走了,家里的支柱又断了一根,爷爷、奶奶成天抹泪, 继父唉声叹气,哥哥们心中更是怕恐不安。家里又陷入一片泪雨纷飞中。村里的人们也好心地劝慰春玲:  
「这里没有你任何亲人了,你也回范泽你姥姥家吧,要不,你会受一辈子苦的!」 小春玲坚定地摇摇头:「不,我不能走,俺娘走了俺不能再丢下这个家。」小春玲把哥哥们叫到继父的床前,一字一句地保证道: 「爹,娘走了,是娘没良心;我不会走,我要留下来陪你们共渡难关,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亲生女儿。」这一年,申春玲年仅12岁。  


【只要哥哥们有出息了,就是小妹有出息了】  

小春玲说到做到,她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农活和家务,和真正的家庭妇女一样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为整个家庭精打细算地过日了。小春玲知道,这个家要想好起来,首先得让继父好起来,所以,在繁忙的农活之余,她一刻也没有停止为继父治病。  

1996年盛夏,由于天气炎热,继父的病情加重, 小春玲决定带他去济宁市住院治疗。安顿好家里的事,她拉着板车上路了。80多公里的路程她足足走了两天一夜,走到目的地时,她的脚磨破了,肩也肿得老高。 在医院为了节省住宿费,春玲住在医院的自行车棚里, 看车的老大爷以为她是讨饭的乞丐,几次往外撵她。

小春玲只好实话实说,老人深受感动, 不仅把她睡觉用的板车放在最里边还专门为她找了一顶蚊帐。  

在春玲的精心照顾下,继父的病情得到了稳定,她又拉着继父走回了家乡。 刚回到家就赶上了麦收。哥哥们都在上学,爷爷奶奶只能帮着做做饭或捆麦子, 7亩多地的麦子只能*春玲一个人。为了抢收,好连续几天都睡在地里, 累得实在支撑不住了,就趴在麦跺上睡一会儿,醒来以后接着再割。  

由于心急,再加上过度劳累,小春玲的嘴上起了水泡,手脚也磨出了血。 她真有些支撑不住了,可剩下的两亩麦子怎么办?这些都是全家人的口粮啊!她急得禁不住在麦地里失声痛哭起来,哭声引来了乡亲们, 大伙对她同情不已,七手八脚帮她割完了麦子。这次艰难的麦收,换来了全家的粮食,二哥在高考中也取得了巨大的丰收, 他以优异的成绩被上海同济大学录取。手捧着二哥的录取通知书,小春玲似乎忘记了自已的劳累,高兴地跳着、喊着。 望着又黑又瘦的小妹,落榜的三哥申建文不由地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自责地说: 我对不起小妹,她为我们受了这么多苦,可我却----说着痛哭起来。  

小春玲慌了,拉住三哥的手,劝道 :「哥,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你别灰心!」  
小妹的话让申建文更是惭愧不已,他表示不复读了,留在家里帮妹妹。 春玲执意不肯,她哭着问三哥:我受苦受累不就是让你们好好上学吗 ? 哥哥们有出息了,就是我有出息了,你怎么就想不通呢! 三哥终于听从了妹妹了劝说,也决定复读,二哥去上海读书的日子越来越近。3000元的学杂费压得全家人喘不过气来。  

无奈之际,小春玲想到了卖血。第一次去血站,因年龄太小,医生不给抽;第二次去,她虚报了年龄才被允许抽200CC血。当她拿到400元"营养费"时,脸上的愁容仍没有散去。她知道,这 400元钱对于3000元的学费只不是杯水车薪。  

于是,她第三天又一次来到血站。这一次,医生说什么都不给抽了。  

情急之下,小春玲向医生下跪讲述了卖血的原因。 医生沉默良久,才叹了口气说: 好吧,就这一次,以后可别再来了;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位好心的医生象征性地给她抽了少量的血,并从自已的口袋里掏出钱,凑了700元钱给了小春玲。小春玲感动得直掉泪。  

回到家,春玲如数把钱交给了继父,继父忙问她从哪来这么多钱。 小春玲撒谎说是借的。细心的二哥却从她那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明白了一切。 他抓住小妹的手看了又看,又从她兜里掏了两张卖血的收据,全家人都惊呆了! 可是,这些钱还远远不够学费的一半,继父决定卖掉一块老宅地基, 爷爷奶奶也决定把他们准备打寿棺的三棵大杨树卖掉。继父不同意,两位老人执意说:「小玲子为了咱这个家拼了命了,我们还要那棺材干啥。」  

在全家人的努力下,二哥、三哥的学费总算凑齐了。为了让二哥申建军体体面面地去上大学,小春玲连续几个晚上没休息, 给哥哥缝制了新棉被和新布鞋。监行前,春玲去车站送二哥,她说: 「二哥,咱家虽穷,但有志气,你一定好好学习,别担心家里,  
你在外面也别苦了自已,需要钱尽管来信给家里说,俺给你*办。」 申建军再也忍不住了,他把小妹紧紧地搂在怀里,感动得泪流满面----  


【你们可以忘了我,但不能忘了你们的妹妹】  

哥哥们上学走了,小春玲开始盘算着怎么赚钱给继父治病,为哥哥们缴来年的学费。  

起初,她也想着跟村里的女孩子们外出打工,可家里的三个老人没人照顾,她只能在家想办法。冥思苦想后,她决定种棉花到富。 种棉花与种其它农作物不一样,管理起来不仅费事,而且喷洒农药也很危险, 可小春玲却在心里盘算着一年下来种棉花大约可收入八九千元,就毫不犹豫地开始忙乎起来。她雄心勃勃地种起了棉花,可不久,鲁西南地区的棉花全部遭受到棉铃虫的袭击。这可急坏了小春玲,身材没有棉花高的她赶紧背着20多公斤重的药桶在棉田里喷洒农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3RcYL3sS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8-2006 07:5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续....


她听人说,中午最热的时候,除虫最有效。她就挑中午阳光最强的时候打药,炙热的太阳晒得棉田像个大蒸笼, 令她常常喘不过气来,她只好喷洒一行就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一天中午,由于药桶漏水,她中纛晕了过去,被村里人发现送了回去。 醒来后,她不顾继父劝阻,又挣扎返回了棉田----  

巴心巴肝的苦做终于换来了棉花大丰收, 可由于当年棉花收购价太低,小春玲依然没能把攒到她计划的钱。 聪明的她又动起了脑筋,什么赚钱她就干什么。  

农闲时,她和别人一起收过槐米、柳条,也推销过草帽,黄豆。 后来,她听人说泗水的苹果便宜,她又跟着村里的大伯去泗水贩水果。每天晚饭后拉着地排车上路,天亮时赶到苹果园,装上车就往回赶。壮年男子拉一排车,她也拉一地排车。在路上,别人都吃苹果解渴,她却一个也舍不得吃, 连烂了点的也留下给继父,爷爷、奶奶吃, 四哥申建华看到的仅14岁的妹妹如此艰辛,心中实在过意不去。他决定退学参军,留下来帮妹妹。  

小春玲却很支持哥哥,她偷偷地劝慰哥哥道:「我最羡慕的是军人,留在家里又有什么出息呢?你放心去吧,家里的困难我能顶住。」  

经不住小春玲的一再劝说,继父终于同意了。  

四哥去部队那天,小春玲从口袋掏出一大把皱巴巴的零钱塞到哥哥手里: 「 哥哥,这是80多元钱,是俺省下来的,你留着零用,到部队后你好好干,争取当个军官回来。」 申建华的眼睛湿润了。  

1997年春节,是小春玲最快乐的一个春节。除了四哥在部队外,三个哥哥都回来了,并且三个哥哥都为小妹准备了新年礼物。大哥带给她的是一套新衣服,二哥送给了她一条红围巾,就连三哥也给她买了一盒美容霜。小春玲抱着礼物从里屋跑到外屋,不住地跳着笑着,此时的她又恢复了孩子的天性,那么天真活泼。  

小春玲喜悦的神情让全家为之动容,继父的脸上也绽开了笑容。他把儿子们叫到床前,说:「 你们三个哥哥做得对!玲玲太苦了,以后你们有了本事,可以忘了我,但不能忘了你们的小妹。」  


我们永远爱着你————亲情小妹  

在繁忙的农活中,春玲始终不忘给继父治病, 一有希望,哪怕山高路远,她也带着继父去。 苍天不负有心人,继父的病有了很大的好转,有时还可以拄着拐杖挪步。哥哥们也是学业有成。大哥申建国在完成本科学业后又考取了硕士研究生。  

四哥申建华在部队入了党,并被提拔为班长。  

1997年 9月,三哥申建文高考顺利过关,被山东中医学院录取。  

1998年 3月,奶奶突然重病,临终前,老人紧紧抓住小春玲的手艰难地说:"玲儿,奶奶这辈子不亏,有你这么个好孙女,奶奶真舍不得人呀!" 说着老人颤抖着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玉手镯递给春玲,春玲迟疑着没接。 爷爷说: 玲儿,这是奶奶原本留给你长嫂的,可奶奶想,这个手镯最该给你,你就满足了奶奶的心愿吧! 春玲含泪接过了手镯,老人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奶奶去世后,四哥来信了,说他原准备考军校, 可知道奶奶去世后,家里又用了不少钱,他决定放弃。 春玲看了信,急了,她马上找人给哥哥去信劝说,并寄去了200元钱,让哥哥买学习资料。她说:「 哥哥,考军校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可千万别为了眼前的困难而耽误了一生啊!」就在春玲想着法了鼓励四哥时,出走了几年的母亲突然来信了, 原来,母亲离家出走时就偷偷开了个假离婚证明,后来去了平阳县, 找了一个做食品加工的老板做丈夫,生活还算可以。她从别人口中得知女儿这几年受的苦难,心里充满了愧疚。母亲来信想让女儿也去平阳县跟着她过,还允诺给小春玲找一个好婆家。读着母亲的信,春玲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恨母亲的无情,可那毕竟是自已的亲生母亲啊! 她多想扑到母亲的怀里好好地哭一场,多想跟着母亲过一个正常女孩无忧的生活。可她怎能舍弃这个家,这个家虽穷,但且家人都是真心地疼她爱她啊!  

善良的继父看出了她的忧悉,劝她道: 「 玲儿,你去找你娘吧,爹不怪你,咱家这么苦,会拖累你一辈子的,爹也于心不忍啊!」春玲咬了咬嘴唇,双膝跪在继父的床前:「爹,再大的苦俺都能吃,您可千万别赶俺走。」春玲让人代笔给母亲写了一封回信,拒绝了母亲的要求。  

她一如既往地为这个家*持着。为了给四哥多筹点钱买学习资料,1998年 8月的一天,小春玲又一次想到了卖血。 在她的再三请求下,医生一次为她抽了 300CC血, 原本身体虚弱、营养不良的她此时更加虚弱。她强打起精神去邮局汇钱。  

没想到,过马路时一恍惚,她被一辆满载着钢筋的大卡车挂倒,沉重的车轮从她身上轧过----  

噩耗传来,爷爷承受不住打击,病倒在床上,继父四度昏厥过去。  

三哥申建文是第一个知道消息赶到家的,他扑到在妹妹的遗体前,哭昏了过去。  

二哥申建军接到电报后,在火车上两天没吃没喝,哭着从上海站着回到家乡。  

远在西安的读研究生的大哥申建国闻讯失声痛哭,他实在抽不出空回家奔丧,流着泪为小妹发来唁电:亲情小妹, 你用母亲般的胸怀挑起一个沉重的家; 至爱小妹,你用脆弱的双肩撑起一片希望,我们永远爱着你____亲情小妹。  

刚刚收到桂林陆军学院录取通知书的申建华同时收到了妹妹的噩耗, 他当场晕倒在训练场上。他也匆忙赶回了家乡。  

按当地的风俗,未成年的人死后不仅不能举行葬礼,就连祖宗的"老林"也不能入。  

小春玲到继父家四年,除了改姓,连户口也没来得及报,所以,她还不能算村里的人。 可村里的长辈们深深地被这个"亲情义女"的大仁大义感动,不仅破例为她举行了最高规格的葬礼,而且还在祖宗的"老林"为她选择了一块坟地。老人们流着泪说:这么好的闺女,死了再不能让她受屈了。  

曾经采访过申春玲的山东省女作家刘红也赶来参加了葬礼,并为她撰写了祭文:  

你,宛如山涧一朵野花,  
你,又是天边的一抹云霞,  
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  
柔弱的双肩担起满腔挚情, 幼小的心灵托起一个完整的家,年轻的岁月,本应如诗如画,如丝如缕,可是你的面前却堆满了太多的艰辛和沉重,一个毫无血缘的家,演绎出一番轰轰烈烈的真情;一个小小的你,虽不惊天地,泣鬼神,可又让许多天下人为这动情。  
你走了,走得那么轻,那么轻,轻得像天边那朵云----  
你留下的情又是那么重,那么重,重得像巍峨的泰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3RcYL3sS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3-8-2006 05:00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次兩人共進晚餐的夜晚
女孩跟男孩提出分手的要求..
男孩起先楞了一下.然後默默的接受了....
女孩說我們還是好朋友
男孩說:恩~對呀~只要你有任何困難我一定會幫你的..
然後像平時一樣傻笑..就這樣..平靜的吃完他們的最後一次晚餐
之後男孩還是每天打電話給女孩..
問他過的怎樣?
回到家了嗎?
吃飽了嗎?
女孩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問.理所當然的接受男孩的關心
直到那女孩在一次遷怒的情況下對那男孩說:那跟你沒關係!!
男孩淡淡的說:抱歉~打擾了
原來那女孩和他現在的男友吵架了.可憐的男孩成了出氣筒..
隔了一天女孩就沒接到男孩的電話了
女孩覺得奇怪..但也沒多想..
又過了幾天男孩還是都沒有打給女孩
女孩心想:搞甚麼?才念他兩句就給我耍脾氣真是的
算了~到底是我理虧我打給他好了.順便.告訴他男生別這麼小氣~~
女孩打了半天沒人接就算了還暫停使用勒~
女孩開始覺得奇怪了....
跑到男孩的公司找男孩.但是男孩的同事說那個男孩早就離職了
男孩的老闆是男孩的好朋友於是..那個女孩就問他那男孩去了哪呢?
他老闆說:我不知道我也在找他呀!?
女孩不死心.打電話去男孩家.男孩的家人說男孩出國了
女孩心想奇怪了
男孩的家境並不富裕怎麼可能讓他出國呢?(事實上男孩的家境也是女孩跟他分手的原因之一吧)
再說他要出國就算沒告訴我...他的朋友也都該知道吧?真奇怪????
滿心懷疑的她帶著滿心的疑問回到家中...
突然發現它的信箱裡有一封信!
她打開來看...是男孩寫的信..
這下她確定男孩的確離開台南了..只是沒有說去了哪?
可惡的豬頭~~走也不會說一聲~~
從此以後雖然女孩沒再見過男孩...但是總會定期的收到男孩的信
特別是重要的日子..如女孩的生日時他會祝她生日快樂並附帶禮物..情人節時也不忘祝她幸福..和鮮花聖誕節更是不用說..就連女孩考大學都會收到他鼓勵的卡片
所以雖然女孩已經很久沒見過男孩了但是還都能感受男孩的關懷..只是女孩發現男孩寄給她的信幾乎都是沒有寄信住址的~要不然就是轉寄的~真是怪了??
彷彿是友人直接把信放在信箱的??..
而且也不曉的為甚麼男孩的朋友們都變的對女孩特別好?
不但生日有禮物還會邀女孩一起出去玩....更甚的只要是男孩的朋友而她是女生的話還會主動邀女孩去逛街.聊天.講電話噓寒問暖等等..
關懷的舉動...令女孩覺得奇怪但時間一久了女孩也習慣了..
那段日子....她覺得好快樂好幸福..直到..女孩有一天發現男孩很久沒有寄信給他了..她覺得奇怪..但想說算了可能最近男孩比較忙吧?
但是一個星期過去了女孩還是沒有收到半封信...
她開始慌了..她不知道她為何會慌..只知道她想看男孩的信...
兩年了男孩總是會寫信給女孩..特別是在特別的日子裡總有男孩從遠方捎來暖暖的祝福..陪他繼續走下去..雖然女孩沒辦法回信..
但是這已經是女孩生活的一部份如今突然間消失了女孩突然發現好像少了一個依靠..女孩開始四處打聽男孩的下落..
到以前男孩常去的咖啡廳.茶店.書店.網咖.一坐.一待就是一整天...
只希望能看到男孩...但是都沒有...
男孩好像就從世上蒸發了..
她抱著最後的希望到了男孩的好朋友的公司...
問男孩的朋友及同事男孩的下落..
男孩的同事中有個女生叫的茹琳被女孩一問竟然哭了..
女孩問茹琳妳怎麼了?
男孩的老闆說:喂~~拿去打給這個人吧!!妳就知道他去那了...
女孩一看是一張有手機號碼的便條紙.
女孩很開心..心想:總算被我找到了吧!!
女孩打了手機...:喂~~~?
手機那端傳來的是一個男生的聲音.
雖然女孩已經快2年沒見過男孩了.但是她確定電話裡的人不是男孩
女孩說:請問.....
對方還沒聽女孩講完就說:喔..我知道你是誰了...
妳找我哥哥的吧?我等妳很久了...
你現在有時間嗎?方便出來嗎?我們約個地方祥談吧...
妳就會明白的...
女孩一頭霧水的來到和男孩的弟弟約定的地方
女孩一看就知道他的確是男孩的弟弟
因為的確蠻像的...
女孩迫不及待的問:妳哥哥呢?
男孩的弟弟沒說話只是靜靜的從手提袋裡拿出一封信...
遞給女孩...
抱歉..其實這封信前幾天就該拿給妳了只是我不知道
我應該怎麼拿給妳所以才拖到今天....
原來這兩年的信都是你寫給我的?!!女孩驚訝的問...
不不不不!!我只是代我哥哥交給妳罷了..
幹嘛那麼麻煩呀?真是的?故作神秘..
女孩雖然嘴中念念有詞但是還是難掩臉上的興奮....
打開了信....
嗨~~~ 穗 妳最近過的好嗎?
天氣開始轉涼了唷~自己小心身體唷?書讀的如何呢?別太貪玩了知道嗎?
呵呵~把你說的像小孩子一樣..抱歉抱歉..
只是..我真的放心不下妳妳總是這麼需要人.關心.保護
不過妳放心我已經交代我的死黨們要好好照顧妳了...
因為在妳看這封信的時候我早就到了一個很遠的地方了....
我沒辦法在繼續照顧妳了..但我真的放心不下妳
所以我用了這個辦法來陪妳度過接下來的日子....
希望妳不要介意...但是這很可能是我的最後一封信了
因為我的時間到了....
很抱歉我真的不是不想見妳..
只是我不願意讓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
更不希望因為我而讓妳傷心難過...
我希望妳開開心心的..這是我最大的願望呀..而且也快聯考了呀
如果因為我害妳沒考上我大概沒辦法原諒自己
因為這是我的最後要求...
一算大概有200多封吧?呵呵~希望妳不會嫌太囉唆~~
我雖然快離開了...但是我沒有後悔跟妳在一起過..
跟妳在一起的日子我很開心.....雖然...
妳最後不是選擇我...但這樣也好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妳提分手
因為我不想連累妳...畢竟這樣的我是不可能給妳幸福的.跟妳分手
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差!!到了醫院檢查...
醫生告訴我我只有3個月的壽命了...還好妳提早跟我分手了...
不然...呵呵~~~妳果然冰雪聰明....
所以我將日子算一算照著年歷寫了200多封的信在叫我弟弟幫我依照
日期寄給妳..就好像我還在妳身邊陪著妳一樣..
算算2年了吧?我想妳對我的感覺也比較淡了吧?
應該比較能接受這個事實了吧??
所以我在這時候寫最後一封信
再說我也沒辦法再寫了...
希望妳原諒....我不知道這樣對妳的影響會不會很大...
如果會..抱歉這次我沒辦法安慰妳了....
我只想告訴你我愛妳..我恨不得能一輩子照顧妳...就算最後妳跟另一個
男子攜手走向紅毯的另一端我也希望能繼續當妳的朋友.....
但我能嗎?我不能因為上天給我的時間到了...
雖然短促但是我覺得並不後悔...我的人生是完整的...
就像我們的戀情雖然短暫..但是我覺得值得了...
謝謝妳陪我談我今生的第一段戀愛..
如果時間能從來我不會去追妳...不會愛上妳..
過去能從來嗎?不能..所以我還是傷了妳....
如果明天的付出..等待..能讓妳我長相廝守我一定去做...
但我有明天嗎?沒有..所以我還是會離開妳..
如果現在我能無牽無掛的離開人間就表示我已經不再愛妳..不再在乎妳...
但我眼角的眼淚已經告訴我我放不下妳..
所以是的我.愛.妳......
不要為我哭因為愛過妳我很幸福...
割斷一段因緣很簡單...只要忘記思念的方法就可以了
所以忘了我吧....
愛妳的奈落NERON 2005/9/21 奇美醫院
女孩看著信上的時間是他們分手的一個月後....
也是她跟他說:這跟妳沒關係的隔天......
那天天氣轉涼了....秋天到了
那晚在台南的3皇3家門口 一個女孩抱著一封信
痛哭失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7-2007 07:2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纯粹顶一顶。。。。
可以给更多人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8-2007 12:0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很简单》part1

「鋒齊!猜猜看這張紙條裡的數字是多少?」
「嗯.....3587」

「哇靠!鋒齊真是屌,每次都百發百中」
「對呀!鋒齊,下次猜猜教授的論文題目是什麼吧?」

「不行!你們這些傢伙只會想些有的沒的,那像我,應該多用點心關懷國家政情、民間疾苦.....」
「靠!出張嘴你最會......」

一票大學生圍坐在速食店裡和著一個叫─鋒齊─的大男孩一起討論著他的〝超能力〞。


其實在鋒齊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有些許預知的能力,常常能猜中撲克牌的數字及別人寫在紙上的符號。漸漸的隨著年紀的增長能預知的事情也越來越多、越來越精準,甚至可以預見隔天的考卷及統一發票開獎號碼。但是也由於如此異於常人的能力,使得鋒齊的父母感到有點擔心兒子的特殊能力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而帶著鋒齊尋遍各名嘴神算。

終於在屏東鄉下的一個瞎眼駝背老頭那裡得到了最重要的忠告:

小子呀!你的能力是老天爺給你的,就像外面許多算命一樣,有預測未來、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世上事,有因就有果。為什麼我會瞎眼又駝背,就是我也有常人所沒有的能力,而擁有這能力的代價就是必須以身上的某一樣東西交換,
例如瞎眼、聾啞、破財、失親等等。

唉!這個世界是公平的,你要有別人所沒有,自然就必須付出相對的代價;而你現在依然四肢健全耳聰目明,那是因為你沒將這個能力運用在別人身上,如果,有一天你一旦使用了,那可是觸犯天條,就勢必付出相對的代價呀!切記,切記。


因此鋒齊的父母自小總是不斷的告誡他:決對不能使用自己的超能力在別人身上。


正當一票同學嘻鬧的正HIGH時速食店門口進來了一位女孩,鋒齊停止了和其他同學的打鬧專注的望著那名長髮女子,鋒齊看著她慢慢的走向櫃台立刻起身也趕往她旁邊的櫃位,只聽到那女孩向服務人員說:「給我一份麥香魚餐,飲料型橙汁。」

鋒齊偷偷瞄著她順便假裝自己也要點餐。


「喂!鋒齊在搞什麼?桌上一堆薯條吃不完,他還要點什麼?」
「哇那栽?可能要把妹妹吧」
「喂!對耶,旁邊那個美眉還蠻正的喔!」
「夠了!你們幾個,這個機會就讓給鋒齊吧,十九歲了,老是〝雙手萬能〞也不是辦法。」

「不會呀!我還不是一樣沒美眉!」
「靠!人家那像你,頭可以放到自己大腿的中間,這輩子都可以不求人.......」


「小姐,這是您的麥香魚餐,一共是一百二十五元。」
「好,你等一下。」那女孩將皮包打開正想拿錢出來來。

「咦!我.....我明明帶了一張伍佰元的,怎麼........」那女孩慌忙的翻著她的小包包。「這.....對不起,小姐我的餐可不可以待會再來拿........」女孩滿臉通紅的道歉著。

「小姐,這裡有一百五十元」鋒齊不慌不忙的將錢遞給櫃台的服務人員。
「呀!先生,這.....這怎麼好意思....」女孩急忙的向鋒齊推辭著。
「沒什麼!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江湖兒女,拔刀相助,人之常情。」

鋒齊顯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我想當下的情況,誰都會表現出這副死樣子吧。

「那....先生,你留個電話,我好把錢還給你。」
「電話當然要留,不過錢不用還了,改天換妳請我好了。」

真是了不起的招式,雖然有點老套,不過倒是挺管用的。但是前題之下,是你必須有超能力能知道那女孩身上帶了多少錢,當然故事的發展都是這樣的鋒齊和心卉自然成了男女朋友,只是世事並非如童話般都會有完美的結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8-2007 12:0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很简单》part2

「鋒齊,你又在嗯嗯咿咿的哼什麼歌?」心卉不解的問。
「『愛,很簡單』,陶吉吉的歌。」鋒齊認真的回答著。
「『愛,很簡單』?嗯!對,愛其實真的很簡單,只要去想著一個人,去對他好,去想想他去愛他。」心卉抬頭望著天空獨自的說著。

「對呀!本來就是最簡單的事,一種存在人體內最基本的元素,會因為所碰到的人,而自然的被激發出來。」鋒齊邊說邊輕輕的將心卉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嗯!但是還是有太多人將愛變得複雜,而變了質,太多人的愛是要對方相對的付出,要牽絆對方、要完全佔有對方,而這樣的愛讓自己也變得複雜、變得不快樂。」

「所以我才會這麼喜歡這首歌。」鋒齊邊說邊繼續哼著。
「可是.....唱的好像不太對。」心卉疑惑的看著他。
「那是因為歌詞還記不熟。」

「不是,我是說你唱的key不太對......」


「心卉!期末考快到了耶,可不可以請妳男朋友預測一下這次的題目呀?」
「不行!雅玲,跟妳說過多少次了,她的能力不能亂用,否則.....」
「否則怎麼樣?」雅玲好奇的追問著。
「唉呀!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是不行就對了。」

「可是妳們也在一起半年多了,試一下又不會怎樣。」雅玲不斷的蠱惑著心卉。
「不行!我說不行就不行,雅玲,妳再這樣我要生氣了。」心卉瞪大眼睛的看著雅玲。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那考完後我陪妳去逛百貨公司好了。」
「嗯!那我先打電話給鋒齊,跟他說一聲。」心卉邊說邊拿出行動電話撥號。

「嘟.......嘟........」

「喂!你好。」
「鋒齊呀!是我,今天下課後我會跟雅玲逛百貨公司,順便買你的生日禮物。」
「今天呀!去那家百貨公司?」

「嗶──」
「糟糕!鋒齊!我的手機快沒電了。」
「喂!心卉,是哪家百貨公司?」
「應該是SOGO......」

「嘟────」電話那頭傳來手機斷電的聲音。

令鋒齊焦急的不是未講完電話,而是心中莫名昇起的一股不安…



百貨公司裡的人潮像以往般的穿流不息嬌小的心卉和雅玲幾乎快淹沒在人群裡。

「哇!好多人喔!」雅玲不停的抱怨著。
「好啦!東西都買完了,趕快擠到門口去吧!」

心卉提著兩大袋商品往門口努力的擠著。

突然間門口處傳來陣陣喧嘩許多原本要出去的人竟全部往回跑,剎那間的舉動和慌忙令不少人不知所措的觀望著。就在人潮逐漸散去時赫然出現在門口的是,一群手持槍械的矇面搶匪這群搶匪一進門後便朝天花板連開數槍嚇的所有人四處逃竄,被眼前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呆了的心卉和雅玲正想轉身和其他人一起逃離時,心卉卻一把被其中一名搶匪緊緊抓住。

「呀!放開我.....」心卉掙扎的大叫著。
「心卉!心卉.....」雅玲回過頭想拉住心卉卻被後面的人潮推擠到門外。


「喂!鋒齊,你們快過來聽大新聞耶!」

「....現在為您差撥一則新聞,今天下午位於忠孝東路上的彰化銀行,遭到六名矇面歹徒行搶,歹徒在行搶過程中因誤觸警鈴,而遭當地員警圍捕,其中四人駕車衝撞員警,轉而逃往SOGO百貨公司,並挾持許多人質,現正與警方對峙中........」

「SOGO百貨,糟了!心卉她......」鋒齊話還沒說完拎著背包衝出了教室朝著大門口一路狂奔。

「喂!鋒齊,下一堂還沒考完呀.......」
「搞什麼?想轉行跑新聞呀!」
「跑新聞也不錯呀!總比你一天到晚練頭放大腿中間的瑜珈好。」
「唉!我練瑜珈有什麼不好,一輩子自給自足......」


「裡面的歹徒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限你們三分鐘內釋放人質,否則我們警方就要採取攻堅行動.....」

「砰─砰─砰─砰」

署長話還未說完,只聽得鎗聲大作歹徒從百貨公司內朝外面的員警開槍並推出一名中年婦人,頓時間所有的員警及危安特勤小組皆已就位只等署長一聲令下開始攻堅。婦人顫抖的緩緩走出百貨公司門口四周寂靜的彷若一片死城,婦人每走一步踩著地上碎玻璃的聲響都深深的印入現場所有人的心中。

「不......不....要......開..槍......」婦人顫抖著極具害怕的哀嚎著。

突然百貨公司內傳出極為強悍的叫聲打斷的婦人的求救。

「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準備好一台加滿油的直昇機,還有,撤退所有的警察,不然....」

「砰─」

話還沒說完突如其來的鎗聲震驚所有人,鎗聲仍迴繞在凝結的時空裡時婦人已然應聲倒地大量的血泊如岩漿般漫流開來,現場頓時一片驚聲尖叫兩名和槍實彈的霹靂小組立刻上前將婦人拖了回來。

「看到了吧.....」百貨公司內又傳出令人喪膽的聲音。


每一位特勤人員都立刻將子彈上膛一致的發出「鏗鏘」的聲響。

「如果你們不照著作,十分鐘後這棟大樓就會爆炸,趕快去準備吧,時間還剩下九分四十五秒..」

署長立刻按下手上的電子錶時間設定為倒數九分四十秒。


「雅玲!雅玲!心卉呢?」鋒齊在紛亂的人群中抓住雅玲的手問。
「鋒齊你總算來了,心卉她.....她..被匪徒抓住了」雅玲著急的哭了。
「這.....」鋒齊被這消息給震住了他所預料的事果然發生了。

在剛才的電話中來不及告訴心卉的事真的應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8-2007 12:0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很简单》part3 - the end

「對了!你不是有預知的能力嗎?剛才署長問我時我有告訴他,你趕快告訴署長,匪徒在哪一層樓,快!再五分鐘他們就要炸掉整棟大樓,心卉,心卉還在裡面呀!」雅玲催促著鋒齊說著。

「可是......我.....」鋒齊猶豫著,因為他知道他的超能力一旦使用出來的後果──觸犯天條。


「快!沒時間了,不要再猶豫了.....」雅玲拉著鋒齊的手來到署長的身邊。
「署長先生,這位就是我剛跟你說的,有超能力的人。」
「哦!真的嗎?年輕人。」署長質疑的看著鋒齊。

鋒齊頓了一下點頭道:「嗯!」
「可是口說無憑,而且人命關天,我們現在決定攻堅,我不能相信你所謂的『超能力』,那太冒險了。」

署長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兩人離開,要其他警察將他們請走。

「2874-6631。」鋒齊突然講出一串的數字。
眾人以為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號碼,不過卻讓署長著實的嚇了一跳。

「0932-113-224民國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鋒齊接著又說出一連串奇怪的話。
「好了!我相信你。」
署長揮手要求警員放開他因為鋒齊所說的第一組號碼是署長家的電話,而第二組號碼則是署長的行動電話號碼及出生年月日。

「署長!你放心吧,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該相信『R527D2』,更何況我的女朋友還在裡面。」鋒齊說出的第三組號碼確確實實的撼住署長。

就算有人知道他的電話號碼或出生日期也不以為亦,但連他太太都不知道的保險箱號碼能說的出來的可不是泛泛之輩。


「怎麼樣?感應到了嗎?他們在幾樓?」署長著急的問著鋒齊。
「等....等一下,我....感覺很微.......弱,人太多了。」鋒齊緊閉著雙眼,額頭不斷落下斗大的汗珠。

「要快!時間快到了!」署長一再催促著。
「我....我.....」鋒齊脹紅了佈滿青筋的臉。

「所有人員就定位,A隊?」署長對著無線電佈署著。
「A隊就位。」
「B隊?」
「B隊就位。」
「C隊?」
「C隊就位。」

鋒齊聽到無線電那頭傳來的聲音,焦急自己一直無法感應到手持引爆器的匪徒。

「直昇機還沒準備好嗎?10.9.8.....」匪徒開始大聲的叫囂。

「怎麼樣?找到沒?」署長不停的催促著。
「呀!鋒齊,你可以感應心卉的位置,抓心卉的應該就是匪徒的首領。」雅玲突然想到當時的情景。

「7.6....」匪徒繼續倒數著。

「我......嗚......在.....在三樓,左....左邊數來第五個靠近窗戶穿黑....黑衣服的人。」鋒齊爆滿了青筋的臉大叫著。

「5.4.3....」
「C隊,在你的位置,看到了嗎?」
「OK!看的非常清楚,I GET IT。」
「2.1....」

「砰鏘─」清澈而響亮的鎗聲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穿著黑衣的歹徒應聲倒地,所有的特勤人員朝百貨公司內發射摧淚瓦斯及散光彈,每個幹員臉戴防毒面具衝入百貨公司內。在一陣驚慌中特勤小組準確的擊斃了匪徒所有人質安然獲救。


「鋒齊....」獲救後的心卉抱著鋒齊大哭。
「沒事!沒事了啦!」鋒齊撫順著心卉的長髮輕聲道。

「心卉呀!這次多虧鋒齊的超能力,才會這麼順利獲救。」雅玲在一旁讚賞著鋒齊。
「什麼?鋒齊你.....」心卉驚訝的看著鋒齊。

不知是眼淚還是自己的精神有點恍惚,在心卉眼中的鋒齊竟有模糊與不真實。

「可是!鋒齊!你...你不是....」心卉焦急的想問鋒齊。
「沒....沒事,我們快走吧,待會記者會越來越多。」鋒齊緊緊摟著心卉快速的離開現場。

坐上鋒齊的車後心卉一直不住的關心著鋒齊。

鋒齊只是淡淡的對她說:我沒事,我只是希望妳能知道,不管我怎麼做,全都是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為了妳。

送心卉回家時一路上鋒齊沒再說話是專注的看著前方。


當車行至仁愛路和敦化南路口時車輛突然失控打滑強烈的煞車聲,在地上畫出道道黑痕及陣陣白煙鋒齊試圖將車停下,但剎那間似乎煞車、方向盤全不管用了,車子像甩出去的鉛球再也控制不住它的落點朝迎面而來的貨櫃車撞上......

事故現場一片狼藉,散落四處的玻璃碎片和不斷閃動的雙黃燈,鋒齊的車整輛橫撞上貨櫃車的前頭,駕駛座幾乎被撞得稀爛。奇蹟似的心卉只受到些微的擦傷,心卉搖了搖身旁的鋒齊,卻看見鋒齊滿身是傷且額頭上鮮血如注的流下,心卉驚慌的衝下車並使勁的鋒齊拉出車外,此時附近圍觀的群眾也來幫忙,在一陣手忙腳亂的搶救後,心卉將鋒齊緊緊的擁在懷中失聲的哭叫著:「鋒齊!你振作一點,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鋒齊全身是血,嘴角還一直泊泊的流出鮮血,心卉不停的擦拭著鋒齊嘴角的血,只是鋒齊所流的血漸漸由鮮紅轉成暗紅,並大口大口的吐出。


心卉大聲的唉叫著:「救護車呢?救護車怎麼還不來?」

心卉的眼淚和著天空微微的細雨落在鋒齊的臉上,鋒齊微弱的睜開雙眼,勉力的伸出滿是染紅鮮血的手撫慰著心卉。

「來.....不...及了......我...咳....我....已經...觸...犯天條....這是...我...早該.....咳....知道的....我沒有......後悔....只要...能..為妳..」

「鋒齊!........老天爺呀!您要懲罰就懲罰我吧,不要這樣對待他呀......求求您...我求求您....」


一年後的今天,心卉帶著一大束的白玫瑰來到這個路,這一年中心卉沒再經過這個路口即使是坐計程車,心卉也會刻意要司機避開這裡,為的是怕自己觸景傷情,畢竟世上沒幾個人能接受自己最愛的人死在自己的懷裡。


一年後,心卉再次來到這個地方,當計程車轉入這條路時,原本撥放新聞的電台突然撥出:

忘了是怎麼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一種感覺 
忽然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


陶吉的歌,那是鋒齊最愛的一首歌。

心卉聽得眼淚卻止不住的落下,當心卉下車時卻赫然發現,所有的店家、百貨公司及附近的唱片行竟然同時撥放這首歌,而且同一時段、同一旋律在一直不停的撥放。


忘了是怎麼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一種感覺 忽然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 真的很簡單 愛的地暗天黑都已無所謂 是是非非無法決擇
沒有後悔 為愛日夜去跟隨 那個瘋狂的人是我 喔~
I love you  無法不愛著你 baby 說你也愛我
I love you 永遠不願意 baby 失去你
不可能更快樂 只要能在一起 做什麼都可以 雖然世界變個不停
用最真誠的心 讓愛變得簡單
I love you 我一直在這裡 一直在愛你
I love you (yes Ido) 永遠都不放棄 這愛的權利 如果你還有一些困惑
請貼著我的心傾聽 聽我說著愛你 (yes I do) 我愛你


所有的人都走到馬路上,聆聽這突如其來卻熟悉且讓人舒適的旋律。沒有人去理會為什麼所有的電視台及電台皆同時撥放這同一首歌,只是仔仔細細的欣賞品味這動人的歌聲。

當音樂重複撥放三次後,音量似乎漸漸變小,轉而出現一段磁性聲音的口白:心卉,這一切的一切,我都沒有後悔,只要能為妳…

口白結束後所有的電台及有線電視皆撥回原有的頻道,每一個電台的工作人員都在尋找剛剛的音樂及口白從何而來。但這些對心卉而言都已不太重要,重要的是─

曾經有個男孩子為了她、為了愛,付出一切,在所不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1-9-2007 02:0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伊乐园。。。

姐!希望您幸福。。。(非常感人的短文)

我的家在一個偏僻的山村,父母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我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弟弟。

有一次我為了買女孩子們都有的花手絹,偷偷拿了父親抽屜裏5毛錢。
父親當天就發現錢少了,就讓我們跪在牆邊,拿著一根竹竿,讓我們承認到底是誰偷的。
我被當時的情景嚇傻了,低著頭不敢說話。父親見我們都不承認,說那兩個一起挨打。
說完就揚起手裏的竹竿,忽然弟弟抓住父親的手大聲說:爸,是我偷的,不是姐幹的,你打我吧!
父親手裏的竹竿無情地落在弟弟的背上、肩上,父親氣得喘不過氣來,打完了坐在炕上罵道:“你現在就知道偷家裏的,將來長大了還了得?我打死你這個不爭氣的。”

當天晚上,我和母親摟著滿身是傷痕的弟弟,弟弟一滴眼淚都沒掉。半夜裏,我突然號啕大哭,弟弟用小手捂住我的嘴說:姐,你別哭,反正我也挨完打了。我一直在恨自己當時沒有勇氣承認,事過多年,弟弟替了我擋竹竿的樣子,我仍然記憶猶新。那一年,弟弟8歲,我11歲。

弟弟中學畢業那年,考上了縣裏的重點高中。同時我也接到了省城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那天晚上,父親蹲在院子裏一袋一袋地抽著旱煙,嘴裏還叨咕著,倆娃都這麼爭氣,真爭氣。
母親偷偷地抹著眼淚說:爭氣有啥用啊,拿啥供啊?
弟弟走到父親面前說:爸,我不想念了,反正也念夠了。
父親一巴掌打在弟弟的臉上,說:你怎就這麼沒出息?
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把你們姐倆供出來。說完轉身出去挨家借錢。
我撫摸著弟弟紅腫的臉說,你得念下去,男娃不念書就一輩子走不出這窮山溝了。
弟弟看著我,點點頭。當時我已經決定放棄上學的機會了。沒想到第二天天還沒亮,弟弟就偷偷帶著幾件破衣服和幾個乾巴饅頭走了,在我枕邊留下一個紙條:
                   姐,你別愁了,考上大學不容易,我出去打工供你。弟。

我握著那張字條,趴在炕上,失聲痛哭。
那一年,弟弟17歲,我20歲。

我用父親滿村子借的錢和弟弟在工地裏搬水泥掙的錢終於讀到了大三。
一天我正在寢室裏看書,同學跑進來喊我:梅子,有個老鄉在找你。
怎麼會有老鄉找我呢?
我走出去,遠遠地看見弟弟,穿著滿身是水泥和沙子的工作服等我。
我說:你怎和我同學說你是我老鄉啊?
他笑著說:你看我穿的這樣 ,說是你弟,你同學還不笑話你?
我鼻子一酸,眼淚就落了下來。
我給弟弟拍打身上的塵土,哽咽著說:你本來就是我弟,這輩子不管穿成啥樣,我都不怕別人笑話。
他從兜裏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個用手絹包著的蝴蝶髮夾,在我頭上比量著,說我看城裏的姑娘都戴這個,就給你也買一個。我再也沒有忍住,在大街上就抱著弟弟哭起來。
那一年,弟弟20歲,我23歲。

我第一次領男朋友回家,看到家裏掉了多少年的玻璃安上了,屋子裏也收拾得一塵不染。
男朋友走了以後我向母親撒嬌,我說媽:咋把家收拾得這麼乾淨啊?
母親老了,笑起來臉上像一朵菊花,說:這是你弟提早回來收拾的,你看他手上的口子沒?是安玻璃時劃的。我進弟弟的小屋裏,看到弟弟日漸消瘦的臉,心裏很難過。
他還是笑著說:你第一次帶朋友回家,還是城裏的大學生,不能讓人家笑話咱家。
我給他的傷口上藥,問他,疼不?他說:不疼。
我在工地上,石頭把腳砸得腫得穿不了鞋,還幹活兒呢……說到一半就把嘴閉上不說了。
我把臉轉過去,哭了出來。那一年,弟弟23歲,我26歲。

我結婚以後,住在城裏,幾次和丈夫要把父母接來一起住,他們都不肯,說離開那村子就不知道幹啥了。
弟弟也不同意,說姐,你就全心照顧姐夫,咱爸媽有我呢。
丈夫升上廠裏的廠長,我和他商量把弟弟調上來管理修理部,沒想到弟弟不肯,執意做了一個修理工。
一次弟弟登梯子修理電線.讓電擊了住進醫院。我和丈夫去看他。
我撫著他打著石膏的腿埋怨他。早讓你當幹部你不幹。
現在.摔成這樣,要是不當工人能讓你去幹那活兒嗎?
他一臉嚴肅地說:你怎不替我姐夫著想著想呢?
他剛上來,我又沒文化,直接就當官,給他造成啥影響啊?
丈夫感動得熱淚盈眶,我也哭著說:弟啊,你沒文化都是姐給你耽誤了。
他拉過我的手說:都過去了,還提它幹啥?
那一年,弟弟26歲,我29歲 。

弟弟30歲那年,才和一個本分的農村姑娘結了婚。在婚禮上,
主持人問他:你最敬愛的人是誰,他想都沒想就回答,我姐。
弟弟講起了一個我都記不得的故事:我剛上小學的時候,學校在鄰村,
每天我和我姐都得走上一個小時才到家。
有一天,我的手套丟了一隻,我姐就把她的給我一隻,她自己就戴一隻手套走了那遠的路。
回家以後,我姐的那只手凍得都拿不起筷子了。
從那時候,我就發誓我這輩子一定要對我姐好。
台下一片掌聲,賓客們都把目光轉向我。
我說,我這一輩子最感謝的人是我弟。
在我最應該高興的時刻,我卻止不住淚流滿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2-11-2007 02:3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的故事哦!看乐一半,代会再聚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4-2009 02:19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把这里的故事给看完了。。。。
这里的故事蛮感人的。。。。
有些故事。。。。。
我一面看,我的眼泪就一面掉。。。。
很感动。。。。。




谢谢各位的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1-3-2012 11:0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都很感人,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162625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