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26190
查看
137
回复

無題感人小故事總站

[复制链接]

楼主: 芃楓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1-8-2003 03:3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文藝分享里,如果你有感人的小故事要跟大家分享,卻不知道
故事該命名甚麼,就貼再這裡吧!

祝大家閱讀愉快!

fujii謹啟


有位妇人看见前院坐着三位老人,于是说:“我想我并不认识你们,不过你们应该饿了,请进来吃点东西吧!
    “我们不可以一起进去一个屋子内。”老人们回答说。
    “为什么呢?”妇人想要了解。
     其中一位老人解释说:“他的名字是‘财富’。”然后又指着另外一位说:“他是‘成功’,而我是‘爱’。”接着又补充说:“你现在进去跟你家人讨论,要我们其中的哪一位到你们的家里。”
     妇人进去告诉家人刚刚谈话的内容。孩子提出自己的建议:“我们邀请‘爱’来不是更好吗?”
     大家都一致同意,妇人到屋外问那三位老者:“请问哪位是‘爱’?”
    ‘爱’起身朝屋子走去。另外二者也跟着他一起。妇人惊讶的问财富和成功:“我只邀请‘爱’,怎么连你们也一道来了呢?”
     老者齐声回答:“如果你邀请的士‘财富’和‘成功’,另外二人都不会跟进来。而你邀请的是‘爱’的话,那么无论‘爱’走到哪,我们都会跟随。那儿有‘爱’,那儿就有‘财富’和‘成功’。”

献给大家的祝福:

当你们感到倦怠和疲惫时,祝福你们能够体谅,忍耐并重新获得力量。
当你们感到恐惧时,祝福你们能得到爱和勇气


[ Last edited by fujii_Itsuki on 27-1-2005 at 04:49 PM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9-8-2003 03:1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轉載)中國國內發生的一個真實的故事!

鳳凰台鏘鏘三人行的節目,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國內某地,有一個女司機開著一輛滿載乘客的長途客車行馳在盤山公路上。
山間公路上三名持槍歹徙居然盯上
漂亮的女司機,強迫中巴停下,要帶女司機下車
去"玩玩",女司機情急呼救,全車乘客噤若寒蟬。



只有一中年瘦弱男子應聲奮起,卻被打傷在地。

男子氣極.奮起大呼全車人制止暴行,卻無人響應.任憑女司機被拖至山林草叢。



半個時辰後,三歹徒與衣衫不整的女司機歸來。
車又將行.女司機要被打傷流血的瘦弱男子下車。
男子不肯,倔持起來。



喂,你下車吧,我的車不拉你!"






中年男子急了,說:"你這人怎麼不講道理,我想救你還錯嗎?"





"你救我?你救我什麼了?"女司機矢口否認,引得幾個乘客竊笑。





中年男子氣極,恨自已身無大俠之力!救人未救成,可也不該得此被驅逐下車的結果呀,他堅決不下。



"再說我買票了,我有權坐車!"
女司機揚起臉無情地說: "不下車,我就不開。"


沒想到的是,滿車剛才還對暴行熟視無睹的乘客們.卻如剛剛睡醒般,齊心協力地
勸那男子下車:"你快下去吧,!
我們還有事呢,耽擱不起!"





有幾位力大的乘客甚至想上前拖這中年男子下車,使人想起莫泊桑筆下《羊脂
球》的情節。



三個歹徒咧著嘴笑.得意地笑了。

其中有個黑皮無賴毫不知恥地說:"哥們把她玩恣了!"
另外兩個歹徒也胡言亂語:
"她是我對象,關你屁事!"一場爭吵
;直到那男子的行李從車窗扔出,他隨後被推搡而下。



汽車又平穩地行駛在山路上,女司機掠了一下頭髮,按響了答錄機。



車快到山頂,拐過彎去就要下山了,車左側是劈山開的路,右側是百丈懸崖。





汽車悄悄地加速了,女司機臉上十分平靜,雙手緊握著方向盤,眼睛
淌出晶瑩的淚水。




一歹徒似乎覺察到了什麼,說:"慢點開,慢點開,
你......想幹什麼?"
女司機並不說話,車速越來越快。





歹徒企圖撲上去搶方向盤,汽車卻像離弦的箭向懸崖沖去......






第二天,當地報紙報導:伏虎山區昨日發生慘禍,一中巴摔下山崖。
車上司機和十三名乘客無一生還。
半路被趕下車的中年人看到報紙哭了。
誰也不知道他哭什麼,為什麼哭......

[ Last edited by NetLover on 29-8-2003 at 06:01 PM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9-8-2003 05:5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哪被赶下车的人哭了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9-8-2003 11:1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他顿时明白了那位女子赶他下车的原因。
女子感谢他尝试救她,所以赶他下车,因为女子已经决定自杀,带着无情的乘客和歹徒一起死。
他哭,是因为他到那个时候才明白女子赶他下车的苦心,其实是要感谢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0-8-2003 01:0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real shit???!!! sorry cant type in chinese right now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0-8-2003 01:1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wah....還蠻佩服那女司機的做法....及她的智慧,讓那男生生還....
但,可悲的是,為甚麼巴士上其他的人沒有為那女生出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0-8-2003 10:3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在这儿有交待:
沒想到的是,滿車剛才還對暴行熟視無睹的乘客們.卻如剛剛睡醒般,齊心協力地
勸那男子下車:"你快下去吧,!
我們還有事呢,耽擱不起!"

人性是自私的.....很伤感但很确实的一句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1-8-2003 12:1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因為怕事吧
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嗎?
到後來的結果,還不是要一起承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9-2003 04: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乘客跟歹徒是豬啊?!?!
這樣對那個女司機后還敢坐她的車?!
我看到一半的時候都知道她要自殺了,那些豬還不知道???
不過我好佩服那個女司機!是我的話,我也要那些人陪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9-2003 06: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玖薇子 于 14-9-2003 04:38 PM 写道 :
那些乘客跟歹徒是豬啊?!?!
這樣對那個女司機后還敢坐她的車?!
我看到一半的時候都知道她要自殺了,那些豬還不知道???
不過我好佩服那個女司機!是我的話,我也要那些人陪葬。

他们的思想程度比较低,所以没思考到那么深远的问题。
只有思想程度低的人,才会做出这些人兽不齿的行为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2-2004 06:5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轉貼]這是一個有關婚姻溝通重要性的故事,非常值得一看!

記得剛新婚的時候,早晨時必定會在他懷抱中醒來,我總是紅著臉不敢說一聲早,怕嘴裡的口氣弄皺了他的眉;漱口杯與牙刷堅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擺在一起看才有夫妻的感覺;我會幫他打點上班的衣物,什麼襯衫配什麼領帶,經過我的審美才准他穿上身。
起了床到餐桌上,為了他的健康,我每天變換不同花樣的早餐,晴朗的天可能是培根蛋加上烤土司;有些下雨的話,或許來點小米粥搭醬瓜鹹蛋;要是陰天,不如就吃些外頭的燒餅油條和豆漿……招式用到我變不出新把戲,可是我樂此不疲。
除了當一個賢慧的妻子,我亦毫不掩飾對他的熱情,「我愛你」是每天恭送他出門上班一定說的話,然後附加一個親密的吻,即使他大多時候只是淺淺一笑,也足夠我高興個老半天。
但是,五年過去了。
我相信還不到癢的時候,可是,到底是什麼改變了我和他的互動?
早晨起床,他的位置往往已空蕩,只能由皺褶的床單證實他確實存在過,即使他偶爾睡過了頭或者小賴一下床,也絕對是急急忙忙由床上跳起來,匆忙的梳洗著衣。
我已經快忘了被他擁抱迎接朝陽的感覺。
盥洗室裡的漱口杯,在幾年前被打破一只後,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而另一只因為掉到馬桶裡,所以也換了新的;五年內,牙刷已換了不知幾支,甚至有時我們睡迷糊了,還會用上同一支,什麼口氣的問題都不需要掩飾了。是否一樣顏色,一樣款式,他說這些根本不重要。
因此,洗手台上Hello Kitty和小叮噹圖樣的兩只漱口杯左右對峙,小叮噹的杯裡插著一支綠色牙刷,是我的;Hello Kitty則是空的,因為他前一陣子已改用電動牙刷,擺在架子上。
分屬兩個不同故事的漱口杯,以及位於兩個不同位置的牙刷,彷彿在嘲諷我們的夫妻關係,漸行漸遠。
因為他出門的時間早,打點他的衣著已經不再是我的事,他自己會搞定。
早餐?很久沒有一起吃了,我同樣不必費盡心思去想菜單、查食譜,反正沒人賞光。
更不用說「我愛你」這句話,還有熱情的早安吻,他無福消受,而且現在說起來也有些矯情了。
仔細想想,五年來,他沒有說過一次「我愛你」,一次也沒有。
* * * * * * * * * * * *
我和他相聚的時間,嚴格上來說是從晚上七點開始,也就是他下班回來之後。如果他加班的話,那時間可能要延到十點、十一點。
剛結婚的時候,我為了他去學烹飪,「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我深信這個鐵律。
所以,一些餐館名菜常出現在我們餐桌上,宮保雞丁、五更腸旺、蔥油雞、東坡肉……。
見他吃得高興,我也開懷,雖然不全是我愛吃的,但是,他愛吃就好。
飯後,我們會依偎在沙發上看電視,我陪他看新聞,聽他評論國政、批判社情;他陪我看八點檔,聽我調侃劇情、大哭大笑。
所以我知道行政院長、立法院長是什麼人,他也知道當紅的李世民是誰演的。
我沒有料到的是,五年的時間可以改變這一切。
烹飪班我可以說是半途而廢,不知道從哪天起,他開始干涉我做菜的方法,宮保雞丁他不喜歡太多辣椒,五更腸旺他開始抵制,蔥油雞叫我別淋油,連滷東坡肉要放多少醬油,他都有話說。
我做的菜漸漸變得簡單,烹飪班也不想去了,有時候一盤炒青菜、貢丸湯和皮蛋豆腐就打發掉他,他反而沒什麼意見。
我想,我抓不住他的胃。
隨著他加班次數的增加,我們甚少在一起看電視了,除了現任總統是陳水扁,我對於國家大事可說一無所知;而他,問都不用問,台灣霹靂火的男主角是誰他絕對不可能知道。
夫妻之間開始言不及義,他對我說的話,大多都是「不用等我」、「早點睡」,我跟他說的話,也幾乎是「你回來了」、「菜在電鍋熱著」。
我們沒有相同的話題,沒有相同的興趣,除了「夫妻」名義上的聯繫,我們的交流空泛的可憐,比普通朋友還不如。
多可笑的夫妻關係,不是嗎?
* * * * * * * * * *
婚前,我們曾描繪著未來的願景,他說要生兩個孩子,先男後女,哥哥可以保護妹妹;我卻認為應該先享受一段兩人生活,生孩子的時情倒不急於一時,只是我不想壞了他的興致,並沒有說出口。
婚後一陣子,他很積極的和我「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他想要孩子,從他不戴保險套的行為可以看得出來,可是我還不想要,又怕他不高興,於是我背著他吃避孕藥。
猶記那時,他還興沖沖的帶我到醫院探視一名女性朋友,她剛生完一個四千兩百公克的巨嬰,神色萎糜的躺在病床上。我忘不了他隔著一塊玻璃看新生娃娃時,眼中綻放的神采,可是我更忘不了,那位女性朋友用著虛弱的語氣告訴我,她整整痛了一天一夜,才求醫生由自然產改為剖腹產。
我更不敢生小孩了。
五年後的今天,他似乎已經放棄生小孩這回事,畢竟只有他一頭熱是沒用的。
可是,待在他上班之後空洞的房子裡,我突然覺得生個孩子也不錯,至少屋子裡會熱鬧點,我的寂寞,也會少一點。
他早就在數年前就開始用保險套了,我不清楚是什麼讓他改變心意,不過這也鬆了我一口氣,我對避孕藥似乎過敏,不論換什麼牌子最後都落得一個水腫的下場。
我猜他六百多度的近視加閃光,應該看不出我水腫前和水腫後有什不一樣,重點
是,他的保險套解決了我一個大麻煩,同時又帶來另一個新煩惱。
我現在想要一個孩子了,他卻似乎不想,我不知怎麼跟他開口。
更別提他頻繁的加班,晚上常累得倒頭就睡,如果我再開這個口,似乎變相增加他的壓力。
兩個人之間,已經夠低潮了,不需要再增加一個會引起衝突的話題。
*        * * * * * * * * *
在我們戀愛的時候,他很喜歡帶我到淡水,坐在河堤旁看落日,沿著碼頭走一遭,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各式小吃。淡水的海產頗富盛名,他似乎是隻識途老馬,總知道哪家是最道地的。
有時候,他帶著我坐渡輪到對岸的八里,那裡熱鬧的只有一條路,賣的全是孔雀蛤,兩個人可以吃掉一大盤,還覺得意猶未盡。
他也會和我騎雙人腳踏車沿著淡水老街騎到淡海,再由淡海騎回來,沿路的風景不算十分迷人,但有種質樸的味道,兼之海風鹹鹹的打在臉上,我很享受這種氣氛。當然,坐在腳踏車後座的我三天打漁兩天曬網,心情好的時候才踩兩下,他明知我偷懶,還是賣力的踩。
我很懷念,真的,即使過了五年,那段回憶仍然歷歷在目。
婚後到淡水的次數,除了新婚那一陣子,幾乎屈指可數,近兩、三年更是一次都沒去過。每到假日,他不到中午不會起床,我見他這麼疲倦,當然也不會煩他帶我到處走走。
假日照理說,我和他應該可以有些交集,可是他累,我只能自己找事做,和在上班工作的朋友出門逛逛街,聊聊是非,也順便埋怨一下他。
至於在家睡覺的他,午、晚飯,自己解決吧!
他不知道,在前幾個月,我耐不住無聊,自個兒坐捷運到了淡水。果然,太久沒有去了,那裡已經變成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地方。
河堤旁的小吃攤不見了,全部集中在捷運站附近,過去我和他看夕陽的地方整修成一條長堤,僅供散步。路面變得乾淨整潔固然是好,但是收藏著我和他美好記憶的地方,消失了。
沒有他的帶路,我找不到道地的海產店,找不到好吃的小吃,自己一個人也騎不了雙人單車,但我驚訝的發現,淡水多了一個漁人碼頭,可以坐公車過去。
漁人碼頭,他的腳步沒有踏上過,我先了他一步,這,是沒有他,只有我的經驗。
到了漁人碼頭邊,風景美復美矣,卻有種人工雕砌的做作。我以為花了幾百元搭乘藍色公路可以到對岸八里,就像渡輪一般,但那失了古風的遊艇卻繞了一大圈後又開回原點。
除了顛簸的船身搖得我頭暈目眩,我記不起來什麼美麗的風景,連孔雀蛤也沒撈到一粒。
淡水變了,我和他的回憶,也變了。
* * * * * * * * * *
某個早上,我特地比他早起,煮了頓睽違已久的豐盛早餐給他。
然後,沒有第三者,沒有爭吵。
我遞出了離婚協議書。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麼震驚的表情,如果那天是愚人節,我想我成功了。可是,我不會開那般惡劣的玩笑,他知道我是認真的。
他沒有像一般男人一樣,暴跳如雷,開始數落女方的罪狀;也沒有哭哭啼啼,跪下哀求我留下,他只是極力冷靜自己的心緒,默不吭聲的接下協議書,開門,上班,一如往常。
他或許也察覺我們的夫妻關係到了一個瓶頸,也打算仔細考慮離婚的可行性,他近幾年的疏離,我沒有流下一滴眼淚,可是他這天的冷漠,幾乎傾盡我五年的淚水。
我有些後悔,這後悔逐漸蔓延,以心臟為一個起點,通傳至我的頭頂及腳趾。但後悔又如何?不快刀斬亂麻,也只是拖著一個平淡如水的日子,兩個人乾耗。
我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愛剩多少,更不清楚他對我的愛剩多少。嫁給他之前,我就知道他沈默寡言;嫁給他之後,自以為能改變他的我,並沒有改變他多少。
我的愛,還不足以改變他,他的愛,亦不足以為我改變,這大概是關鍵所在。
柴米油鹽醬醋茶會摧毀愛情的甜蜜,我嚐到了,但這卻是用五年換來的教訓。
趁現在,沒有孩子,沒有牽絆,我也不貪圖他什麼,該是離婚最好的時機吧?
抖著手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名的我,到之後他出去幾個小時了,我仍然在發抖。這是一種未知的惶恐,我,等他給我一個結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2-2004 06:5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冷淡了我五年後,又凌遲了我七天。
從離婚協議書交到他手上之後,整整一個星期,他不與我說一句話,也睡了七天的沙發,每天仍然照常上下班,除了更加冷淡,我感覺不到他的喜怒哀樂。
那張協議書,就算扔到垃圾筒裡,還會有觸動垃圾袋的聲音,可是他,一點聲音也沒有,我懷疑他根本不當一回事,一段時間不理會我,只是在看我會不會自己忘了離婚這回事。
我受不了了,他到底要怎麼做?連離婚,也要離得這麼漠然嗎?
然而,七天之後的他,結結實實嚇了我一跳。
一早,我聽到他在客廳起床的聲音,隔著門板聽不真切,我卻一直等不到他出去上班的關門聲。一陣乒乒乓乓的金屬撞擊,取代了他一向安安靜靜的作息,我終於按捺不住起身察看,卻在開門後,聞到了一陣食物的香氣。
「起床了?吃點蛋捲。」他笑著,如新婚時我吻他之後那般淺笑。
我心裡狠狠跳了一下,原以為古井不波的情緒,因他久違的體貼而起了絲絲漣漪。
他還是那麼輕易的,可以撩動我的心。
我不清楚他怎麼可以混到九點、十點還不去上班,他接收到我的疑惑,也只是淡然一笑,身上簡單的服裝一點兒上班的氣息都沒有,可能他,也有工作疲乏吧?
也可能……他要宣判了,關於那張離婚協議書。
看他神色自若的樣子,我默默吃著早餐,幻想著等一下他會說的話。他會不會乾脆的就離婚了?還是,在我面前撕了協議書?
不可否認的,我的心,傾向後者。
「我升上經理了。」他的第一句話,出乎我意料,下一句話,卻馬上進入重點,轟得我措手不及,「工作上的事告一段落,現在要好好處理家裡的事。」
工作是排在家庭之前嗎?我苦笑。
「工作安頓好,我才能給妳安定的家。」他像在解釋我的疑惑,「所以,告訴我為什麼要離婚?」他終於問了,臉色變得肅穆。
他從來沒有用過這種質疑的口氣與我說話,望著他難得的厲色,我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妳覺得我冷淡妳了嗎?」轉眼,他的態度忽而又變得自嘲,弄得我丈二金剛,「我就知道妳一個人在家老是胡思亂想……」
我和他長談了一整天,數個小時的談話,有五分之四的時間我是在哭的,因為我覺得自己犯了一個滔天大錯。
可是,有些事,沒有那張離婚協議書,我永遠不會知道。
他說,五年來,他確實每天都是抱著我醒來,只是後來他工作忙,起床時間變早,而我仍沈睡著,不知道罷了,有時他還會親親我的臉,看著我貪懶的睡顏,他不忍心叫醒我。
而擺在盥洗室的漱口杯,他根本搞不清楚小叮噹是他的抑或HelloKitty才是他的,他以為粉紅色是女孩子的頻色,所以他一直用著小叮噹的嗽口杯。
原來,我們一直在無形間,做著親密的唇齒交流,可憐了HelloKitty,擺在那兒沒人用,成了個裝飾品。
早餐,他吃的都是7-11,他承認很想念我做的早餐,可是他不好意思央我每天做給他,他知道我會擠盡腦汁變花樣,他捨不得看我太累。
「我娶妳,是希望妳享福,不是要妳來當女傭的。」從他這句話開始,我便止不住眼淚。
提到他的衣著,他更是笑我的傻,他看得出來我會為他添新衣服,按顏色花樣在櫃裡整整齊齊的分類擺放,而新婚時期我常幫他搭配,久了他也知道我的喜好,什麼領帶配什麼衣服,他是為我而穿。
至於熱情的早安吻,每天他早在我熟睡間給我了,我卻兀自鑽牛角尖,認為他不需要我的吻。
「你為什麼從不說你愛我呢?」我噙著淚水問他。
「我以為妳知道,否則我們為什麼結婚?」他理所當然回答。
是啊,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不然我不會嫁給他的,可是,既然知道,我又何必強求他說出來?
女人都是需要一些愛語滋潤的,我想這就是理由,看著我控訴的眼光,我想他也知道理由了。
* * * * * * * * * *
「妳做的大菜,很好吃,可是那些菜費工夫,也不全是妳喜歡的,所以我寧可妳做些簡單的菜,最好是妳也喜歡吃。」
他一句一句的解釋,又讓我掉了一缸淚水,「妳不喜歡吃辣,因此我要妳少放辣椒;妳不吃內臟,那我也不吃;妳怕胖,所以料理時我希望油加少一點;醬油鹽份高,吃多腎臟負擔大,為了妳我健康著想,調味即可,不必加太多。」
只要是我煮的,他都喜歡,想想每次準備食物給他,他沒有一次不是吃光的,到底為什麼我會覺得抓不住他的胃?
所以,我也抓住了他的心嗎?
另一件令我驚訝的事,他真的知道台灣霹靂火的男主角是誰,即使猜得不完全正確。
「是劉文聰嗎?還是那個李正賢?晚上在公司加班,同事都會開電視來看,所以我多少也知道一點。」他撫去我臉上淚痕,笑問:「妳也在看嗎?」
「嗯。」我又想哭了,我真是小覷了那個節目的收視率。
當上經理之後會比較少加班,那我們就一起看。」他說得輕鬆,我卻鼻頭一陣酸楚。
我在意的,其實不是看什麼節目,管他行政院長、立法院長是誰,沒有他在身邊,看什麼都索然無味。
我發現,只要願意,兩個人什麼事都可以談,連我跟他解釋台灣霹靂火的劇情,一路聊到整容話題,他也聽得津津有味。
是我,是我封閉了自己,以為他不願意聽我說話、不願意對我說話。他心疼我一個人在家裡,聊公司裡的事怕悶壞我,又見我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樣子,他每天只能摸摸一鼻子的灰。
無論他跟我說什麼,我都是愛聽的,可是我現在才讓他知道,夫妻兩浪費了幾年的時間在這種誤解之間打轉,他活該,我也活該。
「我很少看新聞,都不知道國家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我這句話出口得有些抱怨。
「好,我以後每天當妳的新聞台。」他溫柔的笑了。
* * * * * * * * * *
聊到生孩子的事,他先是一陣默然。
「我想生一個孩子。」這時候,我有勇氣說出口了。
「我以為妳不想,剛結婚那一陣子,妳不是一直吃避孕藥?」難得聽到他有些怪罪的語氣。
進一步了解之後,我才發現,他一直知道我在吃藥──或許是我哪次把藥隨便擱在化粧台上,被他看到了,他徹底了解我不想要孩子。
而他也知道,我吃完藥隔天會有水腫的現象,身子骨纖細的我,一雙腳腫得跟象腿一樣,也只有我這種人的鴕鳥心態才會認為他不會發現。
後來我養成習慣將藥好好放在抽屜中,他以為我不再吃,怕身子水腫難受,所以他戴起保險套,說來說去,還是為了我。
「妳又水腫了嗎?一直哭個不停,是想把身體裡的水逼出來?」他居然敢揶揄我?免不了得到我飽以老拳!
他還是想要孩子的,聽完我說想生孩子,他眼下興奮的光芒大大的告訴我這一點。只不過,那抹光芒在閃爍之後隨即斂去,他又正襟危坐的問了我一個問題。
「妳真的想生?」
「想啊,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
「只是因為無聊?如果一個人在家無聊,妳想出去學東西、去工作、和朋友去逛街,我不會阻撓妳。」
「你不是也想嗎?」我生氣了,縱然淚眼婆娑沒什麼說服力。
他開始說起那個四千兩百公克的巨嬰,原來那名女性朋友的經驗不僅嚇到我,也嚇到他了。他不希望我生孩子還要受極大的痛苦,什麼剖腹產、自然產,他一點概念也沒有,只知道一定會很痛。
他明白我怕痛,所以他捨棄了生孩子的想法。
「我不管,我要生。」明瞭了他的想法後,我更希望替他生一個孩子,身體裡流著我和他血液的孩子。
「那就生吧!」他悄悄的在我耳邊說了一句令我臉紅的話。
「你這麼有精力?不是上班很累嗎?」我狐疑他話裡的真實性。
經他解釋,我才恍然大悟,就算工作累,他偶爾也有慾望,有時晚上摟著我,又看我睡得香甜,這種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他只能鬱鬱的悶在自己心裡。
面對他的心意,我,真的無言了。
* * * * * * * * * *
在我像兩顆水蜜桃的雙眼略為消腫後,他催我換衣服,帶我出門。
已經好久沒和他一起出遊了,在兩人間的冷淡破冰後,坐在他身邊竟也給我當初戀愛的感覺。我凝望著他專心駕駛的側臉,將他的動作姿態深深刻在心裡,因為我差點忘了,我和他之間還橫著一個問題。
那張離婚協議書。
我要一輩子記住他的模樣,如果他最後仍是簽了名。
可是,他應該不會簽吧?否則,他何必和我討論生孩子的事……
「到了。」他停車,我也隨之下車。
海風迎面吹來,是淡水。他也記得這個地方,這個我們記憶珍藏的地方。
「我一直想帶妳來,可是妳假日都和朋友出門,我只好蒙著棉被在家睡覺。」他如此說道。
這是個什麼烏龍?
我體諒他工作累,他體諒我和朋友出門,就這樣,我們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相伴。
「你以後想幹什麼,可以直接說!」我惱火的盯著他。
「妳也是。」他正經八百的回視我,言下之意是要我別五十步笑百步。
說來也好笑,我們一直認為自己是在為對方著想,以自己的方式去體貼對方,這種自以為是卻導致了無數個陰錯陽差,一直到我開始懷疑自己不愛他,他也不愛我了,才驚覺這份愛並不是消逝,而是溶入了生活之中,自然的讓人忘了它的存在。
愛情的表現,可以是黏膩、親熱、奉獻、祝福,甚至是退讓,每個人的方式不同,會導致的結果各異。我的方式是盲目的付出,他的方式是全然的關懷,乍看之下兩個人都沒錯,可是無論什麼方式,中間少了一種叫「溝通」的元素,就容易導致裂痕。
我們的婚姻,就是建築在這種缺乏溝通的空中樓閣之上,嫁給這個男人五年了,我以為我漸漸的不愛他,但只是一番簡單的剖白心意,我對他所有的愛再度復活,甚而轉濃。
女人會因男人長久的冷落而對愛情失望,也可以因男人一句話又對愛情充滿希望,我──不想和他離婚,一點兒也不想,當初硬著頭皮簽下名,或許只是賭氣,只是要他正眼看看我,可是……
「那、那張離婚協議書……」我要收回來。
「在公司裡。」他好整以暇,「公司的碎紙機裡。」
這個意思是……?
「妳想離婚,等我成為亡夫時再說吧!」我估量不出他說這句話是不是在開玩笑,不過他又騙到我的淚水。
他真的很愛我……即使他沒有說過。我想,如果我堅持離婚,他會放我走的,他捨不得見我難過,就像他見我掉淚又趕快摟住我一樣。
倘若,是他想離婚呢?
恕我自私,我是堅決不會放的,除非等我變成亡妻,同樣因為他捨不得見我難過,我自信可以留住他。
「淡水整個都變了,我都快不認識了。」哄完了我,他連忙帶開話題。
「我來過,我知道有什麼景點。」
「那這次就要靠妳帶路囉。」
是啊,我們可以開創新的回憶,只要有我也有他,什麼時間地點都不成問題。
  結婚五年,我又發現了一次愛情。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2-2004 09:0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两遍。。感动咧!!
如果有个男人这样对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2-2004 09:5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转帖的文章。。。
请放在主页里。现在帮你移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ochachoc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10-2-2004 10:01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 看 过 了 好 多 遍。。 不 过 还 是 很 感 动。。 我 想 感 情  都 是 需 要 沟 通 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2-2004 11:40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性难懂!唉~
其时,只要全部搭客肯出手相救,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Veritom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18-2-2004 12: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在马来西亚给人抢手提包也没有人会帮助你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8-2-2004 04:2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很棒的小故事

背地裡都喊考試永遠最後一名的王小立「阿呆」,因為他在任何活動裡總是畏畏縮縮,不但不知如何表現,又常常連一整句話都講不完,更不用說上台背書了,總是背完前面幾個字,就傻在台上,老師只好不耐煩的用棍子輕敲一下他的大頭,罵一聲:「笨!下去。」一些表現優異,功課又好的的學生,也嫌小立嘴巴開開、眼神遲緩,一副智力不足的樣子,都不願答理他,只有那些調皮搗蛋的學生,無聊時就繞著他尋開心。

九月天,天氣熱得受不了,下午最後一節是自修,小立上過前面兩堂體育課,腦袋曬得昏沉沉,竟然又流起了鼻血。小立因為容易流鼻血,平時母親就教他不要驚慌、亂動,靜靜坐著,按住鼻樑,拿出隨時擺在衣袋裡的衛生紙輕拭,鼻血就會慢慢止住,小立照著母親的話做過幾次,心裡也就不怕了。

可是那天的鼻血,不知怎的,竟像壞掉的水龍頭,止也止不住,王小立身上的紙都用完了,他清楚的感覺到熱熱的鼻血不但倒流到喉嚨,又從他遮著鼻子的指縫間滲了出來。他害怕得流出了眼淚,班上幾個小女生躲得遠遠的,直叫著:「怎麼流那麼多血,衣服都變成紅色的,好可怕喲!」

男生們只會怪叫:「噯呀!好紅喔!」

後來,老師進來了,便叫人打電話給王小立的母親。小立就那樣仰著頭,坐著等母親來,同學們離得更遠了。血,使得小立看起來比平時還髒、還噁心,而且更呆。帶小呆看完醫生回到家裡,母親幫小立擦洗乾淨,換好衣服後,小立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起來。媽!我…我…我流…流鼻血的特候,都…沒有人理…理…理我,嗚 … 嗚 … 嗚 … 嗚 …

母親的心絞痛著,這是多麼敏感的一刻,無論她怎樣回答滿腹委屈的孩子,都無法撫平他內心的傷痕,母親的心何嘗不對冷漠的同學有所遺憾?但是,她多麼不願意這樣的遺憾一再的重演。

考慮了許久,她終於開口:「同學們不理你,是因為他們還小,忽然間看到那麼多血,很害怕,大家都還不太懂事,不知道怎樣幫助你。今天,你的鼻血流個不停,方才了解多麼需要別人的協助,對不對?以後同學有困難,不要怕,勇敢的去幫他們,做不到時,要趕快去請老師,或其他的大人來處理,千萬不要計較從前,做你該做的事,好嗎?」

小立聽完母親的話,重重的點了兩下頭,母親的心又一陣抽緊,連忙扶住他的大頭。「不要亂動,要不然鼻血又流了。」折騰了一晚,小立終於安靜的睡去。

浴室裡有母親沉重的嘆息聲,小立制服胸前那一大片殷紅,染紅了母親的雙眼,更刺痛著母親看似堅強,其實非常脆弱的心靈,她一邊軟著雙手,無力的搓洗著小立的制服,一邊想像著兒子癱在座位上,雙眼噙著恐懼的淚水,任由鮮血不斷湧出。

她無法理解那一班不理小立,連一張衛生紙也捨不得借給他的同學們。難道人類的彼此關懷是有條件的?母親為小立行將開始的一生感到憂心和徬徨,忍不住抽泣起來,成串的淚珠,滴滴答答落在鮮紅的一盆水裡,被母親安撫後的小立卻兀自呼呼睡得好香甜。

第二天,小立如常的上課去了,依然習慣著同學們的不理不睬。偶爾有那麼一、兩個好心的同學和他淺談幾句,他便興奮得回家和母親比劃半天,看見母親難得露出愉快的笑容,小立好開心。

天氣漸漸轉涼,大雨一連下了幾天,小學校附近的公園裡積了一池小水塘,水塘裡有許多蝌蚪游來游去,那天忽然放晴,小朋友放學經過,都禁不住玩興,繞著水塘,抓起了蝌蚪。

三年八班的班長蕭玉梅,也和大家擠來擠去,搶著撈蝌蚪,一不小心,竟跌到水塘裡。水塘原本是挖來移植一株大樹的,幾乎有四尺深,不知怎的,卻空在公園裡好長一段時日,成了人們亂倒垃圾的好地方,經過大雨的浸潤,裡面除了爛泥,就是百味雜陳的不知名的東西。原本興高采烈的一群孩子看見蕭玉梅在水塘裡掙扎,一下子都呆住了,水塘經過一陣翻攪,刺鼻的怪味,隨風飄揚,大家聞了,「嘔!嘔!」的噁心不已,好幾個嚇得拔腿就跑。

王小立望著在污水中掙扎的蕭玉梅,那麼驚惶萬狀的小臉,彷彿看見了當初滿臉是血的自己,他想起了母親的話:「不要怕, 要勇敢的幫助別人,做你應該做的事。」便下意識的伸出雙手遞給蕭玉梅,使盡全力把她拉了上來。

面對著從水塘裡被撈上來的班長,王小立簡直不敢看她的狼狽相。平常那個制服光鮮、神氣得從來就沒有正眼瞧過他一眼的蕭玉梅,竟然變成了一副比自已還要悲慘的模樣,而且哭得好不傷心。

沒跑走的同學,看到班長從頭到腳裹著爛泥,和數不清的穢物,幾隻黑黑的蝌蚪,在她腳下蹦蹦亂跳,早忘了她就是平時參加各種作文、演講比賽為校爭光的班長,不約而同的退到一旁,深怕自已也惹得一身髒。

只有小立一反平時的木訥與遲鈍,很快的脫下自己身上的白襯衫為她擦掉頭髮、臉上的爛泥巴,把書包裡用來晨間檢查的小手帕,抓出來給班長擦眼淚。那手帕是母親買給小立的生日禮物,上面印了許多小立最喜愛的小汽車,小立一次都捨不得用來擦臉,卻在蕭玉梅手裡變成了一條抹布。

同學們看到王小立那樣奮不顧身,彷彿受了感染,也慢慢的靠近,有的安慰班長,有的幫她提起書包,一群孩子在夕陽下,拉著彼此的手,小心走向蕭玉梅的家。

班長的母親,到學校找校長的幾天後,校長在朝會上表揚了王小立勇敢的行為。還要蕭玉梅上台講小立的故事。「我被拉上來時,真的好臭!王小立不但沒有嫌我髒,還不顧一切的清掉我頭上的瀾泥,我真後悔,以前為什麼要對他 …對他那麼 … 那麼兇 ?」

蕭玉梅眼裡含著淚水斷斷續續說完她對王小立的感激,所有同學的心都靜止了,都停留在一個溫暖的地帶上,他們對周遭人的嫉妒、挑剔,對生活的不滿和輕忽,一下子彷彿都煙消雲散了。

那一刻,他們的心,都像小立一樣,純靜得可以去幫助任何一個人。那日以後,再沒有同學取笑小立是阿呆,雖然講話還是結結巴巴,大家漸漸有了耐心聽小立講完一句話,老師對他也不再那麼嚴厲。

慢慢的同學們的遊戲也有小立的一分。面對著截然不同的際遇,小立高興都來不及,哪曉得什麼叫做「記恨」?而最最開心的人,當然是小立的母親,她真慶幸自己有個善良而單純的兒子,逐漸張開雙臂開朗的迎接外在世界。

受過傷的人,往往比一帆風順的人,來得體貼,思考得也比別人多。

[ Last edited by fujii_Itsuki on 1-1-2005 at 10:26 AM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3-2004 05:5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個粉妙的小故事喔

高雄小港機場上的時鐘,顯示著差六分就五點鐘,高大的男孩,從計程車上跳下,就一路從門口走來,抬起黝黑的臉,瞇著眼看著時間。

他的心,跳動著自己都很吃驚,因為無法控制。再過六分鐘,他就要見到一個特別的女人。


他從未見過她,但在過去七個月裡,佔有最重要的地位。
他盡量靠近旅客走出來的地方,希望能夠一眼就認出她。
他還記得在研究室趕報告的夜晚,身邊被報表紙包圍,滿腦子數據,雙腿累的無法走出去吃碗麵,不過,仍然坐在電腦面前,將現在煩躁的心境,寫Email告訴她。


很快,就收到她的Reply了:「希望你能乖乖地去吃些東西,保持健康身體,考完後,才有好的心情,帶我看看南部的夕陽。」


他窩心的繼續趕報告,知道遠方有個女孩,正為他熬夜而緊張。轉眼,煩悶的心情,一整夜都不再出現。

[ Last edited by fujii_Itsuki on 1-1-2005 at 09:44 AM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3-2004 05:5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這一天,終於來臨,差四分五點,真的要帶她去看夕陽,他不安的四處張望。
諾大的機場,匆忙的旅客到處走來走去,一個女孩走過他的面前,長長的頭髮,綠色的墨鏡,斜插在胸前,他盯著她看,不是約好的眼鏡樣式,而且她太年輕了。大約十八歲而已,而曉月卻告訴他,她已經是個很成熟很老的女人了。那又怎樣,「我已經快三十了」他騙曉月,其實他才剛過二十歲生日。


他的心思又回到那天晚上,在雲技的Talk板上,看到一個署名「小鬼,別Paging我,大姐會生氣」的標題,一向好強的他,就呼叫過去了。想不到曉月竟然回覆,而且,開始長達七個月Email往返。這段時間以來,一直不斷的Email來往,還特地去申請令人反感的Hinet為的就是回家以後,能繼續收到她的信。有的時候電腦當機,很久都無法上線,可是她仍然寫信給他,所以他認為倆人是相愛的。


儘管不斷向她要照片,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感覺實在令他很不舒服,不過,她解釋:「假如你對我的感情是真的,我長得如何並不重要。
假使我長得漂亮,我會以為你因外貌而愛我,那樣的愛,當然我不想要。假如我長得不怎麼樣(你必須承認這點比較可能),我會害怕你只是打電腦無聊,別無選擇才跟我通信,不要要求看我的照片,將來我南下找你,就可看到我,到時你可以自己決定,見面之後,自由選擇要不要繼續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186264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