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1005
查看
4
回复

[感情] 《跑步》(全文完)

[复制链接]

楼主: imtree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30-9-2016 08: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imtree 于 30-9-2016 08:58 PM 编辑

  我背着几乎全世界人类对我的谴责,在雨后的树荫林道上跑着。我努力的跑,也不知跑了多远,望了手表,才知道大约跑了23公里,差不多半马的路程。我是个天生就喜欢跑步的女孩子,从小就展现跑步的天分,尤其是长跑,全马最好的成绩是2小时37分05秒,那是三年前创下的,在马拉松界也颇有人气。我甚至获得代表国家参赛的机会,但是我一口拒绝了。理由?不知道,也不需知道。

  当我跑到一个窟窿处时,我再也忍不住,泪水流了下来。眼泪模糊了双眼,我开始减速,最后干脆停了下来。我一边喘着气,一边想着那件事,那件令人心痛,无法忘怀的事。该如何忘掉,重新再来?我倒怀疑我还有勇气重新再来吗?我楸心的痛着,但有多少人能明白?对,人类不会明白的,他们只懂得谴责,他们就是喜欢谴责别人而已。

  “孩子啊,没有人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你得赶快把它忘掉。爸爸不希望看到你每晚流泪的样子。”那时候,我非常自责,非常脆弱,就好像这跑道旁的泥沙块头,一把手抓上来,就会散烂成沙粒,从手心散落满地。亲爱的父亲把我接回老家休养近半年,每天晚上看着我哭泣时就会抱着我,对我说以上的安慰话。父亲温暖的体温和轻声细语的话总能让我好过一点,只要这样,我就相信我能挺过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

  那次,每天早上醒来,年迈的老父总陪我一起去跑步。他也是名跑者。以前年幼时,他便带着我到附近的河边的小树林练跑。当然,如今的他,岁月不饶人,他只能老远的跟着我的背影跑。每次当我发现他已经落后很多时,总会放慢脚步,等他追上。每次看着他面带和蔼笑容,以稳定的配速追上时,总能让我感到宽慰和踏实。跑完后,他总会略带着微喘的气息说道:“孩子啊,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讨厌你,爸爸还是会站在你这边的,你要学习跑者的坚强,把悲伤忘掉才行啊。”每次听到这句话,都令我很窝心,眼睛总会红红湿润的回答:“谢谢你,爸爸!”。

  我把眼泪搽干,背靠在一棵大树下,雨后的空气清新动人,力道恰到好处的风吹过树梢处,把早已升起的阳光,透过表面还残留水珠的晶莹树叶,若隐若现的在我面前飘舞。我的思绪还停留在一年前那悲痛的事上,但已能控制我狂飙的眼泪。风停了,我平静的思念我那还末出世的男宝宝,他该会是个帅气的男宝宝吧!是的,那是男的,医生以肯定的语气这么说,那时我和我的丈夫 -- 那后来因为我的执著而离开我的丈夫,当时我们双手紧紧地握着,那力道之大,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我们是多么高兴,我们灿烂的笑着,我们都希望是男孩。

  我们都希望是男宝宝。我在想,等他长大一点,我可以带他跑步,打算把他培养成全马打破两小时以下的纪录。如果是女的,这全马打破两小时以下的纪录恐怕比较难实现。我的丈夫则想让他的宝贝儿子接手他刚起步的事业。我常常没好气地笑他,你还真以为你的事业会一番风顺,让宝贝儿子在未来接手?可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们的男宝宝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很多人,包括我那事业刚起步的丈夫,都把矛头指向了我。那时候,我每晚都会做着同样的恶梦,千多对食指指向我这个罪人,你把帅气的男宝宝给害死了!各大报纸和网络留言也确实这么写着 -- 我是个害死自己宝宝的妈妈。

  我那丈夫就是在那时,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离开了我。你这样喜欢跑,你就独自一个人跑到死为止吧!那是最后一句他对我说的话,然后,他就永远消失在我的眼前,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这大大的打击我,生不如死,只差那么一步,我就掉进黑暗的万丈深渊,永远回不来这个世界了。就是那时,亲爱的父亲把我接回家。我还依稀记得那晚的我烂醉如泥,以前的我滴酒不沾,现在我无时无刻灌醉自己,我手里握着水果刀(这是后来听父亲说的),只听一声巨响,有个很像父亲身影的人破门而入,阻止我掉进黑暗的深渊。第二天,我就发现我躺在父亲温暖的老家了。

  我记得很清楚,我怀了宝宝后,还照样去跑步,只是练跑的距离短了些,都控制在8到12公里里。对,就算挺着大肚子,我也能照样飞奔,这种感觉很妙。当时,我的丈夫常劝我别跑,担心危害胎儿安全,我们常常为了这个吵架。我骨子里留着跑步的血,已经停不下来了。我试图以一些发生在美国的例子去说服我的丈夫,在美国也有孕妇跑步,那是很安全的,我还向他保证,我会多加小心的,但换来的是一句冷冷的“你不是活在美国”。

  那时也和今天一样,跑道被刚下完的雨水洗净一空,有点湿滑。不过,对于这种状况我已经见惯不惯了。那时连续一个星期下着雨,我挺着五个多月的大肚,已经连续好几天在这样湿滑的跑道跑着,知道该怎么‘安全’的跑。我以每公里6分50秒的配速,龟速的跑着。这是带着五个多月宝宝惯常的配速。我偶尔会加速至每公里5分50秒的配速或放慢至每公里7分30秒的配速。这7分30秒,通常会出现在跑道的危险处,就好像今天我刚越过的窟窿处。这窟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那天是星期三,公园连个人影都没有。当我第四次越过那窟窿出时,感觉肚子一痛,便失去平衡,跌倒在地。真的,我跌落在地,这种失去平衡的跌法偶尔会发生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可是我并不希望发生在那一刻,那可能是无法挽回的一刻。肚里的孩子也与地面接触,力道不小,我心感不妙。那是一阵的电触感,有点昏眩的电触感。

  我抬起头,感觉下体有点湿,那是窟窿处的积水吗?我想了一下,电光火石的想了一下,就放声大喊。窟窿根本没水,我必须大喊!那是一种本能反应,临当妈妈的本能反应。没有人,跑道上没有人,我急了,我哭了,我吓傻了,那是一年前没人影的星期三早晨。我开始感觉意识模糊了,我想起了我随身带的手机,按了紧急按钮,拨打给我的丈夫。我被紧急的送入了医院。接下来的发展,是难以令人接受的发展,宝宝没了,而我成为千夫所指。真的无法挽回了,想到这里,我的眼眶又湿了。

  “孩子啊,人类只懂得谴责别人的过错,他们就是喜欢谴责别人而已。你别被影响,你要好像跑步那样,摆脱你身后的那些人,朝目标跑去就是了。爸爸永远支持你。”那是他在一个月前的一场马拉松赛前对我说的,而我只是静静的不答话。那是我在那阴影后的第一场全马赛。而我以3小时25分25秒完赛。我从草地上站起来朝天空大喊:“是的老爸,我会朝目标跑去就是了!”。然后开始跑起来。还有近一公里就可以到停车场了,我必须回老家一趟,把刚才大喊的,是的老爸,我会朝目标跑去就是了,告诉亲爱的父亲,还要为他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两父女一起享用。

  我加速,朝目标停车场跑去。在跑的时候,我想起一则真实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九六八年的Mexico奥运马拉松赛。Ethiopia的热门选手Abebe Bikila是观察重点,因为他是前两届的奥运马拉松赛冠军。他同时也是该国国王Haile Selassie的禁卫军。然而墨西哥市空气稀薄,加上Bikila有伤在身,因此跑了十六公里后决定弃赛。

  在弃赛前,他示意另一名Ethiopia选手Mamo Wolde到身边。当时这两位选手以Amhara族语进行简短交谈。

  “Wolde中校。”
  “是,Bikila上校。”
  “我无法完成这场比赛了。”
  “长官,我很遗憾。”
  “不过,中校,你会赢得冠军。”
  “长官,好的。”
  “不要让我失望。”

  Wolde果然实现了他的承诺。Ethiopia连续三届摘下奥运马拉松冠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3-2017 03:5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顶啊。接着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1-5-2017 08:5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坚持所以孩子没了,如果当时没有坚持,孩子就可以好好生下来,这是一条人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9-2017 09:4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9-2017 09:4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LIHUIHUI0114 发表于 21-5-2017 08:58 PM
因为坚持所以孩子没了,如果当时没有坚持,孩子就可以好好生下来,这是一条人民

这只是故事。
我的blog:
https://www.tumblr.com/blog/imabau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196777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