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Hot Lah 热辣
佳礼资讯网 热辣网 娱乐一首《外婆的澎湖湾》赚千万,外婆死后,潘安邦再也不唱了
一首《外婆的澎湖湾》赚千万,外婆死后,潘安邦再也不唱了
| 14-7-2021 06:00 PM | 评论: 3
一首《外婆的澎湖湾》赚千万,外婆死后,潘安邦再也不唱了


“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坐在门前的矮墙上一遍遍怀想,也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
儿时上音乐课最喜欢的就是这首《外婆的澎湖湾》,那轻松自在的气氛、温馨有爱的画面,令人魂牵梦萦。
而演唱这首歌的潘安邦,也有着太多意难平的传奇往事。


高中辍学只为陪伴外婆,一首澎湖湾火遍整个东南亚,功成名就后转身告别歌坛做倒爷,却又在回归歌坛前倒在病魔脚下。
年少成名是他,孝敬老人是他,腰包鼓鼓是他,命途多舛也是他……
潘安邦的背后除了那片“澎湖湾”,究竟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01年少成名
上世纪六十年代,台湾省澎湖县一户殷实之家诞生了个小男孩。
他白白胖胖,一双眼睛明亮而透彻,恰似家乡的那湾澎湖,在月光的照耀下宛若一块明玉翠珠。


爷爷是北伐战争中的显赫人物,父亲则参与过抗日,姑姑更是电视剧《橘子红了》的知名编剧。
说是名门之后一点也不为过。
也许是家人有过当兵打仗经历的缘故,大家都唤他“潘安邦”,大概是想让他日后可以像父辈那样安邦定国、有一番作为。
可小邦显然不这么想。
儿时父母工作忙碌,只好把他丢给外婆照顾。记忆里,他常常帮外婆擦拭松紧软骨的膏药,在夕阳照拂下吹着晚风唱着歌。


“有时候赶上外婆腿脚比较利索,我们就会一起去看海,大家奔跑着看海的感觉现在都忘不掉呢!”
转眼已至成年。
高中毕业的潘安邦没有随大部分同学一样去上大学,想比外出深造,他更在乎自己能不能始终陪伴外婆在侧。
为了养活自己他在一家航班公司打工,每天的任务就是帮旅客搬抬行李货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独自谙熟在一个人的落寞里。


有一天潘安邦照常帮人搬运货物,却发现货物的主人正是当初一起玩耍的高中同学们。
当初他们为了梦想离开澎湖湾,如今个个衣锦还乡,风光的不得了。再看自己,简直就像是小丑。
“那一刻,真的有点受不了了。”
回到家后他思来想去,终于决定和外婆袒露心事。外婆当然明白孙儿初衷,她劝他不要过分担心自己,大胆追梦就好。
就这样,潘安邦踏上了追梦之旅。


起初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形不成规模,后来顺利签约海山唱片公司才算步入正轨。
进入海山后,他与当时的著名作曲家叶佳修成了朋友。二人时常聚在一块侃天侃地,聊到尽兴时还会斟上几杯。
有次聊天时潘安邦意外谈到外婆,说起自己与外婆的故事时简直滔滔不绝。那神情,像极了一个孩子逢人炫耀自己心爱的玩具。
叶佳修听后大为感动,登时便写出了《外婆的澎湖湾》这首歌,可谓一气呵成!


果不其然,专辑一出便震动了整个华语歌坛,潘安邦可谓一夜成名。歌曲小样出来后他第一时间给外婆听,对方也忍不住泪眼婆娑。
真实的东西,总是最打动人。
此后他乘胜追击,接连发行多张唱片,《跟着感觉走》、《乡间的小路》、《恰似你的温柔》等等,出道至今发行40多张唱片,可谓张张爆火。
在那个媒体不甚发达的年代,这样的成绩试问谁能匹敌?
不只是台湾,就连大陆也对他念念不忘。


1989年潘安邦如愿登上春晚,戴着黑色礼帽连唱三首歌,征服了大年三十晚所有的观众。
可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大陆如此受欢迎。
如同参加寻常演出那样,春晚结束后他从酒店出来准备回家,可门口的服务生却把他围得水泄不通。人们纷纷惊呼“原来这就是那个大明星”,甚至声称不给自己签名拍照,就不准出这家酒店。
潘安邦只好照办。
一曲成名的他究竟赚了多少钱呢?据他本人透露,在当时那个版税并不完善的年代,自己所有唱片加起来也不过是两千五百块,而舞台收益却让自己成了千万富翁。
就在潘安邦享受着万千鲜花与掌声之际,噩梦传来了——外婆病逝!


02.外婆离世
那天他正要搭乘飞机赶往长沙为歌迷献唱,却接来了外婆的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极其孱弱,不同于从前叫“小邦”时的铿锵有力,这回外婆在“小邦”后面多加了一个语气词“啊”。
潘安邦顿时觉得不好。
直觉的敏感让他内心有些慌乱,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像平常一样安抚几句挂掉电话,转身赶赴机场。
快要到达长沙时飞机上突然传来空姐的通知声,
“请潘安邦先生抓紧时间下机,你的家人在等你。”


带着疑惑他下了飞机,转身看见爸爸妈妈和弟弟,顿时心头一惊,“小邦外婆生病了,你先不要去长沙了。”
退掉机票后他们乘飞机到台北转机,就在这时候爸爸突然对他说,“小邦,你不要太难过,外婆其实已经过世了。”
一时间,犹如晴天霹雳。
那时他才明白原来电话声音的“孱弱”是因为不久于人世,自己心头的巨痛是因为有预感。
可即便明白了一切又能怎样?痛苦过后潘安邦来到外婆床前,像往常一样拉起她的手劝慰道,“你安心走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其实何止是劝慰外婆,明明也是劝慰自己。


安顿好一切后经纪人打来电话,言语间似乎有些不高兴,他委婉劝说潘安邦抓紧回长沙演出,因为已经有观众摔凳子闹场了。
买票听歌本是极正常的事,自己也没有理由爽约。一番思虑下他决定赶往长沙,最后再唱一次《外婆的澎澎湖湾》。
这一次过后,此生不再唱!
演唱期间潘安邦多次哽咽,唱到高潮时更是直接泪如雨下,台下观众纷纷为他加油呐喊,有的甚至帮着他一起唱。
主持人见状忙帮他解围,可他却执拗地坚持唱完,一字一句,字字珠玑。


03.远赴美国
为了纪念外婆,潘安邦事后在家乡专门建造了一个外婆雕塑,用实物的方式缅怀那份回不来的亲情。
好在除了亲情,他还有爱情。
1985年他只身前往洛杉矶加州大学,在那里遇见了时任加州大学同学会会长的王志翔。
不同于娱乐圈的性感美女,她知性大方,对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俩人相谈甚欢,很快便走到了一起。


但当时男歌手不允许谈恋爱,尤其是事业处于鼎盛期的男歌手,一旦官宣,几乎就是断定了自己的半壁事业。
潘安邦当然很清楚这一点,但他并不想分开,于是只好“躲”着恋爱。
往往是前脚被记者问恋爱否时回答“没爱情”,后脚就跟女朋友拍拖去了。说来好笑,却又心酸。
终于在乐坛起伏多年后潘安邦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退圈。
除了想和女友过寻常日子外,原因还与整个台湾乐坛风气有关。
不同于大陆“先唱夜总会后登舞台”的成名顺序,台湾正好反过来。明星们在舞台上唱火后都要到夜总会表演,供人们玩乐。
名震一方的潘安邦也不例外。


长着一张温文尔雅书生面孔面孔的他,无法忍受自己在那样烟雾缭绕的地方唱《外婆的澎湖湾》,他更没办法像其他歌星那样摇曳着身姿取悦着客人。
更可气的是,他还常被人“侮辱”。
有次他照常站在台上演唱,台下大哥们递纸条点歌。里面歌单密密麻麻,其中还有一张极其不堪的歌曲《我可以玩玩你》。
这歌什么意思,谁都清楚。


潘安邦一开始选择无视,没想到那大哥又让人递纸条上来,扬言不唱就“揍死你”,他只好假装看不清歌曲名字,让大哥亲自过来念一念,这才息事宁人。
如此恶劣的演唱环境让他身心俱疲,再加上当时自己已经赚够100多万美金,足够后半辈子潇洒,“不唱歌就不唱了呗!”
可当时的经纪公司极其不乐意,如此一颗摇钱树就这样走了,对任何公司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但潘安邦已经不在乎了。
他果断与妻子共赴美国,安顿下家人后又买房买车,过上了富甲一方的日子。
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他同妻子做起了倒卖衣服的生意,俗称“倒爷”。一开始是把台湾货倒到美国,后来汇率调整后又把欧洲货弄到美国去卖,确实赚了不少钱。
但有赢就有输。


因同类竞争严重,潘安邦遇到不少恶意压价的同行,有次他将一件衣服定价为“99.9元”,对方就定成“89.9元”,他降低对也方跟着降,最后人家甚至直接“免费”。
不堪其烦后他决定做品牌代理。
如此一来,既没有同行压价,也可以保证货源稳定,简直一举两得。
但慢慢的他开始怀念站在舞台上的感觉,碰巧当时有位制作人找到他,几经思索后决定以“纪念演唱会”的形式重返舞台。
可就在吉隆坡演出前一晚,意外发生了。


04.恶疾缠身
那天在酒店洗澡时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起来后顿觉心脏巨痛。潘安邦开始并没有觉得怎么样,稍稍好些后就去了演出现场。
不幸的是,即便自己已经努力克制心口之痛,下台后他还是应声倒下,直接昏迷。
大家赶忙把他送到医院,但途经七家医院没有一家愿意收他,“因为当时我的脸已经完全黑掉了。”
就在半梦半醒间他隐约看见一个马来西亚医生,于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拉住对方衣角并说道,“help me,please.”


经过一番鉴定排查医生判断他为心脏主动脉剥离症,简而言之就是为心脏输血的那颗大动脉破裂了!
潘安邦当然无法相信。
更无法相信的是,回到台湾救治后医生又查出他肝脏处长有肿瘤,初步判定为晚期。
躺在病床上的潘安邦泪如雨下,他从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下半生。保全生命当然还能有机会,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又是何等“惨烈”?
医生对他说,如果想保命,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脖子一直到腹部拉一道口子,将两边骨头往中间凑,以此来保证动脉不剥离。
但同时也会引发一系列并发症,包括艾滋病。
思来想去潘安邦决定不动手术,用自然痊愈的方式企盼奇迹的发生,即便奇迹到死也没来到他的身边。


患病后他常常回忆起当初为歌迷唱歌的情形,尤其印象深刻的是位叫京华的女粉丝。
她为了看自己的演出,不惜来回花费32小时奔波只为见偶像一面,而当时演唱的自己却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他感到万般愧疚,最终决定重新拿起麦克风,用尽最后力气唱罢歌曲,还自己一份安宁,也给粉丝一个交代。
2013年,潘安邦与世长辞。


葬礼上妻子儿子哭做一团,他们不相信昔日那个激情满满的男人就这样离自己而去,“才活了50多岁啊!”
原想着饱受病痛折磨的潘安邦可以从此安详,却不知死后的遗产却引发“婆媳大战”。
由于遗嘱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死后财产归妻子所有”,致使父母家人都甚觉不满。
毕竟在他们看来,王志翔虽是妻子,却是个“外姓的外人”,为什么不给老妈反给老婆?


更意外的是,王志翔并没有把丈夫的全部骨灰海葬,剩下一部分带回美国,这让潘家连个精神寄托都没有。
原因究竟是什么,谁也不清楚。
如今已经离世八年的潘安邦想必已在天国得以安息,他的歌声还在手机里放着,喜欢他的歌迷们依旧对那首《外婆的澎湖湾》念念不忘,只是唱歌的人早已不在……
也许在那边,他与外婆的“澎湖湾”也是这般明亮透彻。



图文摘自 网络
更多热辣
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camel1213 15-7-2021 06:27 AM
真的很红的歌。。。

其他评论

引用 XO_Queen 9-7-2021 06:56 PM
很好听的一首歌
引用 qweqwe8899 14-7-2021 09:45 PM
开心就好
引用 camel1213 15-7-2021 06:27 AM
真的很红的歌。。。

查看全部评论 (3)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